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概念武器將重塑未來戰爭

2017年09月28日09:31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新概念武器將重塑未來戰爭 - 解放軍報 - 中國軍網

  自從戰爭誕生以來,人們幾乎都是按照直接消滅敵人的思路來設計和制造武器,新概念武器的出現使得這一趨勢發生了重大改變。很多新機理被用來打造新概念武器,使得武器能量來源、作用原理、毀傷機理都出現了不同以往的新變化,隨之而來的是新型作戰能力的大量涌現,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改變著戰爭面貌。同時,由於許多新概念武器會產生令人恐怖的效果,也讓人們對未來戰爭的后果產生了強烈的擔憂。

  新機理打造新概念武器

  新機理是打造新概念武器的“魂”,是新概念武器區別於傳統武器的根本。

  能量聚合機理打造新概念能量武器。能量聚合機理是將各種新型能量通過轉化、傳導、存儲等新型工作方式有效地聚合到一起集中釋放,形成新概念武器的作戰能量,或直接成為新概念武器的作戰“彈藥”實施作戰。能量聚合機理促成了很多新概念武器的研發,包括激光武器、微波武器、動能武器等。激光武器是利用電能、化學能等能量,通過激光器產生激光,因為激光的能量很高,可以利用激光將能量傳導到目標上,達到破壞或者擊毀目標的目的,激光武器的優點是速度快,因為激光以光速運行,是目前世界上已知最快的速度﹔微波是一種特殊的電磁波,其波長為1毫米到30厘米之間,電能、化學能等能量可經微波發生器轉化為微波,利用微波武器可重點打擊包含電子元器件的各種目標,微波武器的優勢就是對電子類目標具有較強打擊能力﹔動能武器是指高速飛行且直接利用戰斗部的動能撞擊目標的武器,其特點是速度快、動能大、准確度高,但其技術難度較大,隻有少數國家具備研制動能武器的能力。

  信息聚能機理打造新概念信息武器。信息聚能機理是利用信息化的平台和高科技手段,使信息不僅可以輔助作戰,提高指揮決策水平和武器裝備作戰性能,甚至可以作為“彈藥”直接對敵方實施打擊。新概念信息武器主要包括網絡智能攻防武器、芯片細菌武器、新型心理干預武器、納米間諜衛星、大數據支撐下的輔助情報及戰爭決策系統、軍事雲計算平台、基於物聯網的后裝保障系統等。信息,是信息化時代最具特點的產物,人們最早只是把它作為物質的附屬性質來對待,隨著信息化技術的不斷發展,信息已經成為一種高價值的關鍵資源,既可以用來分析研判戰場態勢進行輔助決策,也可以直接作為攻擊敵人的武器。利用信息聚能機理打造的新概念武器,其作戰領域大大拓展,可從現實戰場拓展到網絡虛擬空間、人的精神空間等,作戰效果超乎想象。

  基因重塑機理打造新概念生化武器。據外媒披露資料顯示,盡管生化武器為國際條約所禁止,但仍有個別強國秘密推進。基因重塑機理是指在生物遺傳工程的基礎上,人為地按照軍事需求,利用基因重組技術,改變既有的基因形態,或者利用基因技術控制動物基因,復制大量致病微生物的遺傳基因,制成生物戰劑放入施放裝置內所構成的武器。據外媒報道,某國在研基因武器主要包括基因病毒武器、動物戰士等。如,基因病毒武器是利用基因技術把原來不致病的病毒改造成致病的病毒,把以前能夠用藥物預防的病毒改造成不能預防或者難以預防的,極大提升病毒破壞力。基因武器具備極為罕見的攻擊能力,同時也遭到輿論普遍反對。

  新概念武器蘊涵新質戰力

  新概念武器的出現和運用,為世界各國打造新質作戰能力提供了新途徑。

  作戰“新利劍”。新概念武器中的新概念能量武器具備對多種目標的“軟硬”打擊能力,是作戰中的“新利劍”。一是作戰精確程度極高。激光、粒子束、高功率微波武器所發射的“光子彈”,能夠在瞬間射向目標並將其摧毀。二是攻擊方向多元。新概念武器大部分屬於無慣性武器,射擊時武器不會產生后坐力,操作使用省時省力,十分靈便,可以快速、靈活地變換射擊方向,一件武器可以同時攻擊多個目標,而且轉換射擊方向時,並不降低攻擊速度和射擊精度。三是可達成連續進攻。常規武器需要利用大量的彈藥來摧毀目標,彈藥供應一旦中斷,攻擊行動就無法繼續,而大部分新概念武器是靠射束能量來殺傷破壞目標,隻要在戰前用科學的方法把大量能量貯存起來,就能夠實施連續持久的攻擊,不受“彈藥”供應的限制。

  作戰“倍增器”。新概念武器中的新概念信息武器具備把信息“軟實力”轉化為作戰新優勢而實施作戰的能力,是作戰能力的“倍增器”。一是可以把信息作為“彈藥”直接對敵方實施進攻。新型網絡攻防武器,可以充分發掘和利用敵方軍事網絡、指控設備、武器裝備軟硬件的弱點或漏洞,在關鍵節點的設備中植入新型木馬程序,長期潛伏並挖掘情報信息發回己方,或在關鍵時刻直接控制、破壞敵方的網絡和裝備,使之失去作戰能力甚至產生破壞效應。二是利用信息放大和倍增效應提高作戰效能。基於雲計算、物聯網、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大數據等前沿技術研制的新型輔助決策系統、后裝保障指揮信息系統等,可充分利用現代尖端科技發展和應用成果,提高軍事情報數據採集處理、輔助決策策略預置、決策方案計算和生成、戰場態勢可視化等諸多方面作戰能力形成速度和質量,使得武器裝備作戰效能成倍增長。

  作戰“隱形牌”。新概念武器中的基因武器能夠通過基因改造途徑產生新型作戰手段的能力,是新型作戰的“隱形牌”。一是研制生產過程隱蔽難於發現。如基因武器幾乎都是在實驗室內研究和試驗的,有的項目與其它醫學、生物學研究項目交叉進行,敵方很難通過傳統的偵察手段察覺和掌握其研究動態。二是施放途徑多樣,難於防范。如基因病毒武器除了可以通過飛機等武器對敵方進行投放,還可以通過動物攜帶等自然手段進行投放,很難發現並進行防御。三是殺傷效果千奇百怪,難以捉摸。如基因病毒武器,是通過基因技術改變了病毒的特性,能將本來不致病的病毒改造為致病的,把本來可以利用疫苗防范的改造為不能防范的,致病症狀千奇百怪極難診斷。四是無法及時救治。因為新概念基因病毒武器研制生產過程極為隱秘,基因改造具體方法很難發現,即使敵方明知是遭受新概念基因病毒武器攻擊,也很難在短時間內研制出治療藥物,其隱蔽攻擊效果極強。

  新質戰力助推新型作戰

  新概念武器打造的這些新質作戰能力,提高了作戰能量的有效釋放效益,確保了打擊行動的高度精確,保持了戰場行動的連續性,極大地改變了戰爭形態,打造出新型作戰樣式。

  精確作戰更易實現。精確作戰是信息化武器裝備投入戰場以后出現的新型作戰樣式,而新概念武器的出現使得精確作戰更加容易實現。新概念武器中的激光武器,其原理就決定了其必須有極高的精確性才能實施作戰。目前美國、俄羅斯等國家已經形成了這樣的精確作戰能力,確保激光武器能夠毀傷彈道導彈、衛星等高速運動的目標。

  全維作戰成為現實。全維作戰的實現,主要取決於武器裝備的作戰效能能否進入各個維度。從空間維度上來看,傳統武器通常隻能在一個或幾個維度實施作戰,但新概念武器出現后,就能把各個維度串聯起來,實施全維作戰。新概念武器中的高超聲速武器、高能激光武器、高能微波武器等可以對太空、臨近空間、高空、中空、低空、超低空等維度目標發起進攻,還可以對地面、水面的目標發起進攻,從空間層次上實現了全維作戰的目標。從打擊效果上看,新概念激光武器、微波武器的發射功率可以根據作戰目的進行線性調整,發射的不同能量等級可形成不同的干擾破壞效果,輸出功率小可對目標實施干擾,輸出功率大可對目標實施直接摧毀,為指揮員提供了多種打擊效果方案,可更加靈活運用。

  隱形作戰更無形。隱形作戰歷來都是軍事家追求的高境界,隨著新概念武器的出現和運用,隱形作戰也被賦予新的內涵。新概念微波武器發射時不發出聲音和火光,非常隱蔽,但其作用效果卻很明顯,在發射功率較小時,對人可產生熱效應和非熱效應,能夠快速降低敵方軍人作戰能力,甚至失去抵抗能力。新概念高能激光武器作戰時,雖然有肉眼可見的光線,但其作用時間極短,很難監控和發現,如果使用高能激光武器對敵衛星進行干擾和摧毀,攻擊完成后在目標上幾乎沒有留下任何“証據”,並且由於衛星處於太空很難進行實時檢查分析被攻擊情況,很難確定激光武器的攻擊位置和國別等信息,很多時候隻能吃“啞巴虧”。除此以外,新概念信息武器、病毒武器等在實時作戰時也很難進行預測和監視,它們也是實施隱形作戰的極佳選擇。(裴飛)

(責編:韓笑(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