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媒體國防行

武警撫遠中隊“末二班崗”的執勤時刻表

人民網記者 劉雲

2017年07月27日15:35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把太陽迎進祖國,把青春獻給警營”。在武警黑龍江省總隊佳木斯市支隊撫遠中隊,這十四個字在營房前毗鄰崗哨的一堵護坡上格外奪目。這裡有一個哨位,是中國武警部隊在祖國大陸最東端的哨位。

營房一側的十四個字:“把太陽迎進祖國,把青春獻給警營”。

冬寒夏暑,風霜雨雪,哨兵們每天都堅守在這裡,迎接照耀祖國的第一縷陽光。在這裡,有一班崗最受戰士歡迎——“末二班崗”。

“末二班崗”是哨兵站崗執勤排班的一個班次,從凌晨兩點到四點,是一輪排班的倒數第二個班次,所以被稱為“末二班崗”。

7月21日凌晨,人民網記者走進撫遠中隊。這時,許多人也許還在夢鄉中,“末二班崗”已經開始執勤了:

1點50分,撫遠中隊三班班長唐福春,整理好著裝,准備去哨位換崗。從營門到哨位的這條路隻有短短235米,他卻已走了上千遍。1992年出生的唐福春,遼寧朝陽人,已經在這裡站崗7年了。

 

撫遠中隊三班班長唐福春在撫遠中隊1號哨位上執勤。劉雲 攝

2點整,天還沒有亮。唐福春走進撫遠中隊執勤1號哨位上,“交班、接班、本哨位執勤情況一切正常。”此刻,正是人體生物鐘最為疲乏的時候,但兩個哨兵們換哨的口號卻依舊清晰響亮,動作一氣呵成。

2點45分,撫遠的天開始微微亮,遠方的天際已經泛起白色,出現一絲曙色。7月的撫遠,凌晨微涼,唐福春穿了一套薄軍裝。可在冬季,這裡的氣溫最低能達零下四十幾度。一個人站崗執勤,尤其是夜深人靜時,他還要忍受獨處時的孤獨。

3點整,站在執勤1號哨位上,翹首東望,遠方的地平線已泛起了玫瑰紅。唐福春全身筆直、昂首挺胸、雙手僅僅貼著褲縫。他的眼睛一刻也沒有休息,目視前方,時而轉頭巡視警戒區,絲毫不放鬆警惕性。

3點15分,一抹抹清麗的朝霞染紅了天際,一道道霞光仿佛就要沖破雲霧,太陽很快就要從地平線升起,宛如一道瑰麗的水彩畫。時鐘秒針不緊不慢地走著,唐福春已站崗超過一個小時,他依舊紋絲不動。

升旗儀式現場。劉雲 攝

3點29分,在執勤1號哨位上遠眺東方,火紅的太陽慢慢升起,陽光已經開始滋潤這片大地。一道道陽光也洒到唐福春的臉頰上。再過半個小時,他就可以下哨休息。狹小的哨位安靜得連唐福春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聞。

3點50分,太陽如約跳出地平線,沖破雲霧,金色的光芒鋪滿撫遠中隊的每一個角落。距離唐福春下哨還有10分鐘,可他的眼睛始終沒有休息,他需要時刻警惕如果出現突發情況該怎麼應對。

4點整,下一批換崗的戰士准時到來,“交班、接班、本哨位執勤情況一切正常。”唐福春下哨,他走出撫遠中隊執勤1號哨位,踏上那條235米的小道。很快,唐福春回到了營房,用清水清洗臉龐,振作精神,同時迅速整理軍裝。他要出門參加升旗。

4點08分,隨著一聲“敬禮”,嘹亮的國歌聲響起,升旗手將國旗輕輕托起,撫遠中隊的官兵們庄嚴敬禮。唐福春站在隊伍的最后方,他深情地凝視著五星紅旗冉冉升起。當最后一個音符戛然而止,國旗升上了旗杆。太陽、國旗、哨位,三點一線,成為了撫遠中隊最亮眼的“奇觀”。

 

面向太陽敬禮。劉雲 攝

此時,當大多數人還在熟睡,陽光已照耀著年輕的士兵,照耀著鮮艷的國旗!然而,在1995年“末二班崗”曾被士兵們抵觸。原來,在夜深人靜時,一個人站崗執勤,會覺得分外孤獨。尤其是這班哨的戰士們下崗后,剛進入夢鄉不足1個半小時就得起床出操,睡眠不好。

時任指導員的楊春水發現這一問題后,親自走上這班崗。在哨位上,他發現這個時段正是太陽升起的時候,而撫遠中隊處於祖國的東極,站在這裡的哨兵正是第一個將太陽迎進祖國的人。於是,營房前毗鄰崗哨的一堵護坡上就多了這十四個醒目大字——把太陽迎進祖國,把青春獻給警營。

“迎接陽光,就是迎接正能量﹔人孤獨,但心是不孤獨的,更何況守衛安全時容不得我們思考孤獨。”撫遠中隊中隊長郁宗友介紹,現在中隊的士兵都鐘情於“末二班崗”,大家都想在這特殊的時刻成為將第一縷陽光迎進祖國的見証人。“每天見証照耀祖國大陸的第一縷陽光,時刻激勵著我們保持前進。克服孤獨的方式,就是站好每一班崗。”(劉雲)

(責編:王欣玥(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