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戰區某旅副參謀長轉業前夕請纓帶隊赴大漠演習

2017年04月18日08:18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轉業在即,他主動請纓帶隊赴大漠參加演習

西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副參謀長劉鵬,在改革調整中被確定為轉業對象后,主動請纓赴大漠參加演習——

“讓我最后一次出征”

4月上旬的一天上午,西部戰區空軍雷達某旅舉行出征儀式。

旅領導宣布機動作戰命令、進行戰前動員后,帶隊領導、旅副參謀長劉鵬表態發言:“……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戰斗精神,堅決完成任務!大家有沒有信心?”

“有!有!有!”參演官兵誓言響徹雲天。

隨即,劉鵬下達登車、出發命令!指揮車、雷達車、油機車、保障車排成“鐵龍”,滾滾駛向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

指揮車行駛在綿延沙丘間,副駕駛位置上的劉鵬靜靜望著無邊無際的黃沙,這是他2012年任副參謀長以來,第8次帶領機動分隊執行作戰演習任務,也是最后一次。

此次參加上級戰術演習,是年度軍事訓練計劃的安排,年初制訂計劃時,旅裡決定讓機動外訓經驗豐富的劉鵬擔任帶隊領導。然而,4月4日,43歲的他按照改革調整要求被確定為轉業對象。當旅領導找他談話時,他說:“擁護改革不能隻停留在空洞表態上,當改革改到自己頭上時,不能退縮逃避。”

劉鵬是個西北漢子,面對這次軍旅急轉彎,雖然表態時干脆爽快,其實他的心裡還是有些不舍。他1993年8月招飛入伍,1995年6月停飛,1996年7月軍校畢業后分配到邊疆,而后在駐地成家落戶,從此就在這裡扎下了根。突然要離開,擱誰身上心裡都不好受。

但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走和留都是改革需要。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劉鵬向旅領導表明心意:“按計劃,本月將進行機動作戰演習,我希望還是讓我帶隊完成,請旅黨委批准!”

讓劉鵬帶隊,旅領導最放心。帶領機動分隊執行任務,部隊處於流動狀態,而且往往相對獨立,加之演訓任務重、條件艱苦,人員、裝備安全壓力大,沒有“兩把刷子”還真拿不下來。近年來,劉鵬帶隊執行任務,次次出色完成,多次受到上級肯定。

考慮到劉鵬已經被確定為轉業對象,這個時候還讓他沖鋒在演訓一線,旅領導不太忍心。

劉鵬的話情真意切:“我在邊防干了21年,這一走或許就再沒有機會參加演習了,就讓我最后一次出征吧!”

旅裡最終答復:同意劉鵬帶隊執行任務。

伴著遮天蔽日的沙塵暴,部隊摩托化行軍近600公裡,劉鵬帶領機動分隊趕到被稱為“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瑪干沙漠腹地。這裡無電無水,生活給養供給不便﹔帳篷內白天高溫難耐,晚上又氣溫驟降,凍得人腦門發疼。四五月份,正是沙塵暴頻發季節,常常是一張口灌滿嘴沙。劉鵬白天和官兵一起頂著風沙訓練,晚上和大伙一起住帳篷、睡通鋪,在演兵場立起黨員干部的標杆。

部隊剛剛進駐,雷達就出現信號輸入故障,在無支援保障的情況下,劉鵬帶領技術骨干搶修兩天兩夜,終於在演習展開前排除故障,確保部隊准時擔負戰備任務,第一時間將空情准確上報到指揮所。在針對性訓練和實兵合練中,他們共掌握“敵”情12批、20架次,受到指揮所通報表揚。

伴隨著架架戰機呼嘯而起,演習進入白熱化。雷達陣地上天線旋轉,油機轟鳴﹔野戰指揮所內,劉鵬沉著應對,認真處理每一批空情。

“演習結束之際,將是我脫下軍裝之時。”劉鵬對記者說,要借此次演習,為我的軍旅生涯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曹傳彪 趙潮 尚宗昌)

(責編:王璐(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