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向群眾的路是走出來的

2017年09月27日08:18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通向群眾的路是走出來的

  紀實作品的流傳,或以人,或以言,或因言與行的完美結合。捧讀《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習主席巨大的人格魅力、崇高的領袖風范強烈地吸引著我。習主席知青期間的經歷再一次昭示:通向群眾的路是走出來的。

  艱難困苦,玉汝於成。從北京來到梁家河,15歲的習近平在這裡開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站,並在此度過了自己人生的黃金階段。

  “我就是個普通農民”“我們老陝”,這是習近平插隊時常說的一句話。他既以普通勞動者的身份與老百姓打成一片,又以農民帶頭人的姿態以身作則,與鄉親們一起放羊、鍘草、一起挑糞、拉煤,同吃、同住、同勞動,帶領群眾建成梁家河第一個沼氣池,打出梁家河第一口水井,建成第一個淤地壩。他懂農民、愛百姓,把自己的思想感情融入這片黃土地,融入中國最基層的人民群眾之中。

  “再糙的飯,近平也吃得香,再窮的人,近平也看得起”“他的心總是和我們老百姓在一起”,這是梁家河人民對習近平的評價。七年的知青歲月,讓習近平經受了最真實的農村體驗,經歷了最實在的基層工作。這讓他無論干什麼事都能順民心、合民意。就像他自己說的,陝北七年生活最大的收獲,其中之一就是懂得了什麼叫實際,什麼叫實事求是,什麼叫群眾。

  結束“地方最苦、時間最長”的知青生活,習主席后來深情回憶:“我雖然告別了陝北的父老鄉親,但再也離不開人民。”“那時候,我和鄉親們都住在土窯裡、睡在土炕上,鄉親們生活十分貧困,經常是幾個月吃不到一塊肉。我了解鄉親們最需要什麼!”七年的知青歲月,為習主席確立“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這種朴素而深沉的“黃土情結”,始終伴隨著他,貫穿於他從政之路的全過程,從大隊支部書記直到黨的總書記。

  人民,在習近平的心裡,從來不是一個抽象的符號,而是一個個具體的人。他們有血有肉,有情感,有愛恨,有夢想,也有內心的沖突和掙扎。人民也不是抽象的概念,而是老爹老娘、兄弟姐妹、童年玩伴、鄰裡鄉親,就是梁玉明、呂侯生、劉金蓮、聶瑞蘭,就是隨娃、黑子、鐵鎖,就是那一個個勤苦的老百姓、平凡的勞動者、身邊的普通人。

  通向群眾的路最長,因為服務人民是沒有止境的﹔通向群眾的路又是最短的,隻要捧出一顆心來,人民群眾就會以心相報,心心相印、同心同德。我們黨是在同人民群眾的密切聯系中成長壯大的。黨和人民群眾,是生死相依的魚水關系,黨離不開人民,人民也離不開黨。通向人心之路沒有捷徑。群眾路線是走出來的,而不是秀出來的﹔是干出來的,而不是說出來的。焦裕祿在470天時間裡,走遍1080平方公裡的蘭考大地,防沙治沙,被公認為“縣委書記的榜樣”。“全國優秀縣委書記”廖俊波,“能在現場就不在會場”,用腳量民情,用情紓民難,他愛老百姓,老百姓也愛他,說:“他不是官,他是我老大哥,是和我們農民坐一條板凳的人。”好軍醫李素芝用“走遍千山萬水,邁進千家萬戶,說盡千言萬語,想盡千方百計,吃盡千辛萬苦”的赤誠,樹立了踐行群眾路線的模范。

  心裡裝著人民的人,人民也會把他裝在心裡﹔不把人民當回事兒的人,人民也不會把他當回事兒。一位領導批評他的下屬:“整天和一些‘邊邊角角’的人混在一起,最后也把自己弄得‘邊邊角角’的。”言下之意,普通群眾是不值得聯系的。在他眼裡,群眾路線就是“上層路線”,圍著自己、盯著“上頭”才是正道。殊不知,一個人,不論當什麼官、在多高位置,如果不把基層放在眼裡,不把老百姓當回事兒,脫離群眾、蛻化變質是遲早的事。

  做人必須像人,做官不可像官。毛主席說過:“群眾是從實踐中來選擇他們的領導工具、他們的領導者。被選的人,如果自以為了不得,不是自覺地作工具,而以為‘我是何等人物’!那就錯了。”陳賡當年參加和平談判時,同一個國民黨少將坐在一起。這個少將對他說:“和你坐在一起,我很領教,如果我的身旁坐的是一個少尉,就討厭得不行!”后來,陳賡經常用這個故事教育干部,並反問:“少尉為什麼不能和少將坐在一起呢?你的屁股是金子嗎?”對於今天的有些人來說,就應該經常這樣問一問,不要總以為自己是“何等人物”。

  樹有根、水有源。根有多深,樹就有多高﹔水有多深,流就有多遠。走群眾之路,永遠不會迷路,永遠不會走偏。

  (魯聞戀 作者單位:武警部隊后勤部)

(責編:韓笑(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