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走邊關:英雄溝邊防連小戰士的“特殊”愛國情

劉融、宋小理

2019年07月17日23:44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人民網記者專訪西藏軍區某邊防團戰士巴桑。(人民網記者柳靜 拍攝剪輯)

吉隆鎮,又被稱為“英雄溝”,位於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吉隆縣南部,地處喜馬拉雅山脈南麓,素有“喜馬拉雅后花園”之稱。7月1日,人民網“祖國在我心中”界碑描紅主題活動第四採訪分隊驅車數小時,來到了駐守在這裡的西藏軍區某邊防連,去探尋一名少數民族的戰士,看到了他特殊的愛國情和無悔的從軍路。

生活在吉隆的達曼族群有著高鼻梁、卷頭發、藍眼睛,被稱為“東方吉普賽人”。2003年,同新生達曼人一同擁有了中國國籍的巴桑有一段特殊的故事。他說,時刻感受著祖國母親潮水般的關愛,綿長的邊防線,早已深深烙進他的心間。

“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2015年,巴桑入伍成為了一名西藏邊防軍人。採訪結束后,每每回想他的故事,記者仿佛聽到他報效祖國的誓言回蕩在大山深處。

“一定要回報祖國母親”

達曼人戰士巴桑和他的班長王永林接受記者採訪。 人民網記者劉融攝

在吉隆藏布沖積而成的峽谷中,幾株幾人懷抱的楊柳迸發出的生機盎然,與樹下整齊的隊列和聲震空谷的呼號相得益彰。採訪分隊抵達吉隆邊防連營區時已是傍晚時分,邊防戰士們早已等候多時,戰士巴桑也在其中。 

2016年6月2日,作為剛入伍的新兵,巴桑第一次隨隊巡邏至51號界碑。當他為界碑描紅的那一刻,淚水竟情不自禁地流了下來,因為界碑上的“中國”兩個字在他心裡有著特殊的份量。這都源於巴桑的特殊經歷。

在吉隆鎮,中尼邊境處的達曼新村,有一支不足200人的族群,他們被當地藏族居民稱為達曼人。長期以來,因為沒有國籍,達曼人一直過著顛沛流離、居無定所的生活,巴桑便是其中一員。那時,巴桑一家主要靠幫當地居民耕地、放牧、打雜等為生。

直到2003年,一個喜訊轟動了整個族群——經國務院批准,197名達曼人正式加入中國國籍,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公民。

隨之而來的,便是祖國母親如潮水般的關愛——巴桑一家搬進了新居,第一次看上了電視,還免費走進了課堂……這一切讓他從懂事那一刻起就暗下決心:一定要回報祖國母親!

“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

2015年4月25日,一場波及西藏的尼泊爾大地震中,巴桑對“報國”有了更深更直接的感受。

回想起地震受災時的情形,巴桑依然歷歷在目。驚恐萬分的他被眼前的一幕觸動:搖搖欲墜的房子裡,一位生命垂危的藏族老阿媽動彈不得,幾名解放軍戰士冒著生命危險沖了進去,在救出老人的一剎那,房子在他們身后轟然坍塌……

“這就是藏族群眾口中常常說起的“金珠瑪米”!這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子弟兵!”從那一刻起,巴桑心中的從軍報國夢,猶如地平線上跳動的朝陽,噴薄而出。

這年夏天,達曼新村首次接到適齡青年參軍的通知。巴桑如願以償,和另兩名達曼青年一道入伍,開啟了軍旅生涯。

“我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入伍宣誓讓18歲的巴桑熱血沸騰,夜不能寐。

“像‘騎兵’一樣永葆沖鋒的姿態”

剛到連隊時,對於漢語零基礎的巴桑,最大的困難莫過於語言障礙。當戰友們在一起有說有笑的時候,巴桑總會坐得遠遠的,通過戰友們的表情揣測他們談話的內容。

新兵連指導員孫立永很快注意到這位“內向”的新戰士。了解情況后,他自費為巴桑購買了一本《藏漢雙語字典》,並手把手地教,逐字逐句地解釋含義……如今的巴桑,已經能和戰友順利地交流溝通,感受著和戰友們在一起的愉悅。

要真正成為一名合格的邊防戰士,光過了語言關是遠遠不夠的。

打鐵還需自身硬。指導員孫立永竟然破天荒地在連隊黨支部會議上代表巴桑立下了軍令狀:一個月之內拿到訓練標兵。巴桑對訓練毫不鬆懈,練就了蒙著眼組裝10種連隊配備裝備的絕活,領域涉及射擊、通信、情偵等。用他的話說:“戰場上哪怕炸瞎了眼,也要用手中的武器開出一條通路來。”

達曼,藏語意為“騎兵”。已經戴上“優秀士兵”勛章的巴桑總以騎士精神嚴格要求自己,“我做得還遠遠不夠,但我會像‘騎兵’一樣永葆沖鋒的姿態。”巴桑堅定地說。

“入黨!留隊!我以我身許邊關”

此行吉隆,正好趕上連隊47號界碑巡邏。第二天一早,記者跟隨著巡邏分隊在迷霧中啟程了。

人們常說,西藏“一天有四季,十裡不同天”。祖國西南的邊防線不光有雪山冰川、戈壁荒原,還有峽谷叢林。在這高山峽谷密林區的巡邏路上,灌木遮天、危險重重。

“山裡,你無法預判何時下雨,除非雨落到身上,還能享受邊防獨有的饋贈——頂著太陽淋浴的‘桑拿浴’……”指導員布嘎跟記者們說笑著就來到了巡邏途中最危險的原始森林。

記者跟隨戰士們的腳步在叢林中一步步艱難行進,被堅石、樹藤、野草剌得遍體鱗傷。隻聽到身后一陣呼喚,巴桑坐在了地上,高抬著剛被毒虫蟄傷的左腳。隨行的軍醫見狀立即上前幫其脫掉鞋襪,擠出蜂針,並進行消毒。

“這種長腳蜂黑頭黃尾,攻擊性很強,善鑽人衣褲蜇人……”軍醫沖記者點點頭,“沒事兒,等回到連隊用醋熏熏就好。”不到一分鐘,巴桑的腳踝就腫大了不少。為避免吸引蜂群的注意,眾人攙扶巴桑,繼續前行。

邊防戰士巴桑描紅47號界碑。人民網柴濟東攝

巡邏隊伍終於抵達47號界碑。連長特意把界碑描紅的任務交給了巴桑,這讓他興奮不已,拿著描筆,蘸上紅漆,橫平豎直填充……巴桑每一步都小心翼翼。

描紅畢,趁著休息間隙,記者問巴桑“夢想是什麼?”,巴桑高聲回答:“入黨!留隊!”追問緣由,巴桑腼腆一笑,竟賦詩作答“我以我身許邊關”。

執行完巡邏任務,返程,濃霧漸散。由於記得來時的路,巴桑滿臉得意,步子也變得輕盈……

(責編: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