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體賽場烽煙起 八一玫瑰映日紅

——軍委訓練管理部軍事體育訓練中心巾幗建功群體素描

2019年03月08日10:35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中國女兵,常常是巾幗英雄的代名詞。體育賽場,常常是傳奇的發源地。當中國女兵站上體育賽場,一篇篇英雄傳奇就這樣譜寫開來:為了勝利一無所惜,除去勝利一無所求,燃盡青春,隻為那升國旗奏國歌的使命與夢想!

讓我們走近她們,一同品味軍體女兵不一樣的軍旅人生。

王堂林:飛檐走壁霸王花

人物小記:王堂林,八一軍事五項隊助理教練,黨的十九大代表。入隊10年來,9次奪得世界冠軍,榮立一等功3次,二等功4次,三等功1次,被全國婦聯表彰為“全國三八紅旗手”,授予“全國巾幗建功標兵”榮譽稱號。

2009年,王堂林以全軍軍事五項比武女子個人全能冠軍的優異成績,被選入八一軍事五項隊。入隊不久,隊裡組織參觀榮譽室,看著耀眼的獎杯金牌,聽著一代代軍五人“為祖國榮譽而練、為軍人使命而戰”的動人事跡,她暗下決心,一定要珍惜榮譽,當好傳人,奪金牌當冠軍,讓五星紅旗高揚在國際賽場。

為了實現理想,她加倍努力投入訓練。練游泳,一堂課一般游3000米,她游4000米﹔投彈,別人每次投200枚,她投300枚﹔女隊員越野訓練每天15公裡,她跟著男隊員一起跑20公裡﹔爬鐵絲網,經常把背刮得鮮血淋淋﹔跳3米斷牆,著地時感覺五臟六腑都像錯了位﹔過壕溝,胳膊、腿、膝蓋上不知磨掉了多少塊皮肉,累得有時趴下來就不想起來。她不僅訓練異常刻苦,而且善於動腦,堅持每天寫訓練日記和心得筆記,用心領悟揣摩動作要領,總結經驗、查找不足、分析原因,主動請教。憑著苦練加巧練,王堂林很快脫穎而出,入隊第3年就出國參賽,和戰友們勇奪女子團體冠軍和500米障礙單項冠軍。此后,她越戰越勇,多次奪得個人冠軍,成為當之無愧的“軍五一姐”。

2015年10月,第六屆世界軍人運動會在韓國打響。軍事五項項目在俄羅斯、德國、巴西、土耳其、朝鮮等27個國家的數百名運動員中展開角逐。這次,中國女隊上場的是王堂林和4名年輕隊員。比賽一開始,她們就遭遇俄羅斯、巴西、朝鮮、德國等強隊的強力挑戰。在前四項比賽中,俄羅斯始終緊咬不放,比分差距微弱。而在最后一項4公裡越野跑比賽中,俄羅斯使用了帶釘跑鞋,試圖利用裝備優勢一舉超越。面臨嚴峻形勢,王堂林挺身而出,帶領女隊極限沖刺,一舉奪得女子團體和個人2枚金牌,打出了中國女兵的血性和風採。

由於長年高強度、超負荷的訓練,她兩次骨折,全身20多處傷疤,經常是舊疤剛去、新傷又來,其中右肩肩袖損傷,雙膝關節積水,但她始終以頑強的意志品質奮戰在訓練一線。在王堂林的床頭櫃裡沒有香水、口紅、睫毛膏等這些年輕女孩常用的東西,有的是她自己特殊的“化妝品”,那就是繃帶、紗布、紅藥水和止痛膏。平時的生活就是除了吃飯、睡覺,就是訓練和療傷,這與同齡女孩的多彩生活形成強烈反差。

去年,王堂林懷孕生子,按照部隊規定,產假有半年時間,她直到生產前一周才休息,產后3個月就帶著孩子歸隊了。有領導問她為什麼這麼早就歸隊,她堅定回答,我要打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由於身體尚未恢復,她從協助教練為其他隊員做好服務工作開始,通過練習靜止與核心力量逐步恢復體能。春節前,她把才幾個月的孩子交給家人,隨隊到外地參加冬訓,憑借超人毅力不斷加大訓練強度,朝著軍運賽場頑強進發。

何宇峰:雲海長空藍鳳凰

人物小記:何宇峰,八一跳傘隊運動員。從事跳傘運動28年,12次奪得世界冠軍,1次打破世界紀錄並保持至今,榮立二等功7次,三等功5次,被全國婦聯表彰為“全國三八紅旗手”。

跳傘運動起源於歐洲,長期以來賽場由歐美國家選手統治,被認為是白人的運動。2000年,23歲的何宇峰第一次隨隊參加在歐洲舉行的國際軍體跳傘世錦賽,當時中國隊從未奪得過個人金牌,看著外國國旗一次次從領獎台升起,她想起當過紅軍的爺爺曾經說的話:“中國軍人與外國人交手從來沒有輸過,你穿上這身軍裝,就得為國家爭光,為軍隊長臉。”她橫下一條心:一定要拿冠軍,証明中國人也能行。

何宇峰從事的跳傘項目主要有定點、特技和造型等3個,定點項目要從1000米高空跳下,通過調整降落傘踩中直徑2公分的黃色中心點﹔特技項目要從2000米高空跳下,開傘前完成4個360度水平盤旋和2個360度后筋斗動作﹔造型項目從3200米高空跳下,35秒內循環完成裁判抽選出的5個動作。比賽勝負往往是毫厘之間見真章。為了踩中那2公分的中心點,她手拉吊環模仿著陸動作,一練就是大半天,練完難以站立、無法握筷﹔為了練習造型跳傘的規定動作,她每天趴在滑板上反復做動作,一趴就是兩三個小時,練到渾身酸痛、大腦充血﹔為了保持狀態參加冬季訓練,她從比地面低10多度的高空跳下,常常一天就是幾十次,渾身凍僵、直打寒顫。

跳傘作為極限項目,常常與險情相伴。2011年12月,何宇峰和3名隊友進行造型實跳訓練,本來按計劃做完規定動作后800米開傘,可她的卻傘沒有正常打開,一下子就被帶進螺旋狀態,在強大的離心力作用下,全身血液瞬間向四肢匯聚,行動十分困難。在數百米的高空中,她努力保持冷靜,按照教程規范,先兩手同時拉下操縱棒克制旋轉,不行﹔又使出全身力氣抖動傘繩,試圖讓主傘恢復工作,仍沒見效。此時已經到了400米的最低安全高度,警報器開始急促報警。她心一橫,拉開飛傘系統,把自己和主傘脫離,又艱難地把身體從旋轉狀態調整回正常體態,終於打開了備份傘。從開傘到落地,中間隻隔了八九秒時間。卸下裝備時衣服都濕透了,教練和隊友沒也驚出一身冷汗。就是這樣上萬次的摔打,她漸漸掌握了翱翔藍天的秘籍。梅花香自苦寒來。2012年,何宇峰在世界跳傘錦標賽上一舉奪得個人和集體兩枚金牌,為我國在這個項目上實現了零的突破。

2016年,何宇峰開始負責女隊教練工作。她給自己約法三章:每一次操課都第一個站到訓練場,每一次實跳訓練都第一個跳出倉門,每一次外訓都全程跟隊,每一次比賽都有預案有總結,每一次裝備保養都現場檢查把關。為此,她每年在外訓練比賽時間長達9個月,即使回到營區,也鮮有周末,很少回家。艱辛付出帶來豐碩回報。2018年,八一跳傘隊一舉奪得匈牙利國際軍體跳傘世錦賽女子集體定點冠軍、青年女子個人和全能冠軍,並打破女子個人定點和青年女子定點兩項記錄,取得歷史最好成績。

張雨涵:碧波輕漾美人魚

人物小記:張雨涵,八一游泳隊隊運動員。入隊8年,奪得3個全國冠軍,3個洲際和亞洲冠軍,6個世界冠軍,打破1次亞洲記錄,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

張雨涵的父母都是游泳運動員,曾獲得過全國蹼泳冠軍。或許是遺傳,張雨涵2歲多時,套個游泳圈就能自己打腿扑騰著橫渡游泳池。4歲半時,她第一次脫離了泳圈和浮板,正式開啟了游泳生涯,9歲就拿到了市游泳冠軍。在小學升初中的那個晚上,媽媽很嚴肅地問她,游泳和學習選擇哪個?張雨涵毫不猶豫地回答“游泳!”“選擇這條路,意味著無論你成為冠軍,都要忍受年復一年的枯燥訓練和難以想象的苦累,你能堅持嗎?”“能!”就這樣,11歲的張雨涵入選湖北省游泳隊,年底又被選進國家隊。

盡管在國家隊很快嶄露頭角,但張雨涵每次的比賽成績總比訓練成績要慢一些,幾年下來始終與冠軍無緣,隊裡建議她換個項目練練。就這樣,她被推薦到了八一游泳隊,訓練公開水域項目。到了隊裡,她問教練,怎麼才能拿到冠軍,教練告訴她,冠軍之路是一個經驗和能量積攢的過程,隻有堅持下去,才能等到爆發的那一天。入隊后,張雨涵的吃苦精神與頑強斗志令人吃驚,公開水域訓練,每堂課下水就是2萬米。張雨涵先是跟女隊員拼,沒對手了就跟男隊員拼,拼到男隊員也認輸。張雨涵有胃炎,有次犯病曾昏迷在水池中。2013年,她又瞄准全運會,開始主攻400米、800米自由泳。就在賽前1個月,她在力量訓練中胸骨脫位,復位后仍堅持參賽,勇奪400米自由泳亞軍。

2014年,張雨涵出征韓國仁川亞運會,因為水土不服,一到駐地就發起了高燒。這邊,隊醫給她扎針放血,那邊,教練給她做心理輔導。在團隊協作下,張雨涵在女子400米自由泳決賽中最后時刻后來居上,一舉奪得金牌。頭戴冠軍光環,張雨涵成了隊友趕超的對象。同項目的2個隊友,一個比她小4歲,一個比她小7歲,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在訓練中超過她。頂著巨大壓力,張雨涵絲毫不敢放鬆,為了持續提高競技水平,她主動研究其他優秀運動員的訓練技術和自己的短板弱項。在白天正常強度課后,利用晚上休息時間強化訓練,經常累得說不出一句話、吃不下一口飯。靠著這股韌勁,張雨涵在2015年第6屆世界軍人運動會上勇奪3金2銀,拼出了中國女兵的血性和風採。

2017年全運會上,她連續6天參加了8場比賽,因體力透支出現低鉀血症,頒獎時突然暈倒,被緊急送往醫院。2018年雅加達亞運會,張雨涵在4×200米女子自由泳接力賽決賽中表現亮眼,作為第三棒選手,她為最后一棒爭取到3.63秒的領先優勢,成功戰勝日本隊,拿下團體冠軍。3個月后,她又與隊友一起奪得4×200米女子自由泳接力賽金牌,並打破亞洲記錄。

2016年,國家游泳隊助力“一校一夢想”活動,張雨涵受邀來到鄉村小學,把拼搏向上、自強不息的體育精神傳達給孩子,激勵他們在艱苦環境下追逐美好夢想,成就冠軍人生。這,又何嘗不是她自己的寫照呢。(吳旭 尹家睦 崔健)

(責編:羋金、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