中國空軍旅長:專業自信當好“航空飛鏢”東道主

2017年08月03日08:57  來源:新華社
 

郝雲濤伸出手掌,五指分開探了探風速風向,坐進了空軍四平機場塔台主指揮的席位。

作為有2700多個飛行小時,飛過5種機型的特級飛行員,雖然有精確的氣象預報作為依據,但空軍航空兵某旅旅長郝雲濤每次走進塔台前,都會伸出手掌測試一下機場的風力,目的是“看看今天的風硬不硬”。他和他所在旅,即將迎來“國際軍事比賽—2017”“航空飛鏢”項目的大考。

“國際軍事比賽—2017”“航空飛鏢”項目在結束體能課目的比賽后,即將依次進入飛行技巧和對地面目標的識別打擊階段,壓力正逐步向郝雲濤他們逼近。

此時,距離這個旅的重新調整組建,剛滿三個月。郝雲濤所在旅既有“航空飛鏢”比賽的參賽任務,又承擔了繁重的飛行指揮和地面保障任務。

按照比賽方案,空軍四平機場將成為“航空飛鏢”參賽軍機的主要起降機場,承擔中國和俄羅斯17型大大小小數十架軍機的起降任務。在最繁忙的幾個小時內,軍機起降架次將達到每分鐘一個起落。如此規模、隸屬不同國家的多機型軍機同場起降,在國內並不多見,在這個機場更是首次。

“軍機起降性能跟民航客機不一樣,實施精准的地面指揮對完成作戰任務很重要。”郝雲濤介紹說,參賽飛機既有大型、高速飛機,也有小型、低速戰機,既有固定翼飛機,也有直升機。速度、時間……要使這些軍機能夠按飛行計劃順利起降,必須對各型軍機的性能指標爛熟於心。

“比如大飛機的尾流很強,就必須給尾隨在后的小飛機留出足夠空間,否則會進尾流,導致飛機進入復雜狀態。”郝雲濤說,各型飛機著陸速度差別也很大,高速的達300多公裡時速,低速的還不到200公裡,要讓它們按時起降,既需要事先進行認真的計算,也需要臨機處置。“我們的目標是精確到誤差10秒以內。”

中俄兩國空軍同台指揮,語言不通給飛行指揮帶來很大麻煩。同樣的一句話,需要翻譯轉給俄軍指揮員,然后轉給俄軍調度員,再傳達給飛行員,無形中使處置時間延長,留給自己的決策時間減短。

再加上兩國空軍的指揮習慣、飛行調配方式也不相同,困難是顯而易見的。

為克服這些困難,郝雲濤真誠地對俄軍指揮官說了一句話:“有情況就找我,我對這個機場很熟。”在郝雲濤看來,飛行本身就是一個高風險行業,軍事航空領域更是如此,各國空軍沒有例外。除了實現制定精確縝密的飛行計劃外,指揮員沉著果斷的現場處置很重要。

空軍發言人申進科表示,中國空軍航空兵的旅長,大多經歷過各種大型、聯合演訓任務,親歷或處置過各種空中特情,完全有能力指揮大場次、高密度、多機型的起降。

事實上,為了“航空飛鏢”比賽的順利進行,旅長郝雲濤和中國空軍官兵還做了大量的工作,件件都透露出大國空軍的專業和自信。

為熟悉機場和靶場的地形地貌,中國空軍派出了直升機載著俄羅斯飛行員空中勘察場地,為俄軍提供了各種飛行資料和氣象資料。中方的飛行教員為俄軍參賽隊員進行授課時,詳細介紹了我方的技術規范和安全規則,俄軍參賽隊員的疑問都得到解答。

郝雲濤說:“飛行資料是共享的,我們絕對不會因為想贏得比賽而向對方有所隱瞞,那不是比賽的目的。”

不僅如此,郝雲濤所在的航空兵旅,還將自己的機棚讓給前來參賽的俄羅斯軍機,中國空軍戰機露天停放。在塔台,中方為俄軍指揮官增設了電台和翻譯席、保障席,5個標准的飛行准備室也讓俄軍使用,中方搬到臨時騰出來的房間進行飛行准備工作。

“作為東道主,我們盡可能營造一個公平、公正的比賽環境,供兩國空軍切磋技藝。”郝雲濤說。

中國空軍航空兵部隊的專業水准也得到了俄軍參賽官兵的肯定和贊揚,俄軍指揮官多次在公開場合感謝中方為“航空飛鏢”所做的努力。郝雲濤認為,這些年空軍實戰化訓練的錘煉以及多次參加中外聯合演習的學習積累,是中國空軍航空兵指揮員、飛行員迅速成長起來的主要原因。多機型同場起降雖然有難度,但中國空軍指揮員完全可以勝任。

“雖然這是一項有挑戰、有風險的工作,但這正是軍事航空的魅力所在,相信中俄兩國軍機會在四平的上空留下美麗的航跡。”郝雲濤說。(黎雲 王作葵)

(責編:韓笑(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