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博弈,“制高點”競爭愈發激烈

2019年01月12日09:59  來源:解放軍報
 

   當前,世界新科技革命、新產業革命和新軍事革命正迅猛發展且交織進行,戰爭的形態正在顛覆性技術引領下邁向智能化時代

   網絡技術手段在信息化智能化戰爭中的黏合劑效應更加顯著,國家間網絡攻防能力的限制與反限制已成為戰略博弈焦點

  科學技術的發展是戰爭形態演進的核心動力。搶佔軍事制高點,就是搶佔科學技術的制高點。展望未來的軍事競爭,必須關注科技的競爭及其對軍事的影響。當前,世界新科技革命、新產業革命和新軍事革命正迅猛發展且交織進行,戰爭的形態正在顛覆性技術引領下邁向智能化時代。2019年,這一動向值得持續關注。

  顛覆性技術或將改變未來戰爭形態

  近年來,顛覆性技術成為世界軍事領域的一個“高頻詞”。

  在國防大學軍事管理學院付光文副教授看來,顛覆性技術是一種另辟蹊徑、對已有傳統或主流技術途徑產生顛覆性影響的技術。它可以是基於新概念新原理的原始創新,也可以是基於現有技術的融合,能夠在軍事領域打破原有的力量平衡,對原有技術具有很強的替代性,具備極大的戰場應用潛力。因此,領先的大國想將其作為爭霸的利器,落后的國家則將其視為“彎道超車”的途徑。

  “人工智能、機器人、新材料、高超聲速武器、定向能武器、量子信息以及合成生物等技術的突破和在軍事上的應用,必將帶來戰爭形態、作戰樣式、制勝機理和戰爭規則的重大變革。”付光文表示,顛覆性技術在軍事領域的重大突破與應用或將改變未來戰爭形態。

  國防大學某中心工程師陶九陽認為,通用型人工智能芯片,以及類腦仿生芯片、自動駕駛芯片、圖像識別芯片等專用芯片的計算能力不斷增強,將引領人工智能技術進一步向前發展,並且,隨著深度學習等機器學習技術的持續進步,人工智能有可能在語音識別、圖像識別、機器翻譯等領域接近甚至部分超過人的水平,從而引發軍事領域的變革。

  此外,基於人工智能和深度學習的網絡偵察武器、態勢感知系統,在軍事競爭加劇的情況下也將不斷取得進展。國防科技大學文理學院副教授劉楊鉞表示:“網絡攻防自動化、智能化程度不斷提升,網絡技術與自主武器平台的結合也將會不斷增多。”

  合成生物技術領域的進展有可能使得“人腦”成為繼陸、海、空、天、電、網之后新的作戰空間。“由於干擾人的意識的全新裝備可能出現,因此,作戰領域也將進一步由物理域、信息域向認知域拓展。”付光文表示。

  無人作戰平台和網絡攻防成為戰場“制高點”

  在陶九陽看來,“無人化”將是人工智能芯片給戰場帶來的重要變化之一。功耗更低、體積更小的智能芯片將會更多地出現在無人機、無人潛航器、機器人戰士等武器裝備上,從而打造出靈活性更高、更智能的無人作戰平台,並催生出新型作戰概念。他指出,美國空軍正緊鑼密鼓地研究進攻性“蜂群”戰術,並通過兵棋系統訓練無人“蜂群”完成復雜作戰任務,有望很快形成戰斗力。

  “人機融合可能會成為未來的主要作戰方式,美軍的‘第三次抵消戰略’本質上就是要打造人機深度融合的作戰力量。”陶九陽說,在戰爭中,機器需要人類提供不確定環境下行動的經驗、直覺和道德倫理約束,人類也需要機器的耐力、運算能力、速度支撐,二者融合更容易發揮各自的優勢。

  在國防大學傅曉冬博士看來,網絡技術的發展對戰場帶來了兩方面重大影響。一方面,網絡成為信息化戰爭的核心支撐,網絡技術推動戰爭形態由信息化戰爭向智能化戰爭演變。另一方面,網絡攻防成為重要作戰樣式,關鍵信息基礎設施和物聯網成為攻防重點,針對戰場無線網和網絡認知能力的攻擊成為新的熱點。

  “利用大數據和深度學習等技術,各國正在加緊開發自動化漏洞挖掘工具和漏洞利用工具,通過工具武器化、武器平台化、平台系列化,實現網絡武器實戰化。”傅曉冬說。

  無人平台與網絡系統的集成也是發展趨勢之一。美軍已將網絡攻擊載荷集成到MQ-1C“灰鷹”無人機等前沿作戰平台上,並加緊開發無線入侵和網電一體攻擊武器。劉楊鉞指出,一方面,無人機平台搭載網絡戰、電子戰系統,將為網絡空間戰術行動提供重要支撐﹔另一方面,隨著無人系統軍事應用升溫,針對這些系統的網絡攻擊和電子干擾將逐漸常態化。

  讓軍事變革與科技發展“雙向匹配”

  在2018年,美國總統特朗普下令啟動組建“太空軍”,成為這一年全球最引人注目的軍事變革事件之一。

  在國防大學何峰博士看來,美軍推動“太空軍”的組建,意味著美國致力於持續完善其太空信息支援體系,推動各相關領域整體換代,美國的太空信息支援能力將逐漸進入質變時代。

  由於跨域網絡攻擊愈發成為現實,物理域、信息域乃至認知域都將面臨新的網絡安全挑戰,網絡技術手段在信息化智能化戰爭中的黏合劑效應更加顯著,國家間網絡攻防能力的限制與反限制已成為戰略博弈焦點。因此,加強“網軍”建設成為近年來大國軍隊變革的一個重要著力點。劉楊鉞表示,由於網絡空間軍事行動的性質難以認定,利用規則“真空”實施低於戰爭門檻的網絡入侵和破壞行動的可能性在增加。

  科技發展要響應軍事變革的要求,軍事變革也要適應科技發展的需要,如何更好地促進兩者的“雙向匹配”,將是未來軍事競爭的一個重要看點。

  中國航天系統科學與工程研究院研究員王磊表示,軍事變革不僅僅發生在編制體制層面。通過國防科技研發與裝備採辦等管理機制方面的改進,讓最新科技進展更快地進入軍事領域發揮作用,也是各國軍隊的通行做法。

  “2015年以來,美國防部創新管理模式,在硅谷、波士頓、奧斯汀等地設立國防科技創新試驗小組,探索採用風險投資模式加速推進國防科技創新尤其是顛覆性技術創新。”王磊說,這樣做的主要目的就是讓不斷迭代發展的技術能夠以“快速響應”的方式助力軍隊的發展。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去尋找那些“剛剛冒頭”的新技術,通過早期投資帶動更多的社會資源投入,推動新的顛覆性技術的發展,從而佔據未來戰爭“制高點”,引領軍事變革潮流。(彭況)

(責編:羋金、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