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來信】之二十一

父親與解放軍同齡 出生入死屢立戰功

2017年07月25日08:27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董國法。

董國法(圖左)和戰友。

2017年2月,董國法90周歲,拍於家中。

我的父親董國法是一位有著64年黨齡的老黨員。他生於建軍元年,又安眠於建軍90周年這一具有特別意義的年份。翻開父親塵封多年的老照片和紀念章,我的淚水奪眶而出。

1943年的冬天是父親戎馬生涯的開始。父親與老鄉楊海漢在陝西韓城參軍,並隨部隊參加抗日戰爭,轉戰南北。1944年,他隨部隊到靈寶、潼關打阻擊戰,阻止日軍進入潼關。潼關阻擊戰結束之后,父親所在部隊轉戰寶雞,當年冬天又徒步奔赴大西南,經遵義到貴陽,並在貴陽與日軍正面交鋒,打了阻擊日本人侵佔貴陽的關鍵一戰。由於在軍隊中表現出色,父親還被選中參加一個月的駕駛班學習。

1948年9月,父親在錦州被編入第四野戰軍,並跟隨部隊攻打沈陽。解放東北后,父親所在部隊又參加了平津戰役,父親和戰友奉命攻打南苑機場。經過激烈的戰斗,他們一舉摧毀了國民黨控制的機場,父親也因為在這次戰斗中表現突出,受到表揚。

1949年1月31日,北平和平解放,部隊便南下解放安陽。由於駐守安陽的國民黨軍負隅頑抗,戰斗十分激烈。當時父親被選調到“尖刀班”,擔任爆破任務。當解放軍攻破敵人第一道防線,向前推進時遇到了敵人頑強抵抗,敵人憑借在路口壘砌的工事,設下機槍掃射防線。連長命令“尖刀班”無論付出多大代價,也要摧毀這個橫在前進道路上的阻礙。

為了完成任務,“尖刀班”爆破手陳炳銀首先抱起炸藥包向前沖去,卻不幸倒在了敵人的機槍下。當時父親法來不及多想,抱起炸藥包,在槍林彈雨中拼命向前沖,並成功抵達敵人的堅固工事前和尖刀班其他幸存戰士拉響了炸藥包。一聲巨響,敵人的工事飛上了天,機槍也啞火了。連長高聲喊道:“同志們,為了新中國,向前沖啊!”安陽解放,父親董國法榮立三等功。

1949年5月,大部隊繼續南下,父親所在部隊則被留下,跨過黃河執行豫西伏牛山剿匪任務。1949年6月的一天,部隊接到命令,連夜開拔到伊川縣五裡川鎮,圍剿當時號稱“十大連”的土匪頭子李騰蛟。部隊接到命令后,一夜急行軍,徒步100多裡路。天剛蒙蒙亮,父親和他的戰友就到達了伊川縣五裡川鎮,將盤踞該地土匪包圍。此時,土匪們剛剛起床,官兵們抓住戰機,迅速出擊,圓滿結束任務。此次戰斗共消滅和活捉土匪300多人。當時,還有一小部分土匪逃脫,逃到盤踞在欒川土匪頭子李騰蛟那裡。父親和戰友們一起連續追擊,邊追邊打,一直打到欒川,將土匪頭子李騰蛟逮住,基本殲滅了土匪的殘余勢力。

1950年10月10日晚,為了保家鄉、保和平,父親所在部隊跨過鴨綠江,挺進朝鮮參加抗美援朝戰爭。由於父親有開車的技術,在朝鮮他被分配到火炮營汽車連,為部隊運輸物資。由於敵機轟炸頻繁,汽車白天不敢上路,隻有晚上行動,為了防止被敵人偵察機發現,所有汽車關閉大燈前進。在一次執行運輸汽油任務返回途中,車隊盡管摸黑前行,但還是被敵機發現了蹤跡,遭狂轟亂炸,多輛汽車被炸起火,汽油熊熊燃燒。當時,父親所駕駛的汽車遭敵機用機槍俯沖掃射,有一發子彈把父親的帽子打掉了,還有一發子彈打穿了汽車坐墊。危急時刻,他憑借熟練的車技和冷靜機智,硬生生沖破了敵機的轟炸掃射圈,安全返回,成功完成任務,榮立三等功。

1952年秋在朝鮮板門店談判簽訂停戰協議后,父親隨部隊回國到廣東湛江駐防,后又轉到惠陽。1953年7月15日,父親在廣東惠陽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同年調入四十二軍司令部小車班開車,並任班長一職,1955年在廣東惠陽復員。復原后回到家鄉成為了一名汽車司機,開始退役后的新生活,人送綽號“董三快”。

父親這一生,經歷了戰火紛飛的年代,一路經歷了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和抗美援朝戰爭,能在戰火中活下來,無疑是十分幸運的。他感慨說:“我能活到今天,參加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看到祖國繁榮昌盛,人民生活幸福,是多麼的幸運啊。那些為了民族的獨立和國家的解放而犧牲的前輩和戰友們,沒有享受過一天的幸福生活,我要替他們看看日新月異的新中國,告訴他們:戰友們,你們的鮮血沒有白流!”(作者:董文勝,文中圖片均由作者本人提供)

(責編:邱越、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