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2018”戰略演習中俄聯合戰役演練正式開始

逼真的戰場  深度的合作

本報記者  蘇銀成

2018年09月12日07:3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圖為9月3日,參加“東方-2018”戰略演習的俄方直升機在俄羅斯楚戈爾訓練場進行訓練。
  楊再新攝(新華社發)

  圖為9月11日,在俄羅斯楚戈爾訓練場,“東方-2018”戰略演習中方導演部進行演習導調。
  新華社記者 樊永強攝

  圖為9月6日,參加“東方-2018”戰略演習的中方參演官兵在俄羅斯楚戈爾訓練場陌生水域進行強渡水障訓練。
  楊再新攝(新華社發)

  中國軍隊參加的“東方-2018”戰略演習,9月11日在俄羅斯后貝加爾邊疆區楚戈爾訓練場正式拉開帷幕。在未來幾天時間裡,中俄兩軍官兵將密切協作共同上演一場規模空前的戰略級聯合戰役演習。

  作為俄軍四大戰略演習之一的“東方”系列演習,在俄軍演習體系中佔有重要地位。“東方-2018”戰略演習是自1981年蘇聯“西方-81”演習以來俄羅斯規模最大的軍事演習,參演人員超過30萬,參演裝備車輛3.6萬台、各種飛機1000余架、艦船近80艘,堪稱“史無前例”。

  

  俄羅斯在俄后貝加爾邊疆區楚戈爾訓練場組織聯合戰役行動演練,是自1981年俄(蘇聯)“西方-81”演習以來規模最大的軍演,在俄軍演習體系中佔有極其重要的地位。

  俄“東方-2018”戰略演習參演人員超過30萬,參演裝備包括坦克、裝甲運輸車等車輛3.6萬輛,以及各種飛機1000余架。參演部隊來自俄中部軍區、東部軍區,以及太平洋艦隊、北方艦隊和空降部隊。

  根據中俄雙方達成的共識,中國軍隊赴俄參加“東方-2018”戰略演習,這是中國軍隊進行革命性整體重塑后首次以軍委聯合參謀部為主、抽組軍委機關相關部門精干人員編成中方導演部赴境外組織聯合戰役行動演練,也是中國軍隊歷史上派兵出境參演規模最大的一次。

  中國軍隊參加“東方—2018”戰略演習,參演兵力約3200人,各型裝備1000台,固定翼飛機和直升機30架,主要演練機動防御、火力打擊、轉入反攻等課目,重在檢驗我軍在生疏環境下實戰能力。

  此次演習,開設中方導演部、聯合戰役指揮部、集團軍戰役指揮所三級指揮機構並與俄對應指揮部(所)建立協同關系,聯合演練程度達到了新高度。

  此次演習主要呈現如下幾個特點:

  演練規模的戰略性

  這次演習,我方從戰略背景想定與導調,戰役指揮和實兵演練三個層面深入參與俄軍戰略演習,標志著雙方軍事互信和軍事合作水平都達到了新高度。戰區派出3200人參演部隊、1000台武器裝備車輛、30架空軍飛機和陸航直升機,與來自俄東部軍區、中部軍區、海軍北方艦隊和空天軍的參演部隊並肩作戰,無論從演習規格,還是從兵力規模看,都堪稱我軍和平時期最大規模的一次海外派兵行動。據媒體公開報道,俄國防部長紹伊古稱,這是俄聯邦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大演習,“東方—2018”將成為“西方—81”以來俄(蘇)軍規模最大的一次戰略演習。

  演習准備的應急性

  戰區受領演習任務,正值戰區籌備組織年度聯合指揮演習。演習期間,機關工作頭緒多,人員力量散,演習籌備時間短、節奏轉換快。7月17日,軍委聯合參謀部下達預告通知,戰區機關和參演部隊就迅即展開預先准備﹔8月7日至10日,戰區首長帶隊赴演習現場組織勘察,研究磋商具體細節和矛盾問題﹔8月15日,正式接軍委赴俄演習的電報,戰區參演部隊依令而動,並按照戰區首長明確的一流的標准、一流的素質、一流的組織、一流的演習、一流的作風、一流的紀律、一流的保障“七個一流”總體目標,全面組織展開兵力投送、人員培訓、通訊保障、帳篷籌措、器材准備、裝備檢修、油料供給、醫療救護等相關准備工作。從8月16日第一個列車梯隊起運到29日最后一個空中梯隊落地,在短短14天內完成14批次27個列車梯隊、3個空中梯隊的跨境運輸任務。

  演習任務的階段性

  “東方-2018”戰略演習區分為跨境兵力投送、指揮機構演練、實兵行動演練和沙場檢閱4個環節。跨境兵力投送階段主要演練梯隊裝載、跨境機動等內容,重在檢驗遠距離跨境投送能力﹔指揮機構演練階段主要演練定下防御初步決心、綜合分析判斷情況、定下反攻作戰決心、下達作戰命令等內容﹔重在檢驗聯合作戰籌劃和組織指揮能力﹔實兵行動演練階段主要圍繞抗敵進攻、強渡水障火力突擊、進攻准備、轉入進攻等展開,重在檢驗部隊在生疏環境下實戰能力沙場檢閱階段主要採取閱兵式和分列式的形式,由雙方指揮員共同檢閱參演部隊,旨在提振官兵士氣、展示昂揚精神風貌。

  指揮作業的獨立性

  在中俄聯合導演部的導調下,戰區與俄東部軍區分別成立聯合戰役指揮部,分別指揮各自參演部隊完成聯合實兵演練行動。與以往中俄聯合軍演“一個帳篷內作業”“一個平台上指揮”有較大區別。這次演習是參演雙方“分頭指揮”“各自為戰”,根據聯合導演部下達的作戰任務,在共同作戰背景下,各自定下作戰決心、擬制作戰計劃、組織戰役協同、展開防御部署,並在各自作戰區域指揮部隊完成機動防御、火力打擊、轉入反攻等實兵行動,在同場競技、協同作戰中體現指揮藝術和指揮能力。

  實兵演練的計劃性

  雖然演習規格層次高,參演軍種多、兵力規模大、組織協調難,但從實兵演練總體兵力方案看,整個演練行動的計劃性比較強,組織流程及實兵行動相對穩妥可控。我參演陸軍、空軍和陸航、炮兵部隊的實兵行動及火力打擊計劃,嚴格按照俄方提供的演練計劃組織實施,基本沒有隨機導調的科目和內容。沙場檢閱階段,受閱單位不打實彈,打實彈單位不參閱,可有效防止因任務交叉造成忙亂。演習結束后,俄方還將單獨安排專門區域和時間消耗故障、開封彈藥,在防范訓練安全問題上有一定底數。

  機構布設的集群性

  根據俄方提供的野戰兵營部署方案,軍委導演部、戰區聯合戰役指揮部、集團軍戰役指揮所均配置在楚戈爾訓練場1號營區,布設在長約500米、寬約200米的狹長地幅內。這種部署安排,雖然有利於雙方溝通聯絡,有利於內部整體協調,有利於一體警戒安保,但與實戰化要求有一定距離。

  近日,記者深入指揮機構和演習現場,實地體驗實戰化演練的全過程,不時地被戰場的硝煙浸染,被炮火的巨響震顫,被官兵的士氣感動,被信息化戰爭喚醒,對“能戰方能止戰”的感受愈發強烈。

  (本報俄羅斯楚戈爾9月11日電) 

(責編:馮粒、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