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人更不能止於“眼前的苟且”

2016年04月12日08:33  來源:中國國防報
 

近日,許巍的新歌《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引爆了朋友圈,吸引了眾多聽眾。歌曲旋律動人固然是重要因素,但更多的是歌詞戳中了人們柔軟的內心。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巴金的表達更加通俗:人不隻靠米活著。保家衛國的使命決定了軍人更應如此。拿破侖有句名言:“如果你是軍人,心裡隻能裝著你的國家和你的敵人。”當前,我國面臨的安全形勢復雜嚴峻,堅決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保障國家和平發展的重任緊迫而艱巨。作為軍人,絕不能止於“眼前的苟且”,必須牢記強軍使命,始終枕戈待旦,加緊練兵備戰。

我們常說,和平是軍人最大的功勛,其實和平也是軍人精神上最大的“敵人”。和平的環境猶如徐徐吹動的暖風,讓一些軍人解開了抵御嚴寒的外衣紐扣。如果因此看不到遠處的硝煙,而淡忘了肩負的使命,放慢了備戰的腳步,在國際軍事競爭中就會落伍掉隊,因為敵人也在虎視眈眈地盯著我們。

然而,一些人面對改革“棋盤”的變動,首先想出路、找后路、謀退路,而不是鑽打贏、練打仗﹔有些人面對職務晉升的“黃金期”,選擇的是安居而不是敬業,追求的是落戶而不是落實﹔還有的面對繁雜的事務厭煩敷衍,好高騖遠而不腳踏實地,曾經的強軍報國夢已然拋之腦后。正如劉震雲在《一地雞毛》中所說,很多人在單位的是是非非、恩恩怨怨中消磨了激情,在家庭生活的雞毛蒜皮中遠離了最初的理想軌道。

隻有“不止眼前的苟且”才會有“詩和遠方”。伏爾泰曾經說過:“使人疲倦的不是遠處的山,而是鞋裡的一粒沙子。”盯著眼前,即使很小的障礙物也會遮蔽視線﹔眺望遠方,才能看到廣闊的天空。不可否認,需求不同則崗位不一,有前方就有后備,有留下也會有離開。也不用回避,“最后一站”是不少省軍區系統干部當前面臨的結局,又何嘗不是大多數官兵未來必須面對的現實。“金字塔”式的組織結構決定了處在塔尖的只是少數,如果因此失去干事創業的動力,強軍大廈的根基誰來鞏固?改革強軍的事業誰來完成?每名軍人都應看到,雖然革命分工不同,但使命責任相同﹔當官可能有盡頭,但事業卻無止境。鄭板橋60歲時只是山東濰縣的一名知縣,但他從未嫌官小,一心為民請命,深受百姓愛戴。后因開倉放糧救濟百姓而觸怒上司被免官,臨行前洒脫題詩“烏紗擲去不為官, 囊橐蕭蕭兩袖寒。寫取一枝清瘦竹, 秋風江上作漁竿。”滕子京即使被貶,依然“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俱興”。

有人說,平庸的人隻有一條命,叫性命﹔優秀的人有兩條命,即性命和生命﹔卓越的人有三條命,性命、生命和使命。使命讓軍人卓越,不辱使命才會讓軍人崇高。每一名軍人都應以強軍為己任,以打贏為追求,從軍務軍、在武精武、主業主抓,始終保持銳意進取的勇氣、敢為人先的銳氣、蓬勃向上的朝氣,爭當改革強軍的推動者和實踐者。(陳大昊)

(責編:單清偉(實習生)、黃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