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照:定格青春的N種方式

2019年07月23日10:10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畢業照:定格青春的N種方式

按下快門的一瞬間,一種復雜的情緒涌上了何軒航的心頭。

鏡頭裡,是和何軒航朝夕相伴了4年的同窗戰友。此刻,這群來自國防大學政治學院的大四學員們,行進在南京城郊的山路上。

這,是他們畢業前的最后一次長途拉練。

出發前,何軒航特意向隊裡打報告帶上了相機。他覺得,“畢業季”從出發的那一刻已經開始,他想用相機定格下同學們在軍校的最后一段時光。

一路上,同學們一身身沾滿了泥土的迷彩服,一張張流淌著汗水的笑臉,都被何軒航用相機定格。他覺得,“這就是我們的青春”。

不久前,“軍報記者”微信公眾號發布了軍校最具創意畢業照的征集令。很快,一張張畢業照飛進郵箱:有的擺出創意造型,有的把照片做成了海報,有的秀出了自己的8塊腹肌……

有人說,拍攝畢業照是最具“儀式感”的畢業方式之一。其實,這不僅僅是一種儀式感,更是一種定格青春的方式。

“即使青春被時間風干,可一看照片,往事就會躍然眼前”

何軒航的電腦裡,存了上千張照片。

從大一入校站在校門口雙手叉腰的“傻傻的我們”,到大二穿著軍裝筆挺站哨的“帥帥的我們”,到大三抱著專業書籍埋頭苦讀時“敬業的我們”,再到如今即將各奔東西時“微笑的我們”……何軒航說,這就是他的青春。

拉練的路已經走了近20公裡,何軒航仍然不知疲倦似的到處在給同學們拍照。雖然還沒有到真正畢業的時刻,但他覺得,這一組“畢業照”將是最有軍校特色的。

在拉練快結束時,何軒航按動快門的手突然有點顫抖——“這一次拉練結束,畢業就真的來了”。

對於畢業生來說,“畢業”兩個字真正擊中神經中樞的時刻不盡相同——有人覺得是畢業論文答辯結束的那一刻,有人覺得是吃“散伙飯”碰杯的那一刻,有人覺得是最后關上宿舍門的那一刻,也有人覺得就是拍完畢業照的那一刻……

國防科技大學氣象海洋學院學員路耀然和何軒航一樣,也屬於最后一種。

他們的畢業照隻利用了學校操場,但是極盡所能擺出了各種各樣的有趣造型。這樣的拍攝,給大家帶來了無限歡樂。可是,當最后一個五角星造型拍攝完成時,躺在草坪上的路耀然心頭突然涌上一陣難過。照片在進行后期處理時,路耀然將這張五角星造型的照片嵌上了一個鐘表,表針指向兩點鐘,那是他們下午上課的時間。

“你總說畢業遙遙無期,轉眼就各奔東西……”路耀然最近反復聽著這首老歌。他自嘲:“那時不聽《同桌的你》,聽懂已是歌中人。”每次看到這張照片,他都會想起下午兩點鐘回蕩在校園裡清脆的鈴聲,會想起一個個學員隊喊著口號擦肩而過,會想起講台上教員激情澎湃的授課,會想起偶爾還在犯困打瞌睡的“我們”。那時,總想著快一點放假、快一點畢業。可現在,他真希望,時間就像照片裡的一樣,永遠停留在那個響著上課鈴的兩點鐘。

對於很多地方大學的畢業生來說,庄重的學士服、復古的學生裝、“大人模樣”的職業裝,都是拍攝畢業照時的最佳選擇。但對於軍校學員來說,一身軍裝就可以撐起一整部“畢業大片”。

海軍工程大學學員劉榮軍在為2019屆畢業學員拍攝畢業照時,就又一次被學長學姐身上的“浪花白”帥到了。“當一排‘浪花白’迎面向你走來時,你會情不自禁地說一句,‘好帥’!”

和很多人一樣,劉榮軍和團隊成員在為畢業學員拍攝照片時,都選擇了學校裡大家經常“打卡”的地方。在后期挑選照片時,他們將每張照片都配上了“青春·畢業季”字樣,還在旁邊加上一句富有詩意的話語。於是,一張張照片就成了一張張精美的海報。

洒下汗水的跑道、蹭上血跡的障礙、越翻越厚的書籍,這是屬於每一個軍校學員的獨家記憶。但是,因為有了印記,這一組照片就被賦予了更加濃厚的情感。

“很多人覺得,大學畢業是青春的終結。但我們拍攝這組照片,並加上這樣的文字,是想告訴大家,終結的只是這一段校園的青春時光。下一段青春,才剛剛開始。”劉榮軍說,“希望大家永遠記得校園裡這份純真的情感。即使青春被時間風干,可一看照片,往事就會躍然眼前。”

“生活需要儀式感,畢業也需要”

藍天下,一架涂有紅十字標識的武裝直升機好似即將起飛。直升機旋翼之下,7名身著空軍迷彩服的學員做著沖鋒姿態,准備“登機戰斗”。

這絕對是一張充滿了“大片”即視感的畢業照。拍攝者任壘,現在是空軍軍醫大學的一名在讀研究生。照片中即將沖鋒陷陣的“一道杠”們,是他的學弟學妹。

接到拍攝邀請時,任壘剛從實驗室出來。走在校園的林蔭路上,他反復思忖著來自學弟的邀請。對他來說,“這是一件大事”。

雖然早已走遍了校園的角角落落,但想要拍攝一組能稱得上是作品的畢業照,“踩點”還是需要下一番功夫。

拍照的前一天,學弟學妹們收到了來自任壘的“畢業照拍攝手冊”。手冊裡,詳細記錄了每一個拍攝地點,每一個地點對應的著裝,每一套著裝該做的動作,以及每一張照片背后的拍攝理念。大家對此頗感意外,“誰都沒想到學長會如此用心”。

“這是他們的重要時刻,我必須要做好。”任壘笑著說。

任壘是2018年本科畢業學員。畢業時的他,忙著繼續攻讀碩士研究生的各種事情,拍攝畢業照的時間一推再推,直到宿舍空空蕩蕩,那組早已在他心中想好了的畢業照也沒能拍成。這成了他心中抹不去的遺憾。

一年之后的拍攝邀約,証明了任壘在校園攝影圈內的小有名氣,更重要的是,對他來說,“這算是一種心理補償”。

前不久,一名地方大學畢業生晒出了自己大學4年的飯菜,成功搶佔了網絡頭條。有網友點贊她的細心,更多網友說那簡直就是“回憶殺”。

任壘把這件事看作這名畢業生的一種“儀式感”。

“生活需要儀式感,畢業也需要。畢業照就是‘儀式感’的集中體現。”任壘說。他希望,在畢業十周年聚會時,能和同學們補拍一次畢業照。

對於軍校學員來說,在4年的軍校生活裡,儀式感並非稀缺物品。第一次穿上軍裝、第一次授銜、第一次參加閱兵、第一次緊急集合、第一次摸槍、第一次拉練……在一次次充滿儀式感的青春記憶中,他們懂得了榮譽、懂得了責任。

如果說這些儀式感在他們生命裡來得猝不及防,那麼,畢業照就是可以讓他們好好准備、大“秀”一次的儀式。在這場儀式裡,他們懂得了別離、懂得了情誼。

學員裴海娜最喜歡學長拍攝的一張照片,是大家穿著白大褂帥氣地走在西京醫院廣場上。照片中,每個人的表情從容自信,步履鏗鏘有力。她說,喜歡這種走路帶風的感覺,“特別酷”。

任壘說,他希望,除了坐在診室裡的一張張“認真臉”,還要讓大家記住新時代軍醫的“驕傲臉”。

其實,真正讓這些學員為之驕傲的,不僅僅是他們身著白大褂時的醫者仁心,更重要的是白大褂之下那一抹亮眼的“天空藍”,是他們即將奔赴座座軍營履行救死扶傷使命的底色。那若隱若現的軍裝衣領,仿佛在時刻提醒著他們:我是醫生,更是軍人。

“硬核是我們的日常,未來戰場才是詩和遠方”

在江耀心中,一年前的畢業就像一個逗號——大學生涯結束,人生的下一段旅程已經開啟。“當我獨自面對生活、經歷風雨后,會發現那時的點點滴滴都成為我腦海中最特別的印記,也給了我很大的鼓勵。”翻看著一年前拍攝的畢業照,江耀說。

一年前的盛夏,陸軍軍事交通學院學員江耀和幾個同學拍攝了一組被網友稱作“硬核”的畢業照。之所以“硬核”,是因為他們身后的鐵甲戰車和運輸飛機,這些讓普通網友“看看就很激動的裝備”,成了他們畢業照的背景。他們臉上的表情,則寫滿了自信。

當得知畢業照被評價很“硬核”時,江耀有點不好意思。但他馬上又自信地說:“硬核是我們的日常,未來戰場才是詩和遠方。”

現在的江耀是第78集團軍某合成旅的一名排長,天天帶著戰士們摸爬滾打。一年前臉上的稚嫩已經被驕陽鍛造成黝黑的保護色,但那份自信,一點沒變。

在這組“硬核”的畢業照裡,江耀最喜歡敬軍禮的那一張。他覺得,這是軍人獨有的表達方式,“是對過去的致敬與告別,也是對未來的憧憬與擔當”。從第一次敬的那個“極其不標准”的軍禮,到畢業時這個已經化為身體本能的軍禮,4年,江耀和同學們在一次次舉起右手的過程中,明白了何謂軍人使命,何謂軍人情懷。

正如他寫在這張照片上的話:“兒女情長,渴望與家人相聚﹔使命在肩,守護著祖國安寧。”兩句話中間,他用鮮紅色的字跡寫上“有我在”。江耀希望,因為“有我在”,祖國能夠安寧。

85年前,兩位青年看到了祖國大地沉重的苦難,創作了一首歌,號召廣大青年學子“快拿出力量,擔負起天下的興亡”。

這首歌,叫《畢業歌》,時至今日仍被廣為傳唱。創作歌曲的兩位青年,便是創作了《義勇軍進行曲》的田漢和聶耳。

85年后的今天,當我們在整理畢業照的來稿時,又一次聽到了這催人奮進的旋律。原來,往事並不如煙!原來,這些看起來還略顯稚嫩的軍校學員早已把這首歌的內涵刻在了心裡。

任憑時光流逝,一代代青年學子的使命內核從未改變——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

軍校學員將校園青春定格在一張張創意無限的照片裡,其實也是將誓言用影像的方式銘刻在心。當他們再次翻閱這一張張畢業照時,就是在翻閱自己的青春,翻閱自己不曾改變的初心。

(責編:陳羽、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