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生命禁區”昆木加哨所:精神之花在這裡綻放

劉融、曹文勇

2019年07月09日15:19  來源:人民網
 

昆木加哨所的老崗樓成為一代代哨所官兵向老一代邊防軍人學習的精神象征。人民網記者劉融 攝

昆木加,藏語意為“鮮花盛開的地方”。詩一般的名字,總惹人無限遐想。6月28日下午,當記者接連兩天奔波,一路忍受高原反應,翻越一座座海拔5000多米的高山,終於來到昆木加,眼前卻是一片荒涼,沒有鮮花怒放,更無盎然盛開。

寒風狂嘯,記者的帽子被吹到了幾米開外。戈壁灘上,人走得搖搖欲墜、石頭被吹得歡快跳動,唯有24號界碑巍然聳立。碧空之下,遼闊荒原,界碑上的中國紅映著高原烈日,艷得發燙。

在中尼邊境的24號界碑旁,“祖國在我心中”界碑描紅主題活動西藏方向啟動儀式在此舉行。人民網記者閆嘉琪攝

哨長張幫輝領著數十名戰士,早已在24號界碑旁等候多時。由人民網、陸軍政治工作部宣傳局聯合開展的“祖國在我心中”界碑描紅主題活動西藏方向第一站,便是海拔4900多米的昆木加哨所,中尼邊境第24號界碑。

站立在祖國西南的邊陲,手握鋼槍、遙望首都北京,哨所官兵齊唱《我和我的祖國》祝福祖國70華誕。

“你用你母親的脈搏和我訴說,我的祖國和我像海和浪花一朵”,歌聲在凜冽寒風中飛揚,從喜馬拉雅山脈洒向戰士們日夜守護的土地。“00后”戰士於帥唱得眼眶濕紅,這位哨所最年輕的邊防戰士,入伍那年才剛完成自己的成人禮。問於帥和他的戰士們,邊防苦嗎?年輕的戰士們總會張開烏黑開裂的嘴唇,露出燦爛的笑容:“不苦”。

於帥記得哨所的榮譽室裡記載著,自1960年起,解放軍的軍旗就插在昆木加。59年前,一定也有一個和他一樣,19歲的少年背著槍從這裡走過。59年后,自己的到來只是“浪花一朵”。時空穿梭,於帥的前面一茬茬年輕的邊防戰士,已經在這裡走過了半個多世紀。

“哨所裡年紀最長的老兵28歲,年紀最小的隻有18歲,平均年齡僅22歲。”參與界碑描紅活動的西藏軍區邊防某團政治工作處熊慶輝副主任介紹說,戍守無人區的邊防一線,年輕的哨所官兵常年面對高原缺氧、大雪封山、寒風肆虐等惡劣環境,昆木加很多時候都是孤獨、寂寞、奉獻的代名詞。

戰士正在一筆一畫描紅24號界碑。 人民網記者閆嘉琪攝

一曲歌罷,手握毛筆、飽蘸朱漆,戰士們開始一筆一畫描紅24號界碑。哨所老兵王建飛已記不清,這是第幾次邊防巡邏,更記不清這是第幾次描紅界碑。軍旅9載,王建飛把人生最美的韶華時光獻給了昆木加。此刻,遠在2000公裡以外的雲南文山市老家,女兒丹丹還在襁褓中,妻子一人扛起了照顧一家老小的重擔。即便如此,妻子依舊無怨無悔,她跟丈夫約定:“你在邊疆守著國,我在家裡守著你。”

界碑旁,邊防戰士們持槍挺立,緊握右拳,面對24號界碑和黨旗重溫入黨誓詞。“隨時准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庄嚴的誓詞背后,是一代代哨所戰士用生命捍衛的祖國安寧。

邊防無戰事,軍人有犧牲。1995年8月的一天,雲南籍戰士陸永剛巡邏途中迷失方向,他焦急地向前狂奔,突發急性肺水腫,生命之鐘停擺於19歲。陸永剛是哨所犧牲的第22位戰士,他倒下了,用生命矗立起一座永恆的界碑。

苦不言苦,隻有忠誠守護。描紅活動結束后,戰士們身負武裝巡邏邊防線,記者跟隨巡邏不到5分鐘便掉隊了,缺氧、胸悶、頭暈、嘔吐……隻能目送戰士們遠去的背影。然而,這樣的巡邏,對於他們而言隻能算作熱身。“高原十裡不同天,遇有風雪,衣服常常被凍成“冰盔甲”﹔烈日來臨,每個人身上又會升起氤氳﹔寒風呼嘯,吹得眼睛隻能瞇成一道縫。”據哨長張幫輝介紹,由於常年在高原邊防線上巡邏,戰士們身上都留下了許多“印記”:雙腿風濕、手指皸裂、臉部脫皮、心室肥大……

氧氣供應設施是官兵床頭必備裝備。 人民網記者閆嘉琪攝

近年來,隨著對昆木加哨所建設投入不斷加大,昆木加戍邊條件得到極大改善,新哨樓、新陽光棚、新溫室大棚、新太陽能發電站等設施陸續建成,還有集中供氧、遠程醫療、直達配送等暖心工程相繼推進。現在,24號界碑旁正在修建邊貿大樓,聳立的國門威嚴庄重,一條連通國道的柏油公路正在修筑,可以預見,這裡將成為中尼兩國重要的邊貿市場,曾經的無人區也將迎來一片繁華景象。

人民網記者在昆木加哨所與官兵交流採訪。人民網記者閆嘉琪 攝

落日余暉,巡邏歸來,戰士們卸下戎裝,衣服上卻留下一塊塊“地圖”。那是汗水浸濕的地方,很快又被風吹干,結成了痂塊。老兵王建飛戲稱,在昆木加誰的“地圖”越大,誰就是老兵。因之前記者質疑昆木加沒有花,他還摘了一朵小花向記者証明。那哪是花呀!細小得如指甲蓋大小。此花的根深扎戈壁、莖貼地面、沒有花香,常年生長在5000米左右海拔的高山地域。

昆木加上的小花,根深扎戈壁、莖貼地面、沒有花香,它隻為勇敢的哨所官兵們盛開。 宋小理攝

誰說昆木加沒有鮮花,只是,它隻為勇敢的哨所官兵們盛開!如同,邊防戰士的青春生命隻為祖國怒放!

哨所簡介:昆木加哨所始建於1960年,是西藏軍區最西端的哨所,扼守中尼邊境第18至32號界樁的咽喉要道,被稱為“西南第一前哨”。哨所海拔4960米,地處方圓數十公裡的無人區內,年平均氣溫不到5℃,最低-37℃,大雪封山期長達5個月。

建哨以來,一茬茬哨所官兵以“寧讓生命透支,不讓使命欠賬”的崇高信念,缺氧不缺精神、艱苦不怕吃苦,忠誠戍邊、無私奉獻,圓滿完成剿匪平叛、邊境管控、巡邏執勤、搶險救災等急難險重任務,筑起祖國西南邊陲堅不可摧的“鋼鐵堡壘”,為維護國家統一、民族團結和社會穩定作了突出貢獻,先后榮立集體一等功1次、集體二等功1次。

(責編:李楓、曹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