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來信】之五:30歲入伍,我的軍旅生涯從郁悶開始 

2017年07月16日16:41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本文作者郭俊奎

“向前!向前!向前!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腳踏著祖國的大地,

背負著民族的希望,

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

……

每當聽到這熟悉的歌聲,我總會感到身上滾過一陣陣熱浪,似乎對部隊的依戀更深了。雖然退休已經兩年時間,但心裡、夢裡,那獵獵的軍旗,那朴實的軍裝,那如畫的營房,那親如兄弟的戰友,那耐人尋味的成長故事,那直線加方塊的韻律……仿佛還在眼前,似乎更加刻骨銘心了。

我是24年前隨著縣市(區)人武部改歸軍隊建制入伍的。一夜之間,肩章由人武干部的“紅蘿卜”變成了部隊軍官的“黃板板、銀星星”,但我實在高興不起來。已經30歲的我,在地方當科員三年了,連續4年被軍分區評為“優秀人武干部”,可收歸軍隊后卻被定為正排職干事,相當於地方的辦事員,並授予少尉軍銜。我非常郁悶,發牢騷說自己是全軍最老的排級干部。

1995年5月,軍分區領導讓人武部部長找我談話,想調我到軍分區工作,但我此時隻想轉業。然而,部隊規定,連以下干部不讓轉業。

人武部的老政委找我談話說:“人挪一步活,到軍分區去吧,憑你的能力,一定會有出息的。”無奈之下,我隻好去軍分區報到。

沒有了退路,我把胸中的悶氣都用在了工作上。家屬未隨軍,我住辦公樓單身宿舍。每天早上嘀嘀噠噠的起床號還沒有響,我已經提兩條拖把、一桶水,把政治部所分管的五六十米長的樓道拖了一遍。領導安排的材料,我加班加點地寫,上班時間寫不完,下班拿到宿舍寫﹔把所有同事都當領導看,不管誰給我安排工作,我盡力去干。業余時間,堅持寫新聞稿件,有些稿件還被《解放軍報》和《中國民兵》刊用。很快,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認可。然而,自己內心那種郁悶的情緒依然濃烈。

人的變化往往從不經意間開始。

那年,我外出辦事吃了不衛生的東西,回到軍分區后上吐下瀉,一下子病倒了。軍分區領導知道我生病后很關心,政治部主任通知食堂為我做了雞蛋面,並親自跑到衛生所找醫生給我治病。

經過一周時間的折騰,我感覺自己似乎體能耗盡,站都站不穩。當我准備悄悄到街上坐公交車回家時,同辦公室一位干事發現后,把我送到車站,直到我坐上回家的班車才走。盡管無力說客氣的話,但我心裡暖暖的,第一次意識到了戰友之情。

為了加強軍分區全面建設,軍分區黨委決定總結樹立一批基層建設的先進典型。在此期間,我和同事們團結協作,高質量地完成了宣傳任務,長篇通訊在《中國國防報》、《甘肅日報》刊出,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軍分區領導充分肯定了我的工作,連續兩年給我記了三等功。我任副連職干事剛滿兩年,就被破格提升為正連職干事。正連剛滿一年半,正趕上省軍區系統開展敬業守紀教育,軍分區又將我樹立為愛崗敬業模范,讓我給大家介紹經驗,還將我破格提升為副營職干事……

一連串的好事落在自己頭上,我第一次對自己入伍后的軌跡進行了一次客觀回望,對自己的思想進行了一次深刻剖析。我才猛然發現自己內心的陰影一直遮擋著部隊的陽光,我一直在戴著有色眼鏡看部隊。經過反思,我的思想第一次真正地融入了部隊。

2005年10月,幸運再次降臨到我頭上。我幫忙撰寫的電視片腳本獲得省軍區政治部主任袁建國少將欣賞。袁主任是蘭州戰區有名的“筆杆子”,曾任國防大學馬列教研室主任,對材料要求非常嚴格。沒想到他看了我的稿子異常高興,批了一大段贊揚的話。之后我被選調到省軍區政治部工作。在這裡,盡管我年齡不佔優勢,但能更好地體現自己的價值。再后來,我又被任命為平涼干休所政委,成為一名正團級主官,這讓我非常激動。此時的我發自內心地認識到,是人民軍隊培育了我,成就了我的事業。

我出生在和平年代,入伍在省軍區系統,雖然沒有經歷過金戈鐵馬、大漠孤煙、邊關冷月的考驗,但我同先輩軍人一樣,在同一面鮮紅的“八一”軍旗下面,忠實履行了自己的職責使命。我的血脈滲入了軍人的鐵血氣質,伴隨我在人生的長河中搏風擊浪、持續前行。

“向前!向前!

我們的隊伍向太陽,

向最后的勝利,

向全國的解放

……”

我心中的軍歌永遠雄風萬丈、陽剛嘹亮。祝願我們的人民軍隊在嘹亮的軍歌聲中,一往無前,無堅不摧,從勝利走向勝利!

(責編:馮人綦、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