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媒體國防行

戍邊疆 守家鄉 我們都是好兒郎

劉雲

2017年08月01日10:35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走過硝煙,走過風雨,中國人民解放軍迎來第90個生日。7月30日,慶祝建軍90周年閱兵在內蒙古朱日和訓練基地隆重舉行。

90年沙場閱兵,90年風雨兼程,這都只是人民軍隊的一個側影,還有無數默默奉獻的中國軍人。

兵者,國之重器。無論和平年代還是硝煙戰場,無論雪域高原還是萬裡邊疆,無論抗洪搶險還是森林火災扑救……是他們,用熱血守護萬家燈火﹔是他們,用青春守護我們的平安與祥和。

從北京到北疆,從特戰旅到森林支隊,從祖國大陸最東端到中蒙邊界“三角山哨所”……一路向北,記者所到之地,部隊官兵皆是“舍生忘我、敢打敢沖”的血性軍人。

陸軍第78集團軍某特戰旅女兵訓練現場。

刻苦訓練鑄就血狼勁旅

陸軍第78集團軍某特戰旅,這是一支流淌著紅色血脈的英雄部隊。前身是粟裕、張鼎丞、盧勝等老一輩革命家領導的四支紅軍游擊隊。革命戰爭年代,部隊先后參加了路東反“掃蕩”、血戰孟良崮、蘇中七戰七捷等著名戰役戰斗﹔建國后,取得了四打石峴洞、激戰珍寶島、對越反擊戰的勝利,先后與美、日、蘇等20多個國家軍隊交過手,涌現出了許家朋、楊林、劉英俊、郭明義等一大批英模人物。

在第78集團軍某特戰旅的訓練場上,常常有這樣一個快50歲的人在揮汗如雨。他就是該旅政委馬寶川。2016年,該旅首次實兵實裝800米高空跳傘訓練現場,率先跳下正是馬寶川。當時已經47歲的馬寶川接觸傘降其實僅僅隻有一個半月時間,這是他軍旅生涯的首次跳傘。

“排頭兵,險難訓練也要站排頭,干部身先士卒,在士兵中才有威信。”當這次跳傘經歷再次被提起時馬寶川說道。但凡跳傘都有風險,在跳傘的前一晚,因年齡和體力問題,馬寶川坦言自己的內心也有恐懼,於是分別給妻子、戰士、部隊領導、兒子,寫下了四封遺書。

馬寶川的“高空首跳”,創下了全旅職務最高、年齡最大的跳傘紀錄。不僅如此,入伍30年的馬寶川,經常和十八九歲的年輕小伙拼體能:水第一批潛,彈第一個投,傘第一個跳……馬寶川還在不斷前行。

“特種作戰部隊和其他兵種都不一樣,我們的任務是隨時出征,全時待命。”正是在馬寶川這樣一位位以身作則的領導帶領下,這支“血狼”勁旅,愈加舍生忘我、敢打硬拼、長風破浪。

 

武警黑龍江總隊佳木斯支隊撫遠中隊官兵擦界碑。劉雲 攝

把太陽迎進祖國 把青春獻給警營

在祖國大陸的最東端有一個哨位,武警黑龍江總隊佳木斯支隊撫遠中隊駐守在這裡。冬寒夏暑,風霜雨雪,哨兵們每天都在這裡迎接照耀祖國的第一縷陽光。凌晨三點多,當大多數人還在做著一個又一個美夢時,陽光就已經開始滋潤這片大地。

在營房前毗鄰崗哨的一堵護坡上,“把太陽迎進祖國,把青春獻給警營”這十四個紅色大字格外奪目。它不僅僅是一句口號,更是撫遠中隊的“隊魂”。說起“隊魂”的來歷,有一段有意思的故事。

在撫遠中隊,有一班“末二班崗”最受戰士歡迎。但在1995年“末二班崗”曾被士兵們抵觸。原來,在夜深人靜時,一個人站崗執勤,會覺得分外孤獨。尤其是這班哨的戰士們下崗后,剛進入夢鄉不足1個半小時就得起床出操,睡眠不好。

時任指導員的楊春水發現這一問題后,親自走上這班崗。在哨位上,他發現這個時段正是太陽升起的時候,而撫遠中隊處於祖國大陸的最東端,站在這裡的哨兵正是第一個將太陽迎進祖國的人。於是,營房前的護坡上就多了這十四個醒目大字。

“迎接陽光,就是迎接正能量﹔人孤獨,心不孤獨,守衛安全時容不得我們思考孤獨。”撫遠中隊中隊長郁宗友已入伍15年,2016年被評選為“真情愛兵好模范”,在戰士們心中是個徹徹底底的“慈父”形象﹔可在家庭面前,他卻是個“不稱職”的父親。

在一次和妻子“日常視頻問候”時,他看到視頻裡活蹦亂跳的孩子,郁宗友下意識地看了看時間:7時30分,心生疑惑,便問妻子,“這都8點了,孩子怎麼沒去上學呢?”這一問,竟讓電話那頭的妻子哭笑不得,無奈地回答道:孩子都放暑假兩天了,你居然……也是,你這個大忙人那會知道這個。”

“每天見証照耀祖國大陸的第一縷陽光,時刻激勵著我們保持前進。克服孤獨的方式,就是站好每一班崗。”正是一位位郁宗友們,用日復一日把太陽迎進祖國的方式鑄牢軍魂,以年復一年的接力行為扎根邊陲、奉獻邊陲,守好祖國大陸的東大門。

 

武警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支隊野外駐訓練精兵。

林海映丹心 烈火鑄忠魂

林海蒼茫、碧水藍天、白雪皚皚、炫目極光。一支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生態勁旅,肩負著守衛中國最大綠色屏障的武裝部隊——武警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支隊就駐守在這裡。

據介紹,武警內蒙古大興安嶺森林支隊的歷史可追溯至1952年,中國人民解放軍一騎兵團改編為林務大隊,擔負起保護國家森林資源和維護林區社會治安的重任,成為內蒙古林區第一支專業武裝護林隊。次年,林務大隊改編為護林警察。中間,經過多次的改編並轉現役,發展至今。

如今,他們肩負著保衛大興安嶺1067萬公頃原始森林和440公裡中俄、中蒙邊境火堵截任務,1952年建隊至今,支隊共扑救森林火災2300余起。65年櫛風沐雨,當火魔侵襲、災情肆虐時,他們就戰斗在最前沿。

唯有英雄,逆火而行。今年4月30日以來,內蒙古大興安嶺林區相繼發生3起重特大森林火災,支隊立足主戰場、打好主動仗、當好主力軍,聞警而動、快速反應,果斷決策、靠前指揮,重兵投入、重拳出擊,11個大隊、23個中隊成功扑滅火頭120余個、扑打清理火線130余公裡、開設防火隔離帶25公裡,成功規避7起險情,圓滿完成了滅火作戰任務。

滅火作戰中,扑火人員不僅僅要直面火山的威脅,還要警惕和忍受常人無法想象的巨大危險。“4•30”火場上,經過了5天6夜的鏖戰。到了5月6日凌晨,天氣突變,驟降大雪,直升機無法航行,300余名官兵人均背負近25公斤的裝備,經過27個小時的艱難跋涉,徒步行軍17公裡才成功走出原始林區到達集結點。

“白天看兵,夜晚看星﹔林海鐵軍,生態衛士。”這句話是森林官兵們的真實寫照。正是他們常年與大山為伴,日夜與森林為伍,一次次一頭扎進火場,時刻面臨血與火、生與死的考量,一次次用行動勾勒出當代中國軍人的光輝形象。

 

北部戰區陸軍邊防某旅三角山哨所。劉雲 攝

爬冰臥雪戍北疆 建功林海寫忠誠

在中蒙邊界線上,有一群最可愛的人。他們長年累月駐守邊疆,用鷹眼去眺望,用腳步去丈量,為祖國邊防筑起固若金湯的戰斗堡壘。他們時刻牢記習近平主席“為祖國站好崗、放好哨、守好邊”的殷殷囑托,始終踐行戍邊衛國的崇高使命。他們就是北部戰區陸軍邊防某旅三角山邊防連。

三角山哨所位於海拔一千多米的山頂,放眼望去,除了茫茫的草原就是連綿不絕的大山。無論是夏日炎炎還是冬雪彌漫,多年來,這裡的官兵時刻守護著祖國的邊防線,擔負著日常巡邏,邊境防務等任務。

邊關遙遠,地廣人稀。天似穹廬,籠罩四野,也隔斷了官兵們的望鄉之路。在哨所門前,生長著一棵樟子鬆,官兵們親切地稱它為“相思樹”。2014年1月26日,習主席曾從北京專程趕來,頂風冒雪,沿著58級陡峭的台階登上了這裡,親切看望慰問這裡的戍邊官兵,並現場聽取了戰士們講述“相思樹”的故事:

30多年前,老連長李相恩在巡邏途中突遇山洪,為營救戰友在哈拉哈河犧牲,他的妻子郭鳳榮在哨所的最高處種下這棵樟子鬆,每年帶著孩子回來守望丈夫,直到2010年她因病去世。

多年來,“相思樹”的故事感動和激勵著連隊的每位官兵。既然來當兵,既然守邊防,就把連隊當做家,把守邊當成日子過。一天24個小時,有15個小時他們都全副武裝行進在巡邏路上。由於道路險峻,戍邊戰士們一般以乘車、騎馬和徒步相結合的形式在中蒙邊境巡邏。

小崗位連著大邊防。連隊軍醫張軍,7年前,他畢業后第一次踏進三角山哨所。那一天,他以為自己在學校所學無用武之地,甚至感覺自己被遺忘,巨大的心理落差曾讓他一度消沉。可當看到年輕的戰友們不畏艱險、扎根邊防時﹔當戰友們生病受傷需要他救助時,他發現無論什麼地方,隻要守得住孤獨、耐得住寂寞,都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平日裡不僅給戰友們看病,他還翻閱各類醫學書籍,學會了醫馬、醫犬……他說,和一線戰士在一起,更像軍人,更有歸屬感!

國防,國不可一日無防。和平年代,邊防同樣重要。正是他們長年累月守衛在邊疆,在自然環境艱苦、執勤任務繁重的情況下,獻身邊關不言苦,建功林海寫忠誠,用青春和熱血捍衛了邊疆的安寧與穩固。

山河無恙,歲月靜好。在海島、在邊疆、在深山、在海外、在太空、在極地……到處都有中國軍人的影子,在和平年代仍然堅持流血流汗,在歲月靜好中依然負重前行。戍邊疆,守家鄉,我們都是好兒郎。

致敬!中國軍人。

(責編:王欣玥(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