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來信】之一:難忘香江,為自己是駐港軍人而自豪

2017年07月13日09:01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作者顧新服役期間照片(作者本人提供)

作者顧新近照(作者本人提供)

難忘的軍旅人生,濃濃的香江情緣。一揮手青春已過十年,回想昨天許許多多真實感人的故事,不禁百感交集。香江的情緣永遠承載著我作為一名駐港軍人的情懷和自豪。我堅信,明天的紫荊花將更加爭芳吐艷。

軍人情懷·和諧的那一片鳥類自然保護區

昂船洲是駐港部隊海軍基地,是駐港部隊最美的一個營區。走進營區,你會看到海邊山丘連綿,有時還會看到猴子與戰士嬉戲。這裡四季山清水秀,鳥語花香,有著茂盛濃密的植被。它裡也是香港重點鳥類自然保護區,棲息著上千隻小鳥,不少是瀕危鳥類,我們與鳥兒生活在一起。傍晚,它們在濃密的樹林裡休眠﹔清晨,它們自由飛翔在晴朗的天空上。年復一日,戰友們與鳥兒結成了親密的伙伴。我們訓練時,小鳥就在我們身邊尋找食物。現在,每當我想起這些小鳥兒,濃濃的思念之情頓時涌上心頭。

2003年3 月的一天,我和戰友龐顯剛在某彈藥庫值班,忽然聽到一陣鳥兒的哀鳴。我感覺不對,對戰友說:“小龐,是不是小鳥受傷了,趕緊去看一看。”按照香港法律規定:“愛護動植物人人有責”。這時,戰士小龐立即跑向叫聲傳來的地方,他發現一個大鳥巢,由於經常遭受風吹雨打,在一根樹枝的支撐下搖搖欲墜,裡面有六隻小鳥舞動著翅膀。小龐小心翼翼得把鳥巢固定好,又捉了一些昆虫細心照料。“哈哈……”小鳥還真可愛,它們發著輕輕的聲音,一個個張大嘴巴。忽然,我發現一隻大麻鷹在上空盤旋,它似乎發現“兒女們”可能身處危險之中,俯沖下來。當小龐本能地想躲開時,麻鷹卻並沒有攻擊他,而是落在他身旁,或許是因為它聽到小鳥們乖乖的叫聲原因吧。我們雖然無法聽懂鳥兒的語言,但它的“母親”仿佛從“孩子們”的叫聲中感受到人類的善良。在以后的日子裡,這些鳥兒經常受到戰士們熱情款待。

因為和鳥兒和諧的相處,軍營生態也顯得更加自然和諧,我們多了一份快樂,也進一步加深了對駐港軍人職責的理解。

紫荊花盛開·難忘的那一次“五一”對外開放

2004年5月1日,海軍艦艇編隊在休整期間途經香港,停泊在駐港部隊某海軍基地,並對香港市民開放。當時參觀的免費門票被一搶而空。艦艇開放期間,我和香港同胞都非常激動,那種自信、自豪和自尊讓我一生難忘。

在幾天的參觀的中,共接待幾萬人次,我目睹一個又一個感人的畫面。我注意到有一對老婦夫,當他們看到中國人自己制造的現代化戰艦后,老大爺激動地連聲說:“咱中國人真了不起、了不起!”他的夫人當時則不時地揮舞著手中的紫荊區旗。

在人群中,相機閃光燈頻頻亮起。我留意到有許多年輕人、甚至兒童,他們個個神採飛揚,不時堅起大拇指,爭著合影留念,真是一片歡樂的海洋、真情的海洋。

當時我深切地感到,歷經百年滄桑的香港有了象征和體現國家主權的軍隊,香港社會的繁榮穩定有了堅強可靠的保証。那時的我,為自己是一名軍人感到無比自豪。

今天,在祖國人民的親切關懷下,廣大的香港同胞增進了對香港駐軍的了解和信任,也逐漸加深了對祖國的認識,他們深切地感受到祖國大家庭的溫暖。

歷史回音·踏訪那一座鏽蝕的古炮台

赤柱是駐港部隊的又一個營區,位於港島最南端,南面緊連著浩瀚無邊的南海。這裡是進入香港的重要通道,戰略地位重要。

2004年8月,由於工作需要,我又來到赤柱營區工作。我永遠不會忘記營區制高點那座古炮台,它可謂歷史的回音壁。在黨日教育課前,指導員庄嚴的宣布:“今天我們將重溫歷史,踏上古炮台”。我內心十分激動,此前我早已在雜志上了解過相關的歷史。關於古炮台的修建時間有些不同說法,有人說是清朝軍民為抵御英國人侵略而修建的,也有人說它是三十年代英國人為了防止日本人從南海襲擊香港所構筑的,不管哪事實究竟如何,炮台本身就是一部沉甸甸的歷史。

出發前,我帶上鋼筆、筆記本和一台相機。隨著隊伍一步步地迫近古炮台,兩邊不時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個高矮不平的工事建筑。在看到粗而寬大的門鎖時,我仿佛看到了當年戰爭工事的規模何等之大。我把所見都拍攝下來。古炮台感覺就像一個炮的“掩體”,工匠用石灰和山體本身的岩石內筑成一個巨大的圓形坑道,內側的牆壁裡有存放炮彈的小室,兩邊有各有一條暗密通道,是彈藥的運輸通道,中間是通氣道。遺憾的是,當年的古炮已不復存在。我沿著坑道口階梯向上走去,俯看對面的大海,心潮澎湃。

那些年,我在香港這片土地上履行著神聖的使命。每一次伴隨著威武的戰艦巡邏在美麗的維多利亞港灣時,都有不同的感受,望著海面上巨輪穿梭,和地面綿延起伏的高樓大廈,我相信,東方明珠一定會更加美麗。(顧新,1996年12月至2008年12月服役於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

(責編:邱越、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