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住演繹戰場的“遙控器”

2017年09月27日08:23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握住演繹戰場的“遙控器”

  一位哲人說:“人們通常不會對自己能夠控制的風險感到恐懼,他們更害怕那些自己無法控制的風險。”

  開車遇到險情,駕駛員和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乘客,反應大不相同。駕駛員可能比較鎮靜,乘客卻要緊張和焦慮得多。因為駕駛員相信,通過自己的努力,可以化險為夷。而乘客面對危險,卻無法採取任何措施。這裡面隱藏著一個道理,即:控制缺失導致安全缺失,從而加劇了恐懼和不安。

  在雲譎波詭、瞬息萬變的戰場,對戰局控制的爭奪分外激烈。“遙控器”掌握在自己手裡,將會隨意翻轉戰爭畫面,就等於主宰了自己的命運。反之,將不得不聽從對手的擺布,尤其是在不具壓倒性優勢的情況之下。

  控制戰場,實質就是控制對手,而控制對手相對高妙的辦法,應是知曉對手的心理脈搏和思維軌跡。諸葛亮之所以敢唱“空城計”,就在於摸透了司馬懿生性多疑的脾性。雷英夫做出美軍要在天險仁川登陸的判斷時,提出的一個理由是,麥克阿瑟好戰、狂妄,且喜歡玩“蛙跳戰術”。人都有思維個性,自然也有心理缺口。倘若你能找准對手的“牛脾氣”,就不愁牽不住他的“牛鼻子”。

  人們常說,信息戰是窮人的原子彈,網絡對抗是一個完全可以與強手掰手腕的領地。怕就怕“窮”慣成自然,不想用、不會用、不善用這些新玩意兒。控制對手最可靠的手段,莫過於讓對手變成瞎子、聾子。從前些年的幾場局部戰爭看,失敗者幾乎沒有組織起像模像樣的反擊行動。其實,不是他們不想打,而是被敵方的信息優勢蒙住了雙眼,怎麼打都沒法打,既不知道打誰,也不知道打哪。

  “我可以此制人,彼亦可以此制我。”在控制對手的同時,還要防止被對手所控制。一些外軍作戰的一條主要法則是:不讓對手按照平時受訓的方式作戰。在戰爭中,處於弱勢一方要想擺脫被動,同樣不能跟著強者的游戲規則轉。“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是我軍的發明,今后仍需牢牢堅守這一自主作戰原則——要設法調動敵人,而不被敵人所調動﹔不是適應對手去行動,而是誘導對手服從我的行動。

  一位軍事專家說過,“控制”也是一種“消滅”。找出幾條控制戰場的招法並不難,難的是如何將其付之於行動、見效於實戰。因為許多問題,幾乎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能看到,而真正動手去做、並且做成的,隻不過三五人而已。(張西成)

(責編:韓笑(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