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不容篡改 法律不容濫用

2016年07月15日09:04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歷史不容篡改 法律不容濫用

7月14日,國務委員楊潔篪就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作出所謂裁決接受中央媒體採訪,全面闡述中方有關立場主張。全文如下:

記者:7月12日,菲律賓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作出所謂裁決,企圖否定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中方隨后發表了關於應菲律賓共和國請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所作裁決的聲明、關於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的聲明和《中國堅持通過談判解決中國與菲律賓在南海的有關爭議》白皮書,表明了我國對仲裁庭所謂裁決不接受、不承認的嚴正立場,並重申了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您如何看待這個所謂的南海仲裁庭作出的裁決?

楊潔篪:日前,南海仲裁案仲裁庭作出所謂裁決。這一裁決完全是非法的、無效的。中國政府已經發表了有關聲明和白皮書,表明了我們堅決反對仲裁和不接受、不承認裁決的嚴正立場。中國社會各界和廣大民眾堅決擁護和支持中央政府的立場,紛紛在報刊、電視以及短信、微信、微博等網絡平台發表文章和觀點,表達了反對非法仲裁、維護主權權益的鮮明態度。

南海仲裁案由始至終就是一場披著法律外衣的政治鬧劇,其背后有著不可告人的圖謀。某些域外國家妄圖借仲裁案否定中國的南海主權權益,甚至拉幫結派,要在國際社會孤立、抹黑中國,牽制中國的和平發展,但他們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害人不成反害己。必須指出,仲裁案違反國際法治精神,危及地區和平穩定,損害國際社會利益,對此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看得很清楚。目前有70多個國家和國際、地區組織發表聲明,對中國的立場表示理解和支持,這足以說明國際社會對這場政治鬧劇的態度,也足以說明某些國家圍堵、抹黑中國的陰謀失敗了。

主權問題是中國的底線。中國雖大,但老祖宗留下來的基業一寸都不能丟。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是在兩千多年的歷史實踐中形成的,有著充分的歷史和法理依據,絕不是滿紙荒唐言的所謂裁決所能否定的。仲裁裁決抹殺不了歷史事實,否定不了中國在南海的權益主張,更動搖不了我們維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的決心和意志。中國不接受、不承認裁決的立場不會改變,同時,中國將繼續堅定走和平發展道路,堅持通過談判協商解決在南海的有關爭議,堅持發展與周邊國家的睦鄰友好和互利合作,共同維護南海地區的和平穩定。

記者:為什麼說菲律賓提起仲裁違反國際法?

楊潔篪:國際法治的基本要求是依法行事。中菲南海爭議的核心是領土問題和海域劃界問題。對於領土問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根本管不著。對於海域劃界問題,中國早在2006年就根據《公約》規定作出聲明,排除適用《公約》爭端解決機制。菲律賓阿基諾三世政府單方面提起仲裁的行為,違反中菲多年來達成的通過談判解決南海有關爭議的雙邊協議,違反中國與包括菲律賓在內的東盟國家於2002年簽署的《南海各方行為宣言》,違反國際法,違反《公約》。這一仲裁自始至終都是非法的,不能同國際法劃等號。

記者:為什麼說仲裁庭喪失了公正性和合法性?為什麼說仲裁裁決是非法無效的?

楊潔篪:從仲裁庭的組成來看,大部分成員是由右翼色彩濃厚、一心推動突破戰后體制的日本籍時任國際海洋法法庭庭長柳井俊二指定的。此外,個別仲裁員和專家証人還在審理過程中推翻自身以往長期堅持觀點,為菲方說項。任何明眼人都能看出其中的貓膩。

仲裁庭不顧中方表達的嚴正立場,任意擴大管轄權,完全無視南海的歷史和現實,曲解《公約》有關規定,從一開始就把《公約》這本經念歪了,其越權、擴權作出的非法裁決自然非法無效。仲裁庭代表不了國際法,更代表不了國際公平和正義。

記者:裁決結果對中國的南海斷續線有何影響?

楊潔篪:歷史不容篡改,法律不容濫用。中國在南海的主權、權利及相關主張是在中國人民千百年來的歷史實踐中逐漸形成和不斷發展起來的,並且一直為歷屆中國政府所堅持。早在1948年,中國政府就在公開發行的官方地圖上標繪了南海斷續線,確認了中國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的主權和相關海洋權益,這是不容置疑的歷史事實。中國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締約國,中國當然享有《公約》規定的權利。中國在南海權益主張遠早於《公約》簽署的時代,它不可能被《公約》所否定,更不可能被一紙謬誤百出的所謂裁決所否定。中國在南海的主權和海洋權益受到國際法和《公約》的雙重保護。

記者:南海仲裁案裁決公布后,中國將如何維護在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

楊潔篪:南海是中國人民的祖宗海,是吾祖吾宗用智慧和生命開拓出來的基業。中國政府捍衛南海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的決心是堅定不移的。中國人民不覬覦他國利益,不嫉妒他國發展,但絕對不會放棄我們的正當利益,任何外國不要指望我們會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們會吞下損害我國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苦果。中國政府和人民將繼續團結一心,眾志成城,以實實在在的行動堅定捍衛屬於我們的每一寸領土、每一片海域。

記者:中國不接受、不承認菲律賓南海仲裁案的裁決,外界有人稱中方不遵守國際規則,認為中國改變了和平發展的政策。請問您怎麼看?

楊潔篪:菲律賓南海仲裁案違反中菲雙邊協議,違反《南海各方行為宣言》所體現的地區規則,違反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內的國際規則。而中國針對仲裁案採取的立場完全符合國際法,這個基本事實在中國政府的一系列立場文件中已充分說明。對這一基本事實進行歪曲,並以此竭力對中國進行抹黑,再次暴露了仲裁的本質,那就是某些國家假國際法之公名,謀取其私欲的鬧劇。

中國始終是國際和地區秩序的維護者、建設者、貢獻者。70多年前,中國直接參與設計建立了戰后國際秩序。70多年來,中國始終維護以聯合國為核心、以《聯合國憲章》宗旨和原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堅定維護和促進國際法治。中國將與各國一道,繼續維護好、建設好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

仲裁案絲毫不會動搖中國走和平發展道路的決心。中國選擇走和平發展道路不是權宜之計,而是順應時代潮流和自身根本利益作出的戰略抉擇。中國堅持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發展同世界各國的友好關系,不斷深化與周邊國家的互利合作和互聯互通,堅持通過談判協商解決有關領土和海洋劃界問題,堅定捍衛周邊地區和平與穩定。

記者:南海仲裁案將對中國-東盟關系造成什麼影響?您對中國-東盟關系發展前景有何期待?

楊潔篪:南海問題不是中國和東盟之間的問題。東盟一向承諾在南海問題上持中立立場,不介入具體爭議,因此不應該在仲裁有關問題上選邊站隊。中國和東盟國家始終就南海問題保持著坦誠友好的溝通,願意全面、有效落實《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繼續通過對話協商保持南海的和平穩定,同時穩妥推進“南海行為准則”磋商進程,爭取在協商一致基礎上早日達成“准則”。中國將繼續與東盟有關直接當事國保持溝通和磋商,妥善處理南海有關爭議。中國的願望是真誠的,政策是一貫的。

中國和東盟關系發展良好,前景廣闊。今年是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系的25周年。25年來,中國-東盟關系經受了各種考驗,合作碩果累累。雙方貿易額從25年前的不足100億美元上升至近5000億美元。中國和東盟互為重要貿易伙伴。雙方關系的發展給地區各國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利益,樹立了大小國家平等相待、共謀發展的成功典范。

今年9月,中國領導人將出席在老撾舉行的中國-東盟建立對話關系25周年紀念峰會,同東盟各國領導人一道,為雙方關系未來發展勾畫藍圖,加強戰略溝通,深化政治互信,加強務實合作,推進人文交流,實現互利共贏的和平發展。

記者:您如何看待中菲兩國關系的未來?

楊潔篪:中菲是隔海相望的近鄰,兩國有著上千年的友好交往歷史。近年,由於菲律賓前政府在南海問題上對華採取敵視政策,執意單方面提起南海仲裁案,使中菲關系遭遇嚴重困難。仲裁案違背中菲達成的共識和國際法,違背兩國和兩國人民共同利益,是阻礙中菲關系改善的主要政治障礙。我們希望菲新政府從中菲共同利益和兩國關系大局出發,妥善處理有關問題。隻要中菲都堅持《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原則和精神,通過對話協商妥善處理分歧,堅持互利友好合作,就一定能為兩國關系開辟美好未來。

記者:如何看待域外國家頻繁插手南海問題,中國將如何應對這一局面?

楊潔篪:仲裁案是域外國家插手南海問題的一個典型反面案例。南海問題是南海沿岸國之間的問題,理應由當事方通過和平方式談判解決。長期以來,在中國和東盟有關國家的共同努力下,南海保持了持久的和平穩定,為本地區發展和繁榮奠定了基礎。

近年來,一些域外國家出於一己之利,打著“航行自由”、“維護地區和平”的幌子,頻繁介入、插手南海問題,導致南海局勢有所升溫。他們這些做法是非常不負責任的,已經成為影響南海和平穩定的主要風險源。

我們始終認為,中國和南海周邊國家完全有智慧、有能力管控好分歧,將南海建設成為和平、合作、友誼之海。當然,我們也從來不排斥域外國家在南海地區的合法權益。我們是這麼講的,也是這麼做的。希望有關國家尊重中國和南海周邊國家的自主選擇,多做有利於維護南海和平穩定的事情,而不是相反。

記者:中國解決南海問題的思路是什麼?

楊潔篪:中國堅持走和平發展道路,堅持“與鄰為善、以鄰為伴”的周邊外交政策,堅持通過談判磋商和平解決爭議。得益於這一政策,新中國成立以來,中國與14個陸地鄰國中的12個依據歷史事實和國際法的基本准則,通過雙邊磋商與談判,解決了歷史遺留的邊界問題,劃定和勘定長度達2萬多公裡的邊界線,佔總長度的90%以上。此外,中國和越南通過談判協商劃定了兩國在北部灣的海洋界線,中國和韓國也已啟動黃海海域劃界談判。

作為地區大國,中國深知維護地區和平穩定的重要意義和自身責任擔當。中國一向堅決反對有關國家對中國南沙群島部分島礁的非法侵佔及在中國相關管轄海域的侵權行為。同時,中國願與直接當事國在尊重歷史事實基礎上,依據包括《公約》在內的國際法,通過談判和平解決有關爭議。中國願同有關國家積極商談爭議解決前的臨時安排,包括在南海相關海域進行共同開發,實現互利共贏,共同維護南海的和平穩定。

(責編:黃子娟、楊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