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炸彈之母”,威力最大的非核彈

2017年09月28日09:43  來源:科技日報
 
原標題:“炸彈之母”,威力最大的非核彈

  “炸彈之母”GBU-43

  專家聊裝備

  同一個星球,有的地方風和日麗、盛世太平,而有的地方早已成了高端武器試驗場,千瘡百孔。

  9月7日,繼美國4月13日向阿富汗“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投下“炸彈之母”后,俄羅斯向敘利亞代爾祖爾地區的“伊斯蘭國”組織也投下了一顆被稱為“炸彈之父”的巨型非核炸彈。顯然,深受東正教父權思想浸染的俄羅斯認為,“爸爸要比媽媽更強大”。

  9月17日,英國《獨立報》網站發表題為《伊朗稱已研制出“炸彈之父”》的報道稱,該國已經制造出一枚可與美國“炸彈之母”媲美的10噸級炸彈,“它能夠從飛機上投射,具有極強的破壞力。”伊朗軍隊官員稱之為“炸彈之父”。

  “炸彈‘之母’‘之父’的冠名大都是給這些威力巨大的炸彈起的昵稱,表示常規炸彈中的威力最大者。”國防科技大學國際問題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馬建光教授25日接受科技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炸彈之母”的概念最早由美國人提出來,而俄伊把自己的類似武器以“父”冠名,有針鋒相對之意。“美國自然不肯罷休,把自己另一款GBU-57取名為‘炸彈之爺’。”

  公開資料顯示,美軍在阿富汗東部楠格哈爾省投下的“炸彈之母”GBU-43巨型炸彈,是美軍首次使用的威力最強非核武炸彈,摧毀了極端武裝的巨大藏匿點、多個掩體、300米長的隧道和一個大型武器彈藥庫等設施。住在距離空襲地區兩公裡以外的居民說,爆炸時產生的巨大聲響把家裡的窗戶玻璃都震碎了。

  這個威震四方的“炸彈之母”到底何方神聖?軍事專家高岩透露,“炸彈之母”並非很多媒體說的燃料空氣炸彈,也不是什麼鑽地炸彈(美國巨型鑽地炸彈是另一種GBU-57巨型炸彈)。

  “實際上,‘炸彈之母’內部裝填的是一種含鋁炸藥,這種炸藥名為H6,上世紀80年代由澳大利亞人發明,成分為43.5%黑索金、29.3%TNT、20.6%鋁粉以及4.89%的石蠟,剩下1.71%是一些神秘的藥引子。”高岩說,“炸藥之間的技術水平,體現在配方的細微差別和添加劑的種類,這一般是各國秘訣,絕不外傳。”

  鋁粉,可同時作助燃劑和助爆劑。石蠟作鈍化劑,能夠在爆溫和爆速之間尋求到一個良好的平衡點,爆炸效能是相同質量TNT炸藥的1.35倍。

  H6炸藥具有普通猛炸藥的高爆速與大超壓特征,非常類似傳統的炸彈。鋁粉在其中起了關鍵作用。“鋁粉能大量消耗空氣中的氧氣,形成類似燃料空氣彈的耗氧負壓效果,是一種非常理想的炸彈,比俄羅斯單純裝填燃料的‘炸彈之父’先進得多。”在高岩看來,俄羅斯的“炸彈之父”全重7.1噸,沖擊波半徑300米,爆炸當量44噸,當量比值高達6.1倍TNT當量,說威力是美軍“炸彈之母”GBU-43的4倍,言過其實。

  事實上,“炸彈之母”裝填的H6炸藥也不是什麼“絕密”。“這種炸藥由於爆溫和爆速都很出色,最適合用於水中兵器,例如魚雷和水雷的戰斗部。”高岩說,由於魚水雷戰斗部需要在水下爆炸,通過水傳播爆炸能量,需要轟爆作用時間長,“而H6炸藥具有良好的后燃效應和較長的爆轟反應區,可提高水中沖擊波及氣泡的能量,增強摧毀艦艇的能力。”

  在上世紀90年代初,美國向中國交付了4枚MK46-2輕型魚雷的樣彈以及全套技術資料,我國據此仿制出了魚-7型魚雷,成為中國海軍的標准反潛輕魚雷,已安裝於幾乎所有的驅逐艦和護衛艦上。“我國在上世紀90年代后期完全掌握了H6炸藥的制備工藝,不僅魚-6型重型反潛魚雷的戰斗部裝有它,魚-8型火箭助飛魚雷的戰斗部也同樣有它。”高岩說,打個比方,魚-7輕型魚雷的戰斗部裝填了44公斤H6含鋁炸藥,而“炸彈之母”GBU-43超級炸彈裝填了9500公斤H6炸藥,這意味著一顆“炸彈之母”的威力大約相當於215枚中國魚-7型魚雷。(李 偉)

(責編:韓笑(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