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部鍛造尖刀團隊歷程 

2017年05月02日10:31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這樣一幅航線圖,令人過目難忘。

它,陳列在該部榮譽館的入口處,靜靜地訴說著歷史,見証著輝煌。這些航線密密麻麻,交錯延伸。

這,是勇敢者的航跡,也是拓荒者的足跡。

如今,他們加裝創新的引擎,目光投向深藍的大海、廣袤的太空……

(一)

留白,是無知者的有畏﹔盲區,是探索者的原點。

前幾年,一場實戰化演練在西北大漠打響,首次參加對抗的副參謀長徐幼兵鉚足干勁,想大干一場。孰料,幾個回合下來,徐幼兵有勁卻使不上——對手利用裝備優勢,不斷實施中距攻擊,讓人看不到摸不著打不上。

這就是盲區!平時一味加強自身優勢項目的訓練,卻忽略了自己的盲區。

痛定思痛,知“恥”后勇。那段時間,徐幼兵像“瘋”了一樣,找來所有視頻,“昏天黑地”地看、記、想、悟、寫,一架次一架次復盤數據。隨著盲區的減少,勝利逐漸露出端倪。

又一次戰斗如期打響。九天之上,徐幼兵緊盯空中態勢,與僚機默契協同,使用戰術擺脫“敵”雷達,回轉對向“敵”機並快速截獲,成功發射兩枚導彈,一雪前“恥”。

前些年,部隊飛到某遠海島礁,創造了多個歷史第一。就在少數官兵沾沾自喜的時候,時任政委陳義鵬的一句話振聾發聵:“兵力到達不等於沖得上、打得贏,我們離實戰的標准還很遠。”黨委會上,一班人反躬自省,查找出“高空越飛越低,低空越飛越高”等16個問題。

盲區找到了,怎麼辦?練,按實戰來練!按照大綱上限施訓,低空飛到最低、實彈打到邊界、遠海飛到盡遠,全年訓練時間中,各種高“含戰量”的訓練比重增加到85%以上。

以往,對抗訓練多在同型機之間進行,“知己”卻不“知彼”。該部著眼破除任務與訓練之間的“空窗期”,與海航某部展開異型機對抗,與多家單位建立聯訓機制,設置任務課題,登門請教、跟班見學。如今,異型機對抗越來越常態化,覆蓋到每一名飛行員。

盡管該部多次在對抗空戰中奪冠,但他們敏銳地注意到,贏得對抗遠非結束,未來戰爭也遠非人與人、飛機與飛機之間的簡單對抗,而是體系與體系的對抗。在當時,很多人對“體系”還停留在概念層面,其余一無所知。

雷區敢蹚,盲區敢闖!副部隊長陳志德說:“信息時代,訓練模式、技術手段、作戰樣式瞬息萬變,不要諱言自己的無知,相信一點點突破飛行的‘盲區’,才能一點點窺見勝利的‘真容’。”

上至該部領導,下至普通飛行員,每個人都動起來,聯系合訓單位,與上級機關溝通協調,積極展開協同訓練。

海軍艦艇、地導部隊、雷達部隊……訓練要素越來越齊,對抗越來越激烈,部隊戰斗力也在悄然升級。近年來,他們創新出單一機型戰術對抗、不同機型“紅藍”對抗、多兵機種體系對抗等3種組訓模式,作戰訓練空間得到大大拓展。

(二)

傳統的破冰船,靠自身重量來壓碎冰塊,設計十分笨重,而且成本昂貴。有一位科學家打破固有思維,變向下壓冰為向上推冰,依靠浮力從冰下向上破冰,節約了大量成本。

可見,打破常規常有意外驚喜,突破束縛才有無限可能。從秦始皇北筑長城到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從二戰中的機械化縱深作戰到今天美軍“快速主宰”理論的出籠,都是生動的例証。

凝視該部的航線圖,一段硝煙彌漫的航跡發人深省。上個世紀50年代,該部率先打破常規,首次實行“一員挂帥,三員協同”的指揮制度,在5年時間內連續擊落擊傷敵各型飛機6架、迫毀1架,創造了同一時期空軍部隊防空作戰戰果的最高紀錄。

勝利的航跡正是來源於不拘泥於固有思維,敢於沖破束縛。

對此,該部飛行員宋輝深有體會。2013年,空軍對抗空戰競賽性考核,年僅30歲的宋輝殺入異型機終極對決。論裝備,對手雷達探測距離遠、電子干擾能力強﹔論經驗,對手飛行時間長、任務經歷豐富。

毫無勝算?未必!攻其不備,出其不意。戰斗一打響,宋輝打破在中距“躲躲藏藏”的常規思維,抓住對手在中距防備鬆散時機,發揮裝備極限性能,冷不防發射導彈,一舉命中!

經過3輪較量,他以劣勝優,將兩型異型機挑於馬下,奪得“金頭盔”。

“以劣勝優並不是靠運氣。”副部隊長陳志德介紹,宋輝在平時討論戰術戰法時,並沒有人雲亦雲,經常語出驚人,敢於打破固有思維。

推陳才能出新,打破而后能立。採訪期間,記者正好趕上該部實施跨晝夜飛行。

“我至少打你個3︰1。”“誰勝誰負未可知。”迎面走來兩個激烈“爭吵”的飛行員鄭世帥和曹登科。通過飛參判讀,結果大跌眼鏡。得分高的鄭世帥卻輸給得分低的曹登科。原來,該部已把原來“得分制”改為“擊落制”,曹登科率先發射並命中對手,鄭世帥得分無效。

一旁觀戰的飛行三大隊大隊長王精奇點評說:“戰場上,敵人不會給你重新再來的機會,要麼命中要麼被摧毀。”

從保持高度差到逐步取消高度差、從得分制改為擊落制……

常規一次次被打破,航跡一點點拓展,勝利也在一步步接近。

(三)

思多遠,方能行多遠。善弈者,關鍵要比對手深謀一層、多想幾步。

有一次,南方某陌生機場,鄭晨光駕機順利著陸,這是該部首次在該機場駐訓。此次駐訓不同於以往,空域環境陌生、實施難度大、安全風險高,困難重重,但鄭晨光和戰友胸有成竹。

“自信源於前幾年的‘自找麻煩’。”

那一次,他們接到上級命令,赴該機場執行機動轉場任務。

一無資料、二無經驗。還要一天時間內完成起落並返航。

問題一出,眾說紛紜,很多人意見偏向於先摸摸底,完成任務,以后再深入探索。

一向穩重的部隊長張家魁卻提出不同意見,機會難得,不能簡單滿足於完成起落,一旦條件允許,加入其他作戰課目,把架次效益最大化。

“還要自我加壓?”

“不能只是為了任務而訓練。過幾年,我們可能會來駐訓,再過幾年,我們可能……” 張家魁勾畫出的航跡,讓大家心生向往。

於是,他們在原有任務基礎上加入突防突擊、聯合防空等多個作戰課目,並向兄弟單位搜集大量資料,形成一整套的駐訓方案措施,為后來的駐訓打牢了基礎。

該部多年前列裝的新型三代戰機,如今已經成為三代機中的老機。隨著中國空軍武器裝備的逐步更新換代和兄弟部隊戰斗力的成長,部隊領導清醒認識到,他們已經不再是一枝獨秀,面對“前有標兵林立、后有追兵無數”的局面,唯有思想“更上一層樓”,才能確立新的領跑優勢。

為此,當很多人僅把“信息網”當作“辦公網”來用時,他們就依靠通信基礎網絡和某信息系統,建成集成一體、高速交互的信息網絡,自主開發戰術對抗模擬訓練系統,實現了異地分布式對抗、大機群模擬空戰、多兵種虛擬集成。

當“大數據”只是“熱詞”時,該部早已建立“戰法數據庫”,對歷年執行過的大項任務戰法成果進行收集匯總,利用兄弟單位駐訓期間,上門討教,定期交流,實現資源共享,持續擴充飛行員的“腦容量”。

那年,某新型通信設備完成改裝后開發使用不夠,該部飛行員主動請纓,組織設備驗証試飛小組展開研究攻關,建成集成一體、高速交互的信息網絡,較好解決遠海作戰“看不見、聯不上、飛不遠”的“瓶頸”。

思想上的“更上一層樓”,令他們視野開闊,看到了戰斗力建設中“更動人的春色”。

矚望明天,一道道航跡仍在延伸……

(董賓)

(責編:黃子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