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爾果斯邊防連:當好國家的“形象代言人”

2019年05月29日17:10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對界碑宣誓。(攝影:郭發海)

人民網霍爾果斯5月29日電 向西,再向西。

順著312國道一路向西,抵達連霍高速的終點,這裡是西北地區最大的陸路一類口岸——霍爾果斯口岸。曾經,這裡是絲綢之路的古老驛站,如今,它是一帶一路的重要樞紐。而默默守衛見証口岸發展的,就是享譽全軍的“國門衛士標兵連”霍爾果斯邊防連。

5月27日,“界碑描紅”主題活動記者走進連隊採訪,營門哨兵手握鋼槍,威武精神﹔宿舍樓前,“鑄強軍之魂,當國門標兵”幾個大字格外引人注目﹔營區內,連隊無論干部戰士,都是兩人成列、三人成行,隊列整齊。

“站不直不上國門哨,站不好不當國門兵,這是連隊官兵的共識。”指導員胡曉瑞介紹說,哨位連著祖國,軍威連著國威,身處口岸,每名官兵都自覺維護形象,當好國家的“形象代言人”。

中哈324(1)號界碑是防區唯一的河界雙立碑,曾經是開放的旅游景點,凡是到達這裡的游客都會爭相在界碑旁拍照留念,為了防止人員越界,官兵們每日在這裡執勤。

那年夏天,還是列兵的孫思遠和班長在國門執勤,炎炎烈日,他們一動不動。這時,游客中一個年近70的老奶奶走了過來,為他撐起一把傘,並哭了起來。小孫婉拒了她的好意,因為這容易干擾執行任務。

老奶奶退到一旁,在界碑邊等候,直到他們下了哨。她拉著孫思遠被太陽晒得脫皮的手說,“孩子,我的孫子和你年齡差不多,也在部隊當兵,看到你們這麼辛苦,我很心疼。孩子,你是好樣的!”回憶這件事,已經是中士的孔思遠眼眶濕潤。他說,“那個時候,沒有別的想法,腦子裡隻有一種概念:標兵連隊的兵,就要樹好標杆形象!”

站崗放哨。(攝影:郭發海)

身處口岸,連隊官兵“站在哨樓望酒樓,站在操場看市場,牆內喊號子,牆外數票子。”大家隨時都面臨著各種誘惑和考驗,但“國門衛士”的形象從未被損害。

苟彬在連隊工作了8年,經歷了許多這樣的事。有一次,一名游客想到一個地方人員不能進入的地方參觀,偷偷塞給他500元錢說,“你讓我進去,看看就出來了。”當時,苟彬的月工資隻有1000元,帶個人進去也許不會出什麼問題。面對誘惑,他沒有絲毫猶豫,嚴詞拒絕了這名游客。

還有一次,戰士譚恩典上國門哨所,一個女青年彬彬有禮地攔住他說:“大哥,我想去國門看看,你帶我去好嗎?”小譚停住腳步,告訴她到哪裡辦手續、怎樣走。女青年見狀,靠前說:“兵哥哥,你帶我去吧,我會報答你的,我口岸有房子,你可常到我那裡坐一坐。”譚恩典馬上意識到這是陷阱,當即拒絕了她。這些年,邊防連的官兵碰到類似這樣形形色色的事情很多,官兵們目光如炬,心如止水,堅守著軍人崇高的精神家園。

近年來,口岸人流貨流日漸增多,執勤交往中的語言障礙日益突出。為此,連隊定期邀請會談會晤站翻譯來連隊授課,通過觀看視頻、自學等方式學習外語,幫助官兵學習哈語日常用語和商業用語,了解鄰國歷史地理和風土人情等常識,提高服務水平。

官兵巡邏口岸。(攝影:崔博識)

走出國門,就是國際。有一次,中哈鐵路維修,連隊派出小分隊警戒執勤,一根樹枝插入列兵彭國文的鞋中,傷了腳,他咬牙把樹枝拔出來又繼續走,到達終點脫下鞋,才發現襪子和鞋都是血,腳上有個大口子。面對周圍的中外施工人員,他強忍疼痛,笑著說,“沒事!”

“當好國家形象代言人,不僅需要展示國威軍威,還要有開放的心態。”胡指導員告訴記者,近年來,通過與哈方軍人共同組織聯合執勤,發現他們的一些做法實在管用,連隊就學習借鑒,總結出的小群多路巡察、分點多組潛伏、登高望遠觀察等執勤方式,提升了邊防管控水平。

冷的邊關熱的血。採訪結束,記者感慨良多:不論年輪怎樣流轉,一茬茬霍爾果斯邊防連官兵把戍邊衛國當天大的事,守土,國土不丟一寸﹔衛國,尊嚴不減一分。他們駐守邊關、扎根邊關,儼然一個“鐵門閂”矗立在祖國西北邊陲。(黃子娟 郭發海 喬玉中)

(責編:陳羽、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