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寫:駐香港部隊與“近鄰”的故事

2017年06月21日09:37  來源:中國新聞社
 
原標題:特寫:駐香港部隊與“近鄰”的故事

6月的一個中午,位於香港元朗的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石崗村軍營一片寧靜。禮堂邊的玉蘭樹下,一瓣瓣白玉蘭花隨風簌簌飄下,落在正在練習演奏的軍樂隊戰士頭上。

靠近馬路的操場上,幾個穿短袖的少年在玩著籃球。馬路上登山歸來的老人大汗淋漓,與迎面而來的熟人打了招呼,又友善地向路邊的哨兵點頭致意。

石崗村軍營是一個半開放軍營。一條馬路,把軍營分成兩半,駐軍從一邊走到另一邊,要穿過一座天橋。周圍的市民,每天平靜地穿過這條馬路,繼續著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從1997年7月至今,20年來,村民和駐軍在這條路的往來中逐漸建立起“甚於遠親”的“近鄰”情,對此,軍營邊的雷公田村村長張日華,算是其中一個“見証者”。

年過六旬的張日華在雷公田村出生長大。從小村隔壁就是軍營,小時候軍營裡是“高高在上的英軍”,直到1997年6月的最后一天。

1997年7月1日凌晨,大雨滂沱。駐香港部隊的官兵昂首挺胸進駐香港的時候,張日華正和村民們舉杯暢飲,歡歌笑語。“我們分了好幾批迎接解放軍,有些人去邊界,有些人在街邊。”當天晚上,村民在元朗的酒樓擺了一百多桌酒席慶祝回歸。“雨太大了,搞得我們很狼狽,但是看到電視的回歸直播,還是很高興啊。”與中新社記者回憶起當晚,張日華還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7月1日早晨,在鄉事委員會的倡議下,雷公田村所在的八鄉各村都升起了國旗、區旗,並像傳統辦喜事一樣,“切了一隻燒豬”。

幾個月后的一個晚上,一位廣西籍駐香港部隊的軍官到張日華家坐了坐,聊了聊家常。張日華回憶,這是駐香港部隊那幾年來少數的直接和村民的接觸。往后的幾年,駐香港部隊低調的作風,讓村民與一路之隔的官兵了解甚少。“其實我們每天乘車都要經過軍營。但是跟軍人見面也就點點頭。”

張日華說,雖然只是“點頭之交”,但村民對於“都是中國人”的解放軍一直“比較有好感”。到了2015年底,機緣巧合之下,張日華和部隊有了更多接觸,並收到了部隊旅長向他和村民發來的聯誼邀請——“軍隊第一次和村民搞了個座談會,就在我們村。”張日華語氣之中難掩驕傲,“我們是鄰居嘛。”

第一次聯誼氣氛熱烈,這個常住人口三百多人的村子去了一村老小將近百人。“村民一聽說有聯誼,個個有興趣。”

那天的座談之后,村民在軍營的操場觀看了軍樂隊表演、自由搏擊、操械示范。“操場就在我們村公所旁邊。其實平常村裡的小孩也會去他們的操場打球。官兵都很友好。”張日華說。

幾個月之后的春節,軍營又邀請村民參加春節游園活動,雷公田村又“出動”了浩浩蕩蕩一百村民,和官兵及他們的家屬“同樂”了半天——有軍樂表演、攤位游戲、抽獎、寫揮春(春聯),“大家意猶未盡”。

隨后,雷公田村舉辦春節敬老活動,也主動邀請部隊代表參加,村民准備了香港新界特色的盆菜,官兵帶來了敬老節目,駐軍與大家聊家常,聊“盆菜的吃法”,其樂融融。

“過完春節,他們吃了盆菜之后,”張日華笑說,“有一天,部隊戰士給我送來一盤餃子。都說部隊軍人很會包餃子,當時正好我在外地的女兒回了香港,我們都說,哎呀,這個餃子太好吃了。”

張日華說,早幾年,對駐香港部隊的印象是“比較封閉”,現在接觸多了,越走越近。“臨近春節,就有村民來找我,希望聯系阿兵哥幫忙寫揮春。他們的字真的好看啊!”

說起熟識的官兵,一串串名字脫口而出,他會和他們聊聊自己出差內地的情況,增進了解。

說起駐軍依法訓練,考慮到居民的生活習慣改變訓練時間,張日華稱贊:“軍隊很為我們著想,完全沒有影響我們的生活,”他笑說,“其實我挺喜歡他們樂隊訓練的,有時候特別認真聽呢。”

張日華說,現在軍民交流越來越多,魚水之情越來越濃。“當然,作為軍隊的近鄰,自覺還是有的,”張日華強調,“希望在不影響駐軍日常任務的情況下,多聯誼,多接觸。我們現在已經都走了幾步,希望把感情培養得更深。”

實際上,與軍營周邊鄉村聯誼,是近年來駐軍拓展軍地交流的重要平台。每逢春節、“七一”、“十一”,駐軍都會邀請附近村民代表到營區參加升國旗儀式、游園活動,觀看連隊宣傳片,與官兵座談,並應邀參加鄉村“盆菜宴”、體育交流等活動。從點滴接觸中增進了解、融洽關系。

最近,八鄉鄉事委員會及八鄉村民,又邀請駐香港部隊來到村裡,出席香港新界第一個由鄉事委員會自發組織的慶回歸活動——“軍民同樂慶祝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

這個慶典舉行的地點,叫做“元朗八鄉回歸紀念柱廣場”,廣場上刻有“擎天一柱回歸紀念”八個大字的紀念碑,是香港第一座也是唯一由民間建造的回歸紀念柱。

20年過去,當年的紀念碑上的大字依舊閃著金光,而廣場兩邊的居民和駐軍的親情在時間的沉澱中愈加濃厚,一如來往的那盤餃子、那桌盆菜——冒著騰騰的熱氣,帶著對彼此的關愛。(完)

(責編:黃子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