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9日,土耳其武裝部隊針對敘利亞北部庫爾德控制區的“和平之泉”軍事行動正式開啟——

土耳其三度出兵,中東亂局難解

2019年10月17日10:48  來源:中國國防報
 

10月10日,敘利亞北部拉卡省泰勒艾卜耶德遭襲后冒出濃煙。

10月10日,在土耳其努賽賓,一處建筑物遭遇來自敘利亞境內的炮擊后受損。

10月14日,土耳其國防部長阿卡爾表示,土耳其武裝部隊已控制敘利亞北部邊境城鎮泰勒艾卜耶德和拉斯艾因。此前,土武裝部隊發起針對敘北部庫爾德控制區的“和平之泉”軍事行動,稱將沿土敘邊境建立寬30公裡的“安全區”。這是繼2016年“幼發拉底河盾牌”和2018年“橄欖枝”軍事行動后,土耳其四年之內第三次對敘利亞北部用兵,引起有關各方高度關注。

土耳其再出兵,強硬之中暗藏隱憂

此次“和平之泉”軍事行動,土耳其調動原先部署於敘利亞西北部阿勒頗省、伊德利卜省以及阿夫林地區的“敘利亞自由軍”約1.4萬人,加上土耳其正規軍約8萬人,西起幼發拉底河流域,東至伊拉克邊境,沿土敘邊境四路並進,可謂聲勢浩大。土方宣稱將強行在敘利亞境內建立一塊長約500公裡、寬30公裡的“安全區”,並將在此區域內建設20個小城市,150個城鎮,用於安置因敘利亞內戰而逃亡至土耳其的300多萬難民。

面對土耳其的凶猛攻勢,庫爾德武裝首先選擇避其鋒芒,主動全線后撤14公裡,同時發出緊急戰爭動員,號召所有民眾積極應召抵抗入侵。聲明中,敘利亞庫爾德人組織宣稱:土耳其的進攻,將流盡數千無辜平民的鮮血……

一方是裝備精良的土耳其正規軍,一方是久經戰陣的庫爾德武裝,較量注定是激烈的。從目前情況看,由於敘東北部地勢較為平坦,庫爾德武裝所擅長的城鎮巷戰和山區游擊戰難有用武之地,但土耳其要在敘利亞境內建立並長期維持“安全區”的難度也相當之大。具體來看:

首先,土耳其越境打擊之舉嚴重侵犯敘利亞的主權和領土完整,從道義上很難立得住,容易招致國際社會的譴責。其次,建立難民的“安置區”貌似有理,但從經濟上難以實現。目前,土耳其國內經濟增長乏力,貨幣貶值,失業率高企,在這種情況下,總統埃爾多安要從國會獲得大量撥款難於登天。再者,土軍行動必然引起庫爾德武裝強力反抗,陷入持久戰的泥潭。土武裝力量跨過邊境后,庫爾德武裝便開始“絕地反擊”。據外媒報道,庫爾德武裝以攻為守,向土耳其南部地區傾瀉了數百枚導彈、火箭彈和炮彈,造成大量人員傷亡。

此外,土耳其此次出兵還埋藏著一個重大隱患,就是如何處理此前關押在敘北部的一萬多名“伊斯蘭國”俘虜。在軍事打擊下,如果庫爾德武裝不再具備看管這些俘虜的能力,導致部分俘虜成功“越獄”,將對該地區的安全穩定帶來重大變數。

美國政府頻頻變臉,矛盾之中盡顯尷尬

土耳其對庫爾德武裝開戰,全世界最矛盾最尷尬的莫過於美國。畢竟,一個是北約盟國,一個是並肩反恐的戰友,支持哪一方都是問題。因此,針對土耳其此次發起的軍事行動,美總統特朗普多次發表前后矛盾的表態。

10月6日,在埃爾多安放言即將發起軍事行動后,美國白宮回應稱,美軍方對土耳其即將進入敘北部展開軍事行動“不支持、不參與”,美軍將從相關區域撤出。對此,媒體的普遍反應是,特朗普已出賣庫爾德人,對土軍事行動“開綠燈”。在被貼上“出賣庫爾德盟友”標簽的輿論壓力下,特朗普隨后又轉變話鋒,稱如果土耳其軍事行動“過度”,將“徹底摧毀土耳其經濟”。10月8日,特朗普又稱贊土耳其是“美國的一個重要貿易伙伴”,同時還為自己拋棄戰友尋找借口,稱庫爾德人“是在自己的土地上幫助我們,這是另外一回事”。10月10日,特朗普表示美國有意出面調停當前土在敘北部對庫爾德武裝展開的軍事行動。他同時警告土耳其如行動“過線”可能招致美國制裁。

特朗普頻頻變臉,在很大程度上反映出美國的尷尬。從全球戰略而言,目前美國處於戰略收縮時期,撤軍是明智之選,正好可以把包袱甩給別人,真正踐行“美國優先”,從而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鞏固票倉。但同時,美國的霸權思維及“全球警察”的角色定位存在強大的慣性,許多人對於不再插手中東事務、降低在中東地區的影響力仍然極其不適應,特別是放棄對反恐戰友的承諾和保護,更會引發美國人對聯盟戰略在未來失效的擔憂和焦慮。

伊朗緊急進行軍演,示強信號耐人尋味

10月9日,在土耳其發起越境打擊軍事行動當天,伊朗總統哈桑·魯哈尼呼吁土耳其保持克制。同時,伊朗陸軍數個旅緊急戰備拉動至毗鄰土耳其的邊境舉行實彈演習。據伊朗媒體報道,參演部隊是在午夜時分緊急收到通知。5個小時之后,包括快速反應部隊、陸軍航空兵以及數個陸軍旅的數萬部隊就集結完畢,向西北邊境開拔,並在隨后進行大規模演習。

魯哈尼表示,現階段土耳其解決其南部邊境安全的辦法不符合俄土伊三國協議,在敘土邊界建立“安全區”的唯一方案是敘利亞軍隊重新進駐。此后,伊朗官方還呼吁,安卡拉選擇的道路不符合地區利益,一旦動武,將無法保証土耳其的安全問題。可以說,伊朗發出了十分明確的警告。

作為中東地區的一個大國,伊朗在這個敏感時刻,突然在土伊邊境進行軍演,其威脅的意味十分明顯。如果土耳其軍隊長驅直入,長期佔領敘利亞大片領土,甚至同敘政府軍直接交火,那麼伊朗軍隊的反應就一切皆有可能了。日前,伊朗國家石油公司一艘油輪在沙特附近海域遭導彈襲擊,目前情況尚不明朗。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中東亂局還將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各方的競爭博弈將進一步加劇。

(責編:實習生(凌博)、陳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