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邊是烈日炙烤,一邊是暴雨突襲,從難從嚴練兵是否正當時?部隊官兵迥然不同的選擇,引發熱烈討論——

實戰化訓練如何遵循規律

2019年07月05日08:45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實戰化訓練如何遵循規律

裝甲通信車在步戰車掩護下進行戰場機動。李彬 攝

陸軍某旅組織筒彈吊裝協同訓練。 雷虎 攝

酷暑開空調,要不要這麼做?

鋼鐵車身在烈日炙烤下已經熱得燙手,車艙內卻涼風習習。坐在某型裝甲通信車內,這份涼爽讓人難以置信:此時正是陸軍某合成旅一場通信演練的激戰時刻。

“剛過夏至,氣象部門發布了新一輪高溫預警,但我們並不擔心因此影響訓練。實戰化訓練更要科學化,我們嚴格按操作規程在高溫下啟用空調,給信息平台降溫,使裝備的技戰術性能始終處於良好狀態。”訓練間隙,該旅指揮通信連上士高鵬感受著車內外的“兩重天”,講述了自己從“燥熱”到“冷靜”的訓練觀之變——

不久前,高鵬帶領幾名戰士進行該型裝甲通信車操作訓練。天氣炎熱,車艙內溫度飆升,汗水很快浸濕了迷彩服。上等兵袁江順手打開了車載空調,頓時陣陣冷風扑面而來。

“你怎麼把空調打開了?夏練三伏,咋這點熱都受不了?”利用惡劣天候錘煉戰斗意志,是該旅的練兵之道。袁江的舉動,在高鵬眼裡無疑成了怕苦怕累的表現。

挨了批的小袁感到有些“冤枉”:“班長,去年廠家師傅對裝備進行加改裝時,不是說高溫下操作電子設備須開啟車載空調嗎?你看車內都快45℃了,這樣下去很容易損壞電子元件。”

此言一出,高鵬大為光火:“現在旅裡大抓練兵備戰,你開著空調吹冷氣,有實戰化的樣子嗎?!”

爭論引起了連長余鵬飛的注意。了解原委后,余鵬飛意味深長地說:“信息化裝備精細著呢!艙內溫度過高,裝備也會‘中暑’,一定要科學操作,切忌盲目蠻干。”

“天天喊著實戰化訓練,但官兵對實戰化的理解是否准確?”訓練形勢分析會上,余鵬飛提出了一個問題,“開著空調訓練算不算實戰化?”

上士楊鵬快人快語:“實戰化訓練,就是要從難從嚴,開著空調咋鍛煉人?還談什麼吃苦耐勞精神?”楊鵬的發言得到一些官兵的認可。

“我感覺實戰化並不是簡單的‘爬一身土、出一身汗’,還得把信息化裝備練精練明白。”四級軍士長李俄有則表達出另一種見解。

接過李俄有的話茬,余鵬飛說出了自己的觀點:“其實,開空調與實戰化訓練並不相悖,我們要辯証看待兩者關系,不能把苦累訓練等同於實戰化。打贏信息化戰爭,更需尊重信息化裝備的戰斗力生成規律。”

燈越撥越亮,理越辯越明。發生在指揮通信連的這一場討論,也引起了旅領導的注意。他們把經歷“頭腦風暴”的官兵拉到密林、海濱等陌生地域,繼續探索研練實戰條件下的“動中通”本領。

冒雨搞訓練,該不該叫停?

6月中旬,陸軍某防空旅結合一場偵察預警演練設下“擂台”:有“猛虎”之稱的導彈一營和有“尖刀”之名的導彈二營,實戰能力如何,將在同一標尺下“量長短”。

這一場較量備受關注,天公卻並不作美——演練當天,一場暴雨突襲。

“演練就是打仗,下雨了我們就不打仗了?!”一營營長簡短動員后,官兵迅速進入戰位,裝備展開、雷達開機、搜捕目標……導彈高高豎起,蓄勢待發。

而這一刻,裝備維修專業出身的二營營長猶豫了。他擔心,在這樣的氣象條件下,如果雷達開機加高壓,有可能被暴雨淋壞。但是,如果這是打仗,雷達不開機,任務肯定難以完成……

進退兩難之際,二營營長最終決定:一方面對雷達採取防雨措施,及時派出偵察分隊借助傳統器材實施對空觀察﹔另一方面對己方掩護目標進行隱蔽偽裝,並構設假目標,以免被“敵”發現。

第一天演練結束,戰果公布:導彈一營捕獲目標6批次,被掩護目標安全﹔導彈二營捕獲目標0批次,被掩護目標安全。

態勢的反轉,從演練第二天開始——當日天氣晴朗,一營官兵啟動裝備時,發現有2部搜索制導雷達因電子元件故障,急需維修。而此時的二營,由於防護及時,全員全裝參與演練。

持續數天的偵察預警演練結束,而導彈一營2部受損裝備仍未回到演練場。最終演練成績公布:一營不及格,二營優秀。

一營究竟敗在哪?實戰化到底是什麼?實戰化訓練到底該怎麼訓?戰局反轉引發了全旅官兵的反思。

“實戰化不是盲目蠻干,一營看起來是從難從嚴訓練,實際上對戰爭制勝機理缺乏研究,一味猛打猛沖。”復盤檢討會上,旅領導一針見血地指出,實戰化訓練不是超越裝備人員實際搞訓練,從難從嚴也不能盲目增加難度,隻有把握規律、遵循規律,才能真正提升部隊戰斗力。

舉一反三,該旅果斷叫停超越實際搞創新、超越標准搞考核、超越階段搞檢驗等10余種不符合戰斗力生成規律的做法。

(責編:陳羽、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