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軍90周年特別策劃:回訪習主席走過的部隊之三

強軍精武紅四連:看不見的“換腦”已經開始

人民網記者 曹昆

2017年07月24日00:01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編者按:統帥的關懷和囑托,春風化雨、催人奮進……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到來之際,人民網推出“習主席視察過的基層部隊·開啟強軍興軍新征程”系列報道:各路記者分赴習主席視察過的基層部隊,充分反映全軍和武警部隊貫徹落實習主席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帶來的新變化、新氣象、新成果、新經驗,激勵廣大官兵始終堅定對黨的信心和信賴,以更加堅定的理想信念和更加飽滿的政治熱情,投身改革強軍偉大實踐。

烈日炎炎當空照,豪氣沖天軍威壯。

閩東腹地某綜合訓練場上,一輛疾馳的裝甲步戰車突然短停,載員從后艙門魚貫而出,在步戰車的火力掩護下向縱深突進,採取靈活多變的戰術拔點奪要。

初見第73集團軍某旅“強軍精武紅四連”,官兵們動若脫兔,步戰車行如疾風,硝煙四起,黃沙遮日,場面震撼。

這支誕生於1927年,與人民解放軍同歲的連隊參加過夜襲陽明堡、決戰孟良崮等戰役戰斗,功勛卓著、英模輩出。

2014年7月30日,習近平主席來到連隊勉勵官兵,發揚光榮傳統、當好紅色傳人,苦練打仗本領、爭做精武標兵,在完成重大任務中當先鋒、打頭陣,為實現強軍目標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在建軍90周年前夕,記者來到這支習主席視察過的連隊,親身感受最高統帥的親切關懷對官兵的巨大鼓舞和部隊呈現出的新變化,新氣象。

紅色傳承——“一代更比一代強”

紅四連戰士穿越火網,一往無前。王? 供圖

來到習主席參觀過的“紅四連”連史館,講解員向記者介紹,主席曾在夜襲陽明堡的展板前駐足良久——1937年10月19日晚,連隊參加夜襲陽明堡戰斗,時任連長楊萬興帶領全連官兵敢打猛拼,摧毀日機24架,創造了人類戰爭史上步兵打飛機的經典戰例。

“7個榮譽稱號、43次榮立集體戰功、42位英雄模范、100余場戰斗共同構成紅四連的精神譜系,歷經歲月洗禮愈加散發出永恆的魅力。”講解員說,紅四連對每名戰士在“兵之初”就播下紅軍的火種,每年新兵下班,第一件事是參觀榮譽室,第一堂課是連隊光榮傳統課,第一首歌是連歌……

2014年9月入伍的戰士胡子涵,如今已經成為一名優秀的副班長。他對記者講述了自己的成長故事:新兵營組織參觀連史館時,他觀看了習主席視察連隊的錄像,為到英雄的團隊當兵而感到無比驕傲和自豪。但也略有失落,心想,如果自己早一年當兵,就能親自見到習主席,那該多好啊!2015年2月,當得知集團軍將組建徒步方隊參加勝利日大閱兵時,胡子涵欣喜萬分,暗下決心:終於有機會親眼見到習主席了,一定不能錯過這個機會!

但因為體質原因,上級一開始並沒有選中他。小伙子鍥而不舍地連寫5份申請書,最終他作為預備隊員參訓。

在預備隊集訓的日子裡,當別人休息時,胡子涵在角落裡練正步﹔熄燈前,趁著操場的燈光,他也要練上幾分鐘。一個月的時間,他愣是“拼了命”降下了30斤的體重,在集訓前的篩選中通過了考核,拿到了圓夢的“入場券”。

腳腫、血泡、膝傷……“再苦再累再困難,都熄滅不了我‘到北京見習主席的夢想!’”在歷次方隊考核中胡子涵始終保持前三名,兩次被評為訓練標兵,被中隊黨支部批准火線入黨,閱兵總結時,還榮立了三等功。

“9·3”閱兵,圓夢之日!胡子涵回憶起那永生難忘的一天,臉上仍然閃爍著激動的光芒:我終於實現了自己的夢想,以最英武的身姿向習主席報告“我們無愧於先輩的榮光,無愧於使命的重托,我們紅四連一代更比一代強。”

精武強兵——“武藝練不精、不配四連兵”

紅四連演習現場。 王? 供圖

從“鐵腳板”到 “履帶板”,從傳統步兵到裝甲步兵,從體能型向智能技能型,轉型道路上的每一步都充滿曲折和坎坷。

2個多月前的軍改大潮中,紅四連被改編為裝甲步兵連,並換裝了某型步兵戰車。“機動性更強、火力更猛、信息融合能力今非昔比,一個裝步排的戰斗力相當於過去一個加強步兵連……”紅四連指導員黃敬鋒說的記者熱血沸騰。

“看得見的裝備開始更換,看不見的‘換腦’已經開始。”黃敬鋒告訴記者,新裝備沒到時,連隊所有乘員和載員已開始系統學習理論。隨后,他們又把兄弟單位的步戰車“借到”連隊訓練。接到新裝備后,他又馬不停蹄帶著所有步戰車載員展開野外駐訓。

“‘不畏難、不畏險’是連隊在戰火硝煙中提煉的血性膽氣。”黃敬鋒說,從土地革命到解放戰爭、抗美援朝,從黃麻起義到夜襲陽明堡、血戰西方山,這支紅軍連隊,幾乎經歷了我軍所有戰斗,基因裡最不缺的就是血性和擔當。

“啪,啪……”說話間,步槍對顯隱目標射擊考核開始進行。一輪過后,副班長袁曉俊表現搶眼。原來擔任連隊文書的他,改革后主動申請到戰斗班鍛煉。面對班裡步槍、機槍、火箭筒、狙擊步槍等裝備,他從最基礎的訓練摳起,一件一件摸索熟練,開始向戰場“多面手”轉變。

“武藝練不精、不配四連兵”,隨行的旅領導告訴記者,紅四連想方設法利用復雜的自然條件,磨合新裝備與人之間的融合力,並在模擬對抗中,不斷復盤戰敗情況。槍聲漸息,紅四連成績優異:裝甲步兵班戰斗射擊合格率92%。

從綜合訓練場轉場到裝甲車庫,要路過該旅新建的主席關懷路,在張貼著習主席視察連隊照片的燈箱時,隨行的連長張康停下了腳步。

“2014年7月30日,習主席視察連隊時,叮囑我們要‘苦練打仗本領,爭做精武標兵’,連隊官兵一直銘記在心。”回憶起當時的情景,當時還是副連長的張康難掩激動之情,“現在,我們可以自豪地向主席報告,連隊不再是過去的純步兵,正在全力轉型升級,勝戰本領越練越強。”

奮勇爭先——“轉型期也要走在前列、當好標杆”

紅四連演習現場。 龐祥川 攝

轉型,意味著許多工作要從零開始。裝甲專業的每一個課目,都是難啃的“硬骨頭”。

“預備,開始!”來到裝甲車庫,炮長專業正組織分解結合步戰車並列機槍小比武。沒有跑跳投,場面依然熱鬧,張康告訴記者,快速分解結合武器是炮長必修課,訓練工序多,成績突破難。“12秒、14秒……”談話間,戰士們紛紛舉手示意完成,中士唐公建以12秒的成績拔得頭籌。

25歲的大學生士兵唐公建,卻有著一雙老農般的手:皮膚粗糙黝黑,指甲破裂脫落、滿手的老繭和傷口。他說,這些是他的“榮譽勛章”,連隊先輩們憑借“打斷胳膊用牙咬,氣存一口打到底”的拼命精神,打出的赫赫威名,他們必須傳承捍衛。

“轉型之初,沒有人才,沒有教材,也沒有先例可循,沒有經驗可鑒”因為資歷較老,唐公建被任命為炮長技師負責全連炮長訓練和武器檢修。面對全新的訓練科目和模式,他和自己扛上了。武器分解結合,他帶著戰士每天捧著個個近20斤的鐵疙瘩練習,常被棱角劃得鮮血直流。“有的炮長10根手指都有傷口,出血了拿紙一擦接著來。”正是憑著這股勁,他們都從開始的1分多鐘練到了15秒以內。

“連隊轉型換裝,大家都憋著一股勁,要在同期轉型的連隊中走在前列、當好標杆。”張康告訴記者,連隊每天都是最早帶來最晚帶回的,烈日炙烤下,步戰車內溫度高達50多度,但官兵們一鑽進去就不想出來。

底盤保養維護、目標識別跟蹤、信息系統操作……18時許,持續了一天的專業訓練結束。記者見到各專業負責人都在填報當日訓練檔案。“每天科學量化分析,一次有一次的效果。”張康說道。

離開紅四連,時針已指向午夜零點,學習室依然燈火通明,一張張黝黑發亮卻意氣風發的臉龐在眼前掠過,裝甲兵戰術、裝備理論、聯合作戰等書籍擺滿案頭,讓記者聯想起在連史館看到一張照片——長征途中的戰斗間隙,官兵席地而坐如飢似渴地學習戰術。

時空變換,不一樣的面孔,同一樣的豪邁。當年的那場斗爭以及其后的長征,多以勝利告終。如今,這支紅軍連隊,在新的起點,又毅然出發。 

(責編:袁勃、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