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深處的狼煙不能熄滅

2019年01月24日09:08  來源:解放軍報
 

  思想上的馬放南山,比現實中的刀槍入庫更危險﹔頭腦裡的鏽蝕,比槍口炮管鏽蝕更可怕。真正的對手不是戰場上的敵人,而是思想深處的麻痺與懈怠。

  打仗和准備打仗是軍人的天職,強烈的憂患意識是履行好這一天職的思想根基。

  習主席在軍委軍事工作會議上強調,“要強化憂患意識、危機意識、打仗意識”“強化戰斗隊思想”。貫徹落實這一重要指示,必須來一場“頭腦裡的革命”,以強烈的憂患、奮進的姿態推進新時代練兵備戰。

  和平是軍人永恆的價值追求,但和平從來不是求來的,而需要靠實力來守護。沉醉、沉淪於和平是軍隊最大的敵人。消滅這個敵人,要求每名軍人思想深處升騰起永不熄滅的狼煙。

  歷史一再証明,和平只是戰爭的間隙。然而,往往就是這個間隙,容易遮擋人們的視線,侵蝕人們的思想,以至於令一些人患上了“和平病”。和平時間愈久,這種“病”的危害就愈大。在軍隊內,最直接的反映就是“和平官”“和平兵”思想的滋長蔓延,以及由此帶來的精神懈怠、戰備鬆弛——

  有的認為“仗一時打不起來,打起來也不一定輪上我”﹔有的說起車子、房子、位子眉飛色舞,談起打槍、打仗、打贏勁頭不足﹔有的把練兵備戰當標簽貼,不嚴抓、不實訓、不真備,練為看、演為看的現象沒有杜絕,練兵場上的形式主義尚未根除,“五多”干擾中心的問題不同程度存在……

  “憂先於事者,不及於憂﹔事至而憂者,無及於事。”思想上的馬放南山,比現實中的刀槍入庫更危險﹔頭腦裡的鏽蝕,比槍口炮管鏽蝕更可怕。我軍30多年沒有打仗,很多人把以上問題歸咎於長期和平環境。其實,一些單位戰斗力標准立不起來落不下去,一些官兵打仗准備不足,長期和平環境充其量只是外因,真正的內因隱藏在官兵頭腦深處,也就是古人說的“心中賊”。

  歷史是最好的清醒劑。翻開中國近代以來的滄桑歷史,回顧中華民族被欺凌、被侵略、被瓜分的往事,每名中國人尤其是中國軍人心頭,都應該時刻響起警鐘:忘戰必危。每名中國人尤其是中國軍人都應當牢記古羅馬戰略家韋格修斯的那句話:“想要和平,那就去准備戰爭。”

  抗戰勝利前夕,少數同志被勝利沖昏頭腦。在一次會議上,劉伯承把與會的高級干部帶到一個練兵場,拿起步槍,趴在地上,瞄准靶子,連打三槍,然后站起來對大家說:“我年歲大了,又是一隻眼睛,打的成績不算理想。但今天打靶,既是技術上打靶,也是政治上打靶。我們要打掉一些干部特別是高級干部頭腦裡的和平麻痺思想。”這一舉動,使與會者深受教育。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習近平強軍思想的科學指引下,全軍部隊重整行裝再出發,聚焦備戰打仗這個第一要務,向和平積弊開刀,真打實備的觀念日益牢固,真抓實練的氛圍日益濃厚。同時,我們必須清醒地看到,官兵的備戰狀態、部隊的戰備水平,與軍隊肩負的使命任務相比還有差距。

  “我們看得到的地方,是敵人﹔看不到的地方,是憂患。”真正的對手不是戰場上的敵人,而是思想深處的麻痺與懈怠。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置身新時代的共和國軍人,都應該點燃思想深處的狼煙,時刻保持枕戈待旦、引而待發的戰備狀態,為能打仗、打勝仗而不懈奮斗。(張忠良)

(責編:羋金、黃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