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軍易,整合力量難

2019年01月26日10:50  來源:解放軍報
 

  歲末年初,從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宣布從敘利亞撤軍,到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和國務卿蓬佩奧接連到訪中東,特朗普政府在中東地區的一系列動作引發世界高度關注。

  特朗普上台以來堅持“美國優先”原則,既希望在中東地區收縮力量、減少投入,又擔心喪失主導地位與現實利益,充滿不確定性的中東政策加劇了地區形勢的動蕩,也對美國的國際地位與外交信譽造成損害。此次圍繞從敘撤軍的爭議凸顯出當前美國中東政策的矛盾與困境。

  總體來看,當前美國在中東戰略收縮的趨勢不會改變,但也不會真正離開中東。一方面,美國以遏制伊朗為核心目標,在減少投入的同時要努力保持地區戰略平衡,維系美國的領導地位,因此向盟友承諾不會離開中東,不斷展示遏制伊朗的決心。蓬佩奧在開羅的演講中強調,在反恐斗爭結束前,美國不會從中東退出,並將矛頭再次對准伊朗。

  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希望從不必要的地區沖突中盡快抽身,實現可持續的戰略收縮,並通過有限的軍事介入,推動阿拉伯盟友、以色列和土耳其發揮更大作用,從而維護美國在中東的領導地位。

  在敘利亞問題上,美國從之前的有限介入到現在的全面撤軍,鮮明地反映出其戰略收縮趨勢。特朗普不再將之視為戰略重點,對敘利亞國內形勢與戰后安排表現出置身事外的架勢,希望通過利益置換等方式盡快使土耳其和以色列承擔起更大責任。特朗普雖然已經改口說從來沒有設置撤軍時間表,但也特別強調不想讓美軍在敘利亞“永久滯留”,這表明最終撤軍才是特朗普的真實想法。

  由於中東地區格局變化劇烈,各方關系錯綜復雜,加之受到特朗普的政策選擇與執政風格的影響,當前美國的中東戰略面臨重重阻礙。

  在敘利亞問題上,美國既希望撤軍后由土耳其和以色列承擔起主要責任,又想保護敘利亞庫爾德武裝,這讓將庫爾德武裝視為心腹大患的土耳其強烈不滿。博爾頓在訪問土耳其期間沒有見到總統埃爾多安,說明美土之間分歧很大,美國的政策協調並不成功。

  在海灣地區,卡塔爾斷交危機長期得不到解決,反映出阿拉伯國家之間矛盾重重,海合會內部難以實現力量整合﹔阿拉伯國家對伊朗的態度以及與伊朗的關系存在明顯差異,這使得美國推動組建“阿拉伯版北約”以遏制伊朗的計劃難以實現。而海灣阿拉伯國家與土耳其、以色列雖然同為美國盟友,但相互之間存在不少矛盾。土耳其和大多數阿拉伯國家,與美國的中東利益並不完全一致,也不願意與伊朗以及俄羅斯全面對抗。

  因此,在美國繼續實行戰略收縮,缺乏足夠的介入意願和有效投入的情況下,其希望依靠地區盟友實現戰略目標的策略注定難以奏效,反而可能會讓中東陷入更大沖突。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研究員 鄒志強)

(責編:邱越、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