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靶場思維”走向“戰場思維”

2017年09月28日09:31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從“靶場思維”走向“戰場思維” - 解放軍報 - 中國軍網

  “利劍總是敗在思想手下”“頭腦可以移山”等名言,折射了思想的強大力量。當前,新科技革命風起雲涌,戰爭形態加速演變、戰爭空間不斷拓展、戰爭制勝機理深度變化、新型作戰樣式不斷涌現,世界大國軍事競爭更加激烈。習主席強調指出:“在這場世界軍事革命的大潮中,誰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誰就會錯失寶貴機遇,陷於戰略被動!”軍事訓練的要旨之一就是要跨越時空,由“靶場”向“戰場”移位、穿越,從“靶場思維”走向“戰場思維”,讓“戰場思維”成為建設世界一流軍隊的強勁助推。

  從“靶場思維”走向“戰場思維”,就是要超越靶場勝負,著眼未來戰爭形態,挺立潮頭研究打仗。不知未來戰爭“什麼樣”“怎樣打”,戰爭准備就沒有方向、沒有路徑。“越過山丘,才發現無人等候”,打贏不了信息時代的戰爭。思維在訓練場翻滾,槍口瞄的是機械化戰場靶標,軍事斗爭准備永遠搭不上信息化戰爭的“客船”。挺立潮頭研究打仗,需要變更觀念。作戰理論創新,必須站在國際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的“全局”大平台上觀風聽雨,思維向國家發展利益延伸,向應對多種安全威脅、完成多樣化軍事任務聚焦。挺立潮頭研究打仗,需要登高遠望。站在時代巔峰思考,軍事斗爭准備的坐標才能更清晰,“與誰打仗”“打什麼仗”“在哪裡打”“怎樣打”就能預先設計。挺立潮頭研究打仗,需要聚焦重大問題。行動發軔於思想。一支欲要高飛的軍隊,必須思維先行,搶佔理論制高點。亟須把准研究方向,聚焦重大問題,努力在建設世界一流軍隊、打贏關乎國家“生死存亡”戰爭的重大問題上出智慧、出思想、出成果。

  從“靶場思維”走向“戰場思維”,就是要超越靶場對手,著眼未來戰場要求,置身未來建設軍隊。美國五角大樓發言人曾說過:“我們不得不停止去想明天,而去想后天。”此語反映了美軍建設目標的未來性。就軍隊建設而言,戰場思維,就是瞄准未來國家安全需要,打造世界一流軍隊。先進的組織形態。習主席指出:“沒有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就沒有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縱觀古今,強國軍隊無不重視組織形態建設。戰場思維,要求軍隊組織形態必須與時俱進、不斷創新,讓科學的軍隊組織架構,催生滾滾不息的戰斗力。領跑的武器裝備。在世界大國競技的賽場上,裝備優勢是一流軍隊的重要支撐。戰場思維,就是搶佔軍事科技競爭制高點,讓武器裝備在全球始終處於領跑地位。“打仗”型人才隊伍。人才永遠是一支軍隊所向披靡的刀鋒。就連以技術見長的美軍也認為:戰爭是靠人而不是靠機器或技術打贏的。需要採取措施、營造氛圍,讓會打仗、能打仗人才脫穎而出,茁壯成長。

  從“靶場思維”走向“戰場思維”,就要超越靶場條件,著眼未來戰爭環境,前瞻籌劃實戰化訓練。演訓不瞄准戰場,思維永遠越不過山岡,看不清山那邊的敵人。就實戰化訓練而言,戰場思維,就是訓練坐標定位在未來戰場,明天戰爭“怎樣打”今天訓練“就怎樣搞”。必須設計戰爭。戰場思維,更是打仗思維。隻有在戰爭開打之前,將理論、打法在部隊官兵頭腦和實際操作中做到稔熟,真正的戰場上才能做到從容不迫。要科學詳盡繪畫戰爭藍圖,反復計算機模擬、兵棋推演和實兵檢驗,讓設計方案最大化接近實戰。必須瞄准現實軍事威脅演練。如果重大演訓活動,與現實中的軍事威脅風馬牛不相及,實戰化訓練搞得再風生水起,可能也是靶場思維。戰場思維,應該是演習目的的設定、地域空間的選擇、參演力量的配置、演習進程以及戰法都瞄准敵人。必須搭建訓練騰飛平台。讓訓練像打仗,必須發展先進訓練手段,讓實戰化訓練有實現質變的技術支撐﹔構建逼真化訓練環境,讓訓練在近似實戰化的條件中開展﹔營造崇尚訓練的文化環境,激發官兵實戰化訓練興趣。(王 靜)

(責編:韓笑(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