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國在我心中” 界碑描紅主題活動第三採訪分隊走進 “黑河好八連”——

極寒守冰哨 熱血真兒郎

2019年06月22日08:42  來源:人民網
 

對“黑河好八連”的了解從連史館開始。(汪曉濤 攝)

人民網黑河6月21日電(曹昆 劉梟梟)晝晷已雲極,宵漏自此長。夏至,在北半球白晝最長的這一天,“祖國在我心中” 界碑描紅主題活動第三採訪分隊走進聞名全軍的“黑河好八連”。

北部戰區陸軍邊防某部“黑河好八連”前身組建於1963年,駐守在黑龍江畔,與俄羅斯遠東第三大城市布拉戈維申斯克市隔江相望,常年擔負繁重的邊防戰備執勤任務,是伴隨邊防斗爭硝煙、沐浴改革開放春風、承載北疆前哨使命成長起來的先進集體,1997年6月24日,被中央軍委授予“黑河好八連”榮譽稱號。

在連史館,負責講解的戰士告訴記者,八連官兵在界江上執勤,與對岸俄軍的哨位最近不足50米,“我們的一舉一動都代表著祖國,體現著軍威、連魂。無論氣候多麼惡劣,邊情多麼復雜,官兵們靠著一身‘硬骨’,時刻展現了我們的的軍威、國威。”

自組建以來,“黑河好八連”在戰備執勤、維護邊境穩定、搶險救災等多項任務中,鍛造和培育了“不畏艱苦、愛國奉獻、嚴守國門、一塵不染”的“黑河好八連”精神。

仲夏時分,黑河天高雲淡,涼風習習。在這裡,記者們口中經常提到的詞就是“舒服”“涼快”,但當知道“黑河好八連”是全軍唯一一個冬季全天24小時在界江冰哨執勤的連隊,而冰面氣溫常降至零下30多度以下時,大家都張大了嘴巴。

“黑河好八連”副政治指導員王振華向記者們介紹,每年的封江期,中俄界江黑龍江冰凍期長達180余天,官兵每人每天要在零下30多度的江面上站崗執勤6-8小時,浩大的江面盡管寒風刺骨、危險重重,即使這樣,官兵也沒有一個人叫苦叫累。

“黑河好八連”在冬季執勤任務繁重,連隊的干部士官都會自發的將假期安排在夏季,部分家屬為緩解除夕春節的相思之苦,會不遠千裡來到駐地隨夫戍守邊關。為了讓戰士們團聚看上一個完整的春晚,每年除夕之夜,干部黨員的家屬都會主動陪愛人到界江替戰士站一班崗,被譽為“夫妻哨”,這個傳統已經延續了24年。“黑河好八連”的政治指導員黃紅波就曾經在2016年、2017年的除夕夜與妻子共站“夫妻哨”。

2018年春節的一天晚上,黑河碼頭江邊突然竄出一道黑影,“不好,有人企圖越境!”正在6號哨位站崗執勤的戰士趙子龍發現情況后立即向連隊指揮室報告,並向黑影沖過去,由於冰面較滑,不慎掉進清溝,他奮力脫險,站起來的他已經是全身濕透,寒水迅速凝成冰碴,艱難地又向黑影追去,最終與連隊快反分隊協同將企圖越境人員成功抓獲,此時企圖越境人員距離主航道不足50米。趙子龍回到連隊迅速換完衣服,又回到了自己的哨位繼續站崗執勤。

“身披冰鎧甲、笑傲風雪寒”。多年來,歷代“黑河好八連”官兵視祖國利益高於一切,身在苦中不言苦、身在苦中享受苦,在茫茫風雪邊關上用忠誠和信念,為人民群眾筑起了一道牢不可摧的鋼鐵長城,為人民群眾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被駐地群眾親切地稱為“北疆鐵門閂”。

(責編: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