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海軍成立68周年:走向深藍,為了和平與安寧

2017年04月19日09:21  來源:中國國防報
 
原標題:人民海軍成立68周年:走向深藍,為了和平與安寧

4月23日,人民海軍迎來成立68周年紀念日

走向深藍,為了和平與安寧

4月6日,中國海軍第26批護航編隊開展海上航行補給,完成補給后編隊繼續向亞丁灣、索馬裡海域航渡。圖為綜合補給艦高郵湖艦為導彈護衛艦黃岡艦進行油水補給。賈岩岩

依法護航,大國擔當

“我是中國海軍衡陽艦,請立即停船,我根據聯合國安理會決議,將對你實施登臨檢查,以確認你船是否從事海盜活動。”3月上旬,在亞丁灣東部某海域待機候船的第25批護航編隊衡陽艦上,一場臨檢拿捕演練就地展開。面對疑似海盜小艇對被護船舶的突襲,衡陽艦艦載直升機迅疾威懾逼停,數名特戰隊員搭乘小艇緊隨其后,依法開展登臨檢查。警戒、威懾、接舷、登臨、取証……

盡管“規定動作”全部到位,但在講評會上,隨艦法律顧問簡家民還是“雞蛋裡挑了骨頭”:登臨前取証攝像機推得太近,取証要素不全……類似的“找茬”並非首次,每當衡陽艦進入反海盜部署,簡家民總會第一時間出現在駕駛室,有對演練方案內容的各式“找茬”,有為具體行動提供的法律咨詢,也有對特戰隊員處置特情的合理建議。

自中國海軍赴亞丁灣、索馬裡海域執行護航任務以來,軍事法律顧問制度就逐步實現在護航編隊的常態存在,讓護航任務更加師出有名、行動有據、處置有法。

讓護航行動更加有理有據

“如果可疑目標有進一步過激行為,指揮員就要迅速判明目標性質,這既要依靠經驗判斷,也要有充足的法理依據作支撐。”今年春節,衡陽艦就遭遇了兩艘疑似海盜小艇的襲擾。在喊話驅離無明顯效果后,衡陽艦迅速出動艦載直升機搭載特戰隊員前去查証。

“你說它是海盜船,它卻沒有武器﹔說它是漁船,它也沒帶捕魚工具。在亞丁灣上,打擊海盜並不是簡單的兵戎相見,而是運用相關國際法與海盜博弈的過程。”簡家民說。

他告訴記者,盡管在《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和《制止危及海上航行安全非法行為公約》等國際條約中,對“海盜行為”“海盜船舶或飛機”都有非常明確的定義,但由於亞丁灣、索馬裡海域較特殊的政治生態,其海盜行為並不完全同於國際法規定的這些特點,給各國軍艦識別、抓捕、處罰海盜帶來了一定難度。

“何時動用直升機或小艇前出查証,何時使用各型武器進行警示,何時對其進行打擊,我們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及相關決議,制定了詳盡的方案預案。”衡陽艦政委蔣建凱介紹,通過隨艦法律顧問體系的幫助,編隊已經成型了較完備的判斷標准和應對方案。

為法理斗爭提供事實証據

亞丁灣每天川流往來的船舶數以千計,軍艦這類特殊的航行器也必須遵守各類航行規則。而對於那些進入警戒范圍的船舶,更要注意措辭,喊話或者警告的每一個單詞,都必須嚴格按照相關法律反復推敲,喊話前后過程都要通過攝錄像取証人員完整記錄。

“法律工作的基本原則就是‘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准繩’。”簡家民介紹,護航是一項涉外性、涉法性很強的非戰爭軍事行動,一旦有爭議發生,能使事實真相大白的唯一途徑就是使用客觀、全面的証據說話。為此,第25批護航編隊廣泛開展了護航普法活動,各級官兵結合崗位人人學法、人人知法、人人用法已成為常態。

夜幕降臨,警戒更、錨更按時上崗。點點星光的映襯下,簡家民半是打趣地將衡陽艦形容為一艘引人窺探的玉舟。“這並不是危言聳聽。”他告訴記者,玉林艦在吉布提休整期間,某國軍艦就曾以訓練為借口,企圖用蛙人對玉林艦實施偵察。玉林艦在積極做好防護對蛙人進行驅離的同時,進行攝錄像取証,並在法律顧問支援下,通過我駐吉布提大使館向吉布提國家反映事情經過,吉布提立即派出人員對該國行為進行制止。

“8年前,中國海軍邁出了走向深藍的關鍵一步,隨艦的法律顧問前輩們勇於挑戰未知領域未知風險,為這一步提供了堅實的法理支撐。”簡家民感慨,接過接力棒,並沒有感到害怕,反而更掂量出了肩上的責任。

中國軍艦,危難時的諾亞方舟

百年前,孫中山先生有此寄語:“中國如果強盛起來,我們不但是要恢復民族的地位,還要對於世界負一個大責任。”回望在也門那次歷時9天的撤僑行動,無疑是這份寄語的一個精彩注腳,在這次撤僑行動中除了保障同胞的生命安全外,中國海軍還協助來自15個國家共279名外國公民安全撤離,此舉在世界范圍內受到熱議。

2015年4月2日晚,吉布提港,中國海軍護航編隊臨沂艦搭載著225名從也門撤離的外國公民,平安停靠在港口。“謝謝中國!謝謝中國海軍!”脫困后外國公民用15種不同的語言表達著同一種情感,讓“達則兼濟天下”的中國溫度,通過中國海軍這張流動的名片展現在全世界面前。

率先登艦的埃塞俄比亞小男孩納特內爾走到哪都推著他心愛的自行車,幾天前,他和家人都是躲在桌子下,聽著外面的槍聲度過一個個不眠之夜的。他開心地告訴艦員:“也門太危險了,看到中國軍艦特別高興,因為它可以帶我回到祖國,我很快就可以在那騎自行車了。”

護航編隊政委夏平對外國公民說:“中國有句古話,叫同舟共濟。你們即將乘坐的軍艦,就是你們值得信賴的‘諾亞方舟’。”很多外國公民熱淚盈眶,高舉雙手豎起大拇指歡呼“感謝中國派來‘諾亞方舟’。”

登艦正在有序進行。突然,距離臨沂艦艦艏前方5公裡處發生爆炸,一顆流彈“當”的一聲打在泊位附近的碼頭塔吊上。面對突然出現的特情,艦員們立即對還沒來得及上艦的外國僑民進行貼身護衛,幫他們提行李、抱孩子,在最短時間內脫離險境。

上艦以后,一名外國女孩找到艦員尋求幫助:“我的弟弟哭著要喝橙汁,你們能不能幫幫忙?”橙汁?這可給大家出了個大難題。出航已經3個多月,離上次靠港休整也已30天,果汁是名副其實的“奢侈品”。

這時,航海部門士官趙飛急匆匆趕來,把一盒果汁遞到女孩手中。這是他最后的“存貨”,一直放在櫃子裡,用衣服蓋了一層又一層。“他們剛剛從戰火中撤出來,再說上艦就是客人。以前家裡來了客人,爸媽都要做一桌子菜,這是我們中國人的待客之道。”

餐廳裡,薩蒂亞正在和丈夫、孩子一起吃飯。考慮到宗教信仰和生活習慣,編隊后勤組准備了咖喱飯和土豆牛肉。面對美食,10歲的孩子卻堅持要媽媽喂飯,因為他一手抓著小熊貓玩具,一手拿著一面五星紅旗,不願意放下。

巴基斯坦小伙子扎夫抵達吉布提后,沒有急著和前來迎接的同胞握手,而是挨個與身邊的艦員們緊緊擁抱。他不斷地說:“謝謝你,我的兄弟!”看著這一幕,臨沂艦機電部門士官劉真不禁感慨:“以前從未想過,這輩子能有機會幫助200多名外國人脫離險境。能代表祖國為世界和平出一份力,想想都驕傲呢。”說話間,豆大的汗珠不斷從額頭滴下,這幾天的撤僑他和戰友們實在太累了。

臨沂艦抵達吉布提時港區潮位較高,人員交接區離舷梯較遠,且中間需過一座小鐵橋,要上台階、跨管道,給老人、婦女、兒童下艦帶來了很大困難。艦員們紛紛伸出援手,攙扶著老人、抱著孩子,保護他們走下舷梯。擁抱、歡呼、笑臉……此時的吉布提港5號泊位,就是一個其樂融融的國際大家庭。

日本游客上鶴久幸被中國軍艦從索科特拉島解救出來后,為了表示自己最真誠的感謝,他朝著艦上的中國國旗深深鞠了一躬。

無論你從哪裡來,中國軍艦就是你們駛向和平彼岸的諾亞方舟。軍艦是流動的國土,護航官兵此時就是中國故事的講述者,就是中國精神的傳遞者。

世界在驚嘆,中國崛起是“21世紀最激動人心的大事”!也在疑慮:崛起中的中國,將怎樣面對世界?這次充滿人道主義情懷的國際救援,告訴世界,崛起的中國,是為了和平而來,為了安寧而來。

下一頁
(責編:王璐(實習生)、黃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