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啟動四大基地“防中國” 欲用導彈封鎖海峽

2019年03月18日09:18  來源:人民網-環球時報
 

  挂載ASM-3超音速導彈的日本F-2戰斗機

  加強“西南諸島防御能力”是日本自衛隊當前建設的重點。《日本時報》16日稱,今年3月底,自衛隊部署在“西南諸島”上的多個軍事基地就將相繼啟動,日本應對“中國軍事威脅”開始邁出實質性一步。

  多基地同時啟用

  報道稱,3月26日,陸上自衛隊位於九州鹿兒島縣的奄美市和瀨戶內町的基地將正式投入使用,屆時約有560名自衛隊員進駐這兩處基地。其中隸屬高射群的地空導彈系統將部署在奄美,用於攔截飛機和巡航導彈,而岸艦導彈則配置在瀨戶內。

  同一天,位於沖繩宮古島的自衛隊基地也會投入運作。該基地最初將容納380人,但隨著地空導彈和岸艦導彈在2019財年內部署完畢,這裡最終將駐扎約700至800人。同屬沖繩的石垣島上也開工建設自衛隊基地,位置在中央地區(平得大俁區域),預計將部署500到600名自衛隊員。

  日本時事通訊社還提到,自衛隊此前已在日本最西端的與那國島新設基地,並部署了以支援部隊和奪取島嶼為主要任務的“水陸機動團”。報道稱,從奄美大島開始延續到沖繩島、先島群島等諸多島嶼,幾乎和軍事戰略上的“第一島鏈”重合。

  從2012年起,日本安倍晉三政府就持續制造“西南諸島受到更大威脅”的輿論氛圍,持續發布中國海軍艦艇穿越宮古海峽等國際水道的動態,給民眾制造緊張氣氛,進而為“外延防衛第一線”制造借口。日本防衛省估計,建設這四個新基地的總花費預計在1700億日元左右,能提供從九州最南端延伸到沖繩最南端櫻島一線的戰略支撐點,通過在關鍵島嶼部署更多的部隊和導彈,並將之作為監視中國艦艇進出太平洋“第一島鏈”的堡壘,從而形成日本特色的“袖珍島鏈”戰略。

  封鎖中國海軍通道

  日本自衛隊在西南方向新設立的四大基地充滿“預防圍堵”的色彩。其中奄美和瀨戶內所在的奄美大島是大隅海峽旁的重要節點,從2013年起,中國海軍經由這一水道進入西太平洋的次數明顯增多,讓日本如坐針氈。從相關態勢看,日本自衛隊很可能會在此配置射程超過200公裡的12式岸艦導彈以及起掩護作用的11式中程地空導彈,它們將形成“小巧而堅韌”的“海峽壁壘”,覆蓋他國從九州以南至奄美大島周邊的所有行進路線,從而“廉價”抗衡快速發展的中國海軍。

  日本自衛隊裝備的12式反艦導彈

  同樣的思維也出現在宮古島與石垣島的軍事建設上。宮古島和沖繩主島形成的宮古海峽是中國海軍前出太平洋的重要通道,該海峽寬約280公裡,陸上自衛隊一旦在宮古島部署12式反艦導彈,足以將該海峽封閉。

  更值得警惕的是,宮古島距台灣島最近隻有330公裡,而台灣島東部海域一直被認為是台灣當局的防御軟肋。一旦爆發台海沖突,宮古島上的12式岸艦導彈就可能成為日本介入的手段,它可快速機動到石垣島甚至與那國島上,打擊范圍可覆蓋台灣東部海域,與台軍在花蓮的“雄風-2”岸艦導彈形成夾擊之勢,封鎖台島東側南北海域。

  現實很骨感

  事實上,日本自衛隊要在包括沖繩在內的西南島嶼配置重兵,是為配合美國執行在“第一島鏈”的“前沿監視”與“遠程封鎖”任務,“有事時”遲滯乃至阻滯他國艦隊出“第一島鏈”,進入西太平洋。

  可是想法很好,但“好不好使”卻另當別論。就日本“西南諸島”而言,岸艦導彈發射車要想奏效,至少得准備主陣地、預備陣地和假陣地,否則戰時容易被對手“先發制人”消滅。可仔細觀察適合自衛隊部署岸艦導彈的“西南諸島”,合適部署的無非宮古和石垣,因為隻有它們離關鍵水道較近,適合發揮威力,可這些島嶼都太小,加上岸艦導彈作戰得有戰斗轉換過程,它們的戰時生存力堪憂。事實上,如果沒有海上艦隊的支持,“西南諸島”對日本自衛隊而言基本無防御縱深可言,對方用空基防區外武器就能在幾百公裡外攻擊,而且這些看似靠近水道的島嶼不值得配遠程地空導彈,且距離那霸航空自衛隊基地太遠,因此它們要起到監視甚至圍堵中國海軍的“攔路虎”作用,恐怕心理作用遠大於實際作用。(李珍 田聿)

  日本自衛隊拍攝的中國052D艦穿越對馬海峽向北航行進入日本海

(責編:劉金波(實習生)、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