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扣油輪獲釋,美伊博弈持續升級

2019年08月21日09:13  來源:中國國防報
 
原標題:被扣油輪獲釋,美伊博弈持續升級

近期,美伊兩國圍繞油輪扣押事件的戰略角力不斷升級,美國想方設法阻撓伊朗被扣油輪獲釋,伊朗則通過進一步突破伊核協議等舉措向美持續施壓,雙方之間的對抗未來或將進一步加劇,爆發軍事沖突的可能性進一步增加。

美緊盯伊被釋油輪

7月4日,直布羅陀當局在英國海軍協助下扣押伊朗“格蕾絲一號”油輪,宣稱該油輪違反歐盟制裁,違規向敘利亞運送原油。此后,作為回應,伊朗7月19日在霍爾木茲海峽扣押懸挂英國國旗的“史丹納帝國”號油輪,對外宣稱該油輪違反多項規定。伊朗此后提出“以船換船”的方案,要求以英國釋放“格蕾絲一號”油輪為前提條件,釋放“史丹納帝國”號油輪,遭到英國拒絕。

8月15日,直布羅陀當局宣布,由於伊朗作出正式書面保証,承諾不會在任何受歐盟制裁的國家卸載“格蕾絲一號”油輪所載原油,因而決定釋放“格蕾絲一號”油輪。直布羅陀首席大臣皮卡爾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格蕾絲一號”油輪一旦做好必要的后勤准備,便可以離開。而伊朗則對外宣稱,直布羅陀當局聲稱伊朗作出保証只是為了“保住面子”,“伊朗沒有為確保獲釋而作出‘格蕾絲一號’不去敘利亞的保証”。

美國政府對直布羅陀當局釋放伊朗被扣油輪的做法極度不滿。早在直布羅陀當局宣布釋放被扣油輪之前,美國政府便一直尋求延長油輪扣押的時間。在消息公布當日,美國國務院宣布禁止“格蕾絲一號”油輪全體船員獲得美國簽証或入境美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發表“推文”警告稱,如果“在與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有關聯的船隻”(指“格蕾絲一號”)上當船員,將影響船員入境美國。美國國務院一名不願公開姓名的官員表示,即使直布羅陀當局不支持美方延期扣押伊朗油輪,無論油輪“格蕾絲一號”去向何處,“我們都會像雲一樣緊隨著它”。

在消息公布翌日,美國哥倫比亞特區聯邦地區法院對“格蕾絲一號”油輪發出“扣押令”,稱該油輪參與了“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非法使用美國金融系統支持伊朗向敘利亞非法運送石油”的計劃。美國法院指出,由於違反《國際應急經濟權力法》並涉嫌銀行欺詐、洗錢和遂行恐怖主義,“格蕾絲一號”以及船上210萬桶原油和一筆99.5萬美元連帶資金應予罰沒。對於是否執行美國法院的“扣押令”,英國和直布羅陀當局迄今尚未表明立場。

伊強硬反制對美施壓

對於美國政府“窮追”油輪扣押事件的做法,伊朗政府近期主要從3個方面進行回擊。

一是高調展示“重大勝利成果”。在直布羅陀當局宣布“格蕾絲一號”獲釋的消息后,伊朗外長扎裡夫第一時間在社交媒體上表示,美國針對伊朗的“經濟恐怖主義”已經失敗。扎裡夫指出,美國通過“經濟恐怖主義”無法達成既定目標,便試圖濫用法律,在公海上盜取伊朗的財產,“這一海盜行徑顯示出特朗普政府對法律的蔑視”。關於“格蕾絲一號”的航行計劃,伊朗官方宣布,伊朗下步將派一批新船員趕赴該油輪,並懸挂伊朗國旗(此前懸挂的是巴拿馬國旗)起航,並將油輪更名為“阿德裡安·達裡婭”號。

二是指責美國“禍害”海灣地區。伊朗外長扎裡夫近日表示,美國向中東地區盟友出售大量先進武器,將海灣地區變為“火藥桶”。今年5月,美國政府繞開國會審議程序,以“支持盟友促進中東穩定,以及協助有關國家威懾和防御伊朗”為由,推動對約旦、阿聯酋和沙特的軍售,並宣稱推遲相關軍售計劃將對上述國家的國防建設造成嚴重影響。扎裡夫對此評論道,“擁有100萬人口的阿聯酋(在軍事採購上)花了220億美元,沙特則花了870億美元”“中東地區國家目前面臨的威脅主要來自美國及其盟友,該地區未來將成為隨時可能爆炸的火藥桶”。

三是再次突破伊核協議限制。根據2015年達成的伊核協議,伊朗可以擁有總量為300公斤、豐度不超過3.67%的濃縮鈾。伊朗原子能組織發言人卡邁勒萬迪近日對伊朗學生通訊社表示,伊朗具備生產濃縮鈾的良好能力,庫存已達370公斤。伊朗已將370公斤鈾濃縮至4.5%的豐度,伊朗沒有義務把重水限制在130噸以內,盡管伊朗重水出口規模不大,但擁有包括歐洲和非歐洲國家在內的多樣化市場。另據伊朗外交部消息,為進一步向美國及部分歐洲國家施壓,伊朗將從今年9月起,開啟新一階段的伊核協議退出行動,將濃縮鈾的豐度提高到20%。

短期難有緩和

從當前情況看,經過一個多月的發展演變,油輪扣押事件目前已進入關鍵時期。一方面,英國因忌憚該事件可能加劇同伊朗等國的矛盾,指使直布羅陀當局主動向伊朗做出讓步,以期為“史丹納帝國”號油輪獲釋贏得主動,在破解波斯灣地區當前緊張局勢的同時,從美伊戰略博弈中“脫身”。另一方面,伴隨著英國的“戰略收縮”,美伊兩國在油輪扣押事件中的矛盾進一步凸顯和激化,導致該事件非但沒有得到較好解決,反而可能因為美伊對抗升級而朝著更為不利的方向發展。

在美國持續推進“極限施壓”政策、伊朗經濟陷入困局的情況下,伊朗通過近期的對美施壓反制舉動表明,外交孤立、經濟施壓和軍事威懾並不足以讓伊朗屈服,伊朗仍能夠利用美國與盟友在中東問題和伊核協議上的隔閡與對立,找到破解孤立局面的方法,扭轉戰略博弈的被動局面。此外,伊朗對美國盟友加大軍事採購力度的指責表明,其對美在中東構建反伊軍事同盟的相關動向高度關注,未來不排除採取更為強硬反制舉措的可能。

雖然美伊兩國當前無意爆發全面軍事沖突,但在雙方戰略博弈參與力量日趨多元化、潛在風險點不斷增加的背景下,美伊兩國因誤判而擦槍走火的幾率越來越大,雙方戰略博弈“失控”的風險也越來越高。如果美伊兩國難以在伊核問題以外的其他議題(如阿富汗問題等)上找到突破、雙方繼續奉行“戰爭邊緣”政策,美伊和解的希望將愈加渺茫,中東地區的安全形勢也可能進一步惡化,甚至滑向戰爭的深淵。

(責編:陳羽、黃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