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來信】之十七:

我的軍營囧事:半夜起床清理衛生被“夢游”

2017年07月22日09:45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偶爾路過書攤看到《西點法則——從成功到卓越的22條軍規》,內容有關榮譽、忠誠、責任、意志力、服從、堅韌等一系列法則,看著這些根植於每一個軍人血液與靈魂中的詞匯,令我無限感慨。

轉眼間離開軍營已經20年,當年的軍號聲、軍歌聲、口號聲仿佛仍在耳邊響起。我想你,我的戰友,我想你,我終生難忘的軍旅生活。

1993年12月我入伍到北京武警總隊十三支隊十三中隊,吃到的第一份軍飯是面條。老兵說這叫“滾蛋餃子接風面”,面條寓意來日方長,而最后一頓餃子則是在退伍前吃的。

入伍訓練的第一個軍事動作是站軍姿,戰友們站成一排,班長趙東方在隊列前面用標准的單兵動作和手勢糾正軍姿,副班長趙雲陽在隊列后面進行突擊檢查,看看兩腿是不是夾緊、臀部肌肉是不是保持著緊張狀態,發現有偷懶的新兵,就調侃說某某同志屁股比大姑娘還軟,戰友想笑又不敢笑,隻能忍著。訓練要求眼睛要睜大,盡量減少眨眼次數,直至流出眼淚來,從那時起我知道了什麼叫做堅持。

為培養新兵的主動意識,班長每天都點評班裡衛生清理情況。我被連續批評了幾次,就急了,晚上趁戰友們睡覺,悄悄下床,以低姿匍匐的動作爬到床下小心翼翼地移開臉盆,拿著掃把開始一寸一寸地清掃,連續數日。本以為能獲得表揚,沒想到班長卻找到我,試探地問:“你在家夢游嗎?你每天晚上起來掃地你知道嗎?”

部隊是一個崇尚強者的團體,“強”體現在軍事訓練和比武中。我們中隊擔負著突發事件備勤任務,軍事科目訓練就是部隊的一日生活。我憑借從小練成的體能優勢,在新兵連的軍事比武中獲得“訓練標兵”稱號。

新兵連的生活結束后,我被分到連隊一班,該班由中隊軍事訓練成績較好的戰友組成,是中隊的“拳頭班”。每天晚上,我們都要做俯臥撐訓練,我和戰友左春龍都在面前放一隻杯子,將汗滴到杯子裡,等杯中的汗水達到一定高度訓練才能結束。這種嚴酷的訓練對於一名戰士來說是必要且必須的,我們會因此變得意志堅強。

1994年5月5日,作為骨干,我被選拔到北京市總隊訓練基地,基地條件比較艱苦,訓練內容主要以培養班長骨干為目標,所以被稱為“輪訓隊”。輪訓隊訓練要求更為嚴格,要求參訓人員成為“會講、會做、會教、會做思想工作”的四會教練員,還要熟背各個軍事動作要領,這些動作要領,即便在20年后的今天我依然爛熟於心。

午休后的訓練總是難敵困意,班長便命令犯困的人拿著警棍盾牌列隊,頂著夏日驕陽在操場上圍外圈跑步,還稱之為“醒盹訓練法”。每天訓練結束前都要進行動作訓練考核,一次通過才可歸隊休息,否則還要再一次輪流考核驗收。有時考核通過的戰士都吃上飯了,訓練場上還喊聲陣陣。

我的作訓褲在做軍事動作時經常扯破褲襠,用針縫了幾次,還是會被撕開,最后縫不上了,干脆就當開襠褲穿了。后來用一塊膏藥從裡往外粘上,才結束了開襠褲的生活。

軍營生活,苦並快樂著。

8月5日,三個月的輪訓結束了,參訓隊員每人拿到一本結業証書,至今我都認為這是我取得的証書中含金量最高的一個。

1994年12月,部隊迎來了95年新兵,我成了副班長,92年兵蘇永偉任班長。我感覺自己在軍旅生涯中前進了一大步,充滿熱情與期待地投入到新兵工作中,從那時起我開始對“管理”有了初步概念。

1996年12月,我們吃了在部隊的最后一頓餃子。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是該離開的時候了。揮手作別時,我發現,軍旅生活已經深深地融進了我的生命。

多年過去了,很多曾經熟悉的戰友聯系不上了,但我時常想起他們。

戰友們,這些年你們還好嗎,真的好想你們,好想咱們一起生活過的軍營。(作者:馬向前)

本文作者馬向前(左)和戰友合影

本文作者馬向前和戰友們。

(責編:袁勃、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