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和平进程虽然按下启动键,但各方依旧存在严重的分歧和信任缺失。阿安全部队与塔利班武装分子3日爆发冲突多人死伤——

阿富汗距离和平有多远?

2020年03月05日10:52  来源:解放军报
 

2月29日,历经18个月谈判,美国与塔利班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和平协议。根据协议规定,美军将在未来135天内将驻阿美军规模从目前的约1.3万人减至8600人。作为条件,塔利班将不再袭击美军及其北约盟友,不再庇护包括“基地”组织在内的恐怖组织。如果塔利班遵守协议规定,美军将在未来14个月内全部撤出阿富汗。

然而,“纸上谈和”不久,阿富汗消息人士4日说,阿安全部队与塔利班武装分子3日在多地爆发冲突,造成12名安全部队士兵和7名警察死亡,塔利班武装分子也有伤亡。说白了,美国与塔利班依旧存在严重的信任缺失,特别是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分歧巨大,这些都注定了阿富汗和平进程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战略互信的缺失

美国对塔利班加入和平进程的诚意究竟多大存在疑虑。塔利班对自身军事能力很自信,认为目前的战场僵局是美军和北约安全援助部队支援阿政府军的结果,一旦外国军队撤出阿富汗,战争天平将很快向塔利班倾斜。因此,塔利班可能会以和平协议为幌子诱使美军及其盟友撤离,之后再与阿政府军秋后算账。毕竟对于如何结束这场战争,塔利班的一贯态度是:“美国人有时间表,我们有时间。”

更大的疑问是,塔利班能否真正与“基地”组织断绝联系?塔利班与“基地”组织都是“圣战”的产物,两者有着相似的意识形态。自成立以来,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一直相互扶持、抱团取暖,“基地”组织需要塔利班的庇护,塔利班则需要“基地”组织的资金和技术支持。2013年奥马尔死后,塔利班曾陷入困境,“基地”组织给予了大力支持。2016年5月,“基地”组织头领扎瓦希里公开宣誓效忠塔利班新任头领阿洪扎达,力挺后者的领导地位。因此,无论从意识形态、历史渊源还是领导人关系看,都很难相信塔利班会与“基地”组织一刀两断。

塔利班对美国的真实意图存在怀疑。美国在阿富汗打了19年,付出了7500多亿美元和2400多条生命的巨大代价,如今反恐使命仍是未竟之业,美国恐不甘心撤军。特朗普总统想撤军虽是公开的秘密,但撤军的政治风险很大,没有哪位总统愿意看到自己的政治遗产是输掉一场战争。塔利班担心美国此举是以退为进,争取时间。特朗普在赢得大选后可能会相机增兵,毕竟过去三届美国总统都曾增兵阿富汗。

对塔利班而言,和平协议存在导致内部分裂的风险。对于要不要与阿富汗政府和谈,塔利班内部一直存在两种不同的声音。前头领奥马尔死后,塔利班内部的强硬派与温和派甚至因此公开闹过分裂。在和平协议签署前一周,塔利班领导层下令不得针对外国军队和阿政府军发动袭击,但仍有部分强硬派违抗这一命令。据美联社报告,“减少暴力”一周期间,塔利班发动袭击的次数从每天75次减少到每天15次,这说明塔利班内部对于要不要和谈依然存在分歧。

权力分配的困境

根据安排,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代表拟于3月10日启动和谈。与美国和塔利班的矛盾相比,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的矛盾更加根深蒂固和难以调和。其中,如何妥善分配国家权力将是和平进程的最大拦路虎。在此期间,为增加谈判筹码,双方很可能会采取边打边谈的策略。

政府组织形式的分歧。组建伊斯兰共和国还是伊斯兰酋长国,是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在和谈中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因为它决定了国家领导人的产生、妇女权益等一系列问题。在庆祝和平协议的视频中,塔利班声称这是“伊斯兰酋长国”的胜利,说明塔利班的立场没有变。阿富汗政府则坚持保留现行伊斯兰共和国政体不变,由阿富汗人民选举产生国家领导人。加尼总统曾公开表示,和谈必须在伊斯兰共和国的框架内进行。政府的组织形式是和谈中的根本性问题,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都不会轻易妥协。

政治权力分配的矛盾。如何分配国家政治权力,是和谈面临的硬骨头。在签署和平协议的声明中,塔利班以“民族解放者”自居,将该事件与当年迫使英军和苏军撤军相提并论。在军事上,塔利班一向没把政府军放在眼里,美军撤离后很难想象塔利班会愿意接受阿富汗政府的领导。退一步讲,即使双方以务实的态度协商政治权力分配,以什么样的标准分配权力也是个问题。如果以双方控制的领土划分,那么塔利班与阿富汗政府几乎平起平坐;如果以控制的人口分,那么阿富汗政府将占较大优势。

经济利益分配的竞争。目前,阿富汗是全球最不发达国家之一,55%的国民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对阿富汗普通民众来说,最急需的是一份稳定的工作。在阿富汗,政府控制了大量的就业、投资机会和收入来源。提供就业机会或者资金支持是平衡各方利益的重要工具。在未来谈判中,经济利益分配这个杠杆,如果运用得当,能够促进解除武装和帮助武装分子融入社会工作;反之,则可能成为阻碍和平进程的障碍。

外部势力的干预

阿富汗地处南亚、中东、中亚交会地带,地缘位置十分重要,自古就是地区强国和世界大国的角力场。如果美军撤离阿富汗,一场新的力量博弈必将拉开帷幕,阿富汗和平进程仍充满不确定性。

美国依然是阿富汗和平进程中最大的外部变量。美国是阿富汗政府的主要支持者,在阿富汗拥有很强的军事存在,即使数月后将驻军规模减至8600人,依然是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没有美国的支持,阿富汗政府甚至都无法维持运转,更不要说打赢塔利班。美国在阿富汗的利益诉求可概括为两个关键词:“反恐”和“地缘政治”。美国不会允许阿富汗再次成为伊斯兰酋长国,不会容忍伊朗在阿富汗做强做大。为实现上述目标,美国将继续支持阿富汗政府,并引入印度等国家平衡其他力量。

巴基斯坦是阿富汗和平进程中作用仅次于美国的外部力量。作为近邻,巴基斯坦在阿富汗有着重大战略利益诉求。从地缘上讲,巴基斯坦国土狭长,需要阿富汗提供战略纵深,抵消来自印度的战略压力。巴基斯坦最担心的是印度势力介入阿富汗,对其实施“战略包抄”。从意识形态看,巴基斯坦是逊尼派国家,需要阿富汗充当与什叶派领袖国家伊朗间的缓冲区。从现实利益看,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存在边界划线争议,曾与目前的阿富汗政府发生边境交火事件。因此,一个由逊尼派特别是塔利班主导的阿富汗政府,最符合巴基斯坦的利益。

伊朗是阿富汗和平进程中不可忽视的玩家。对伊朗而言,阿富汗的未来政治走向与其经济利益和国家安全密切相关。伊朗境内安置着200万阿富汗难民,是阿富汗毒品走私的主要受害国,伊朗需要一个稳定的阿富汗。伊朗希望分享阿富汗境内赫尔曼德河丰富的水资源,并借道阿富汗向南亚次大陆输送油气资源。此外,伊朗反对美国在阿富汗驻军,特别是在美伊关系交恶之际。因此,伊朗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友好的阿富汗政府。

(责编:陈羽、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