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變的“紅色基因” 忠誠的南疆衛士

——南部戰區陸軍邊防某旅“衛國戍邊模范連”見聞

趙光霞 馬昌 宋邦穩

2019年07月22日21:03  來源:人民網
 

“友誼關上,金雞山巔,屹立著我們光榮的連隊,威震南疆豪情壯,忠誠戍邊敵膽寒……”一首《我唱大風守邊關》,豪邁有力。

金雞山在千年雄關友誼關西側,地勢險要,絕壁陡峭,自古就是軍事要塞、邊防重鎮,而扼守這一天險雄關的就是南部戰區陸軍邊防某旅十連。

日前,由人民網、陸軍政治工作部宣傳局聯合開展的“祖國在我心中”界碑描紅主題活動第五採訪分隊就探訪了這支駐扎在廣西憑祥金雞山之巔的“衛國戍邊模范連”。

連隊營區巨石上寫有“衛國戍邊模范連”

傳承“紅色基因”,鑄就模范連精神

進入連史館,左右兩條標語赫然映入眼帘——“戍邊守土苦亦樂,衛國鎮關勇獻身” “忠誠戍邊、艱苦奮斗、愛民奉獻、精武爭先”。

“左邊一句是連隊之魂,右邊一句是連隊之訓,這也是連隊傳承至今的精神和傳統。” 十連連長楊盛強介紹說。

組建於1969年的十連,在抗美援越、自衛反擊作戰、法卡山炮擊作戰等戰斗中,2次榮立集體二等功、3次榮立集體三等功,110名官兵立功受獎。

1979年的一次攻打高地的戰斗中,十連13名黨團員組成爆破隊,奮不顧身為部隊開辟出一條通道。戰士楊駐華左腿被敵人手榴彈炸傷,鮮血染紅了軍褲,班長讓他下去包扎,他堅定地說:“隻要還有一口氣在,就要戰斗到底!”

壯烈的歷史,鞭策著十連官兵絕不辱戍邊使命。自1979年進駐金雞山,一代代官兵扎根在此。歷經9次調整整編,十連秉承先輩光榮傳統,扎根邊防、建設邊防、奉獻邊防,出色完成了各類邊境執勤任務,用一個個榮譽續寫著戍邊人的忠誠和擔當,鑄就了“衛國戍邊模范連”精神。

戍邊固防、保家衛國,沒有過硬的本領,怎能過關斬將?每個月兩次的30公裡強化訓練,是連隊“雷打不動”必訓內容。寧可千日無戰 不可一日無備。十連官兵苦練真本領、爭當尖子兵:工事構筑條件有限,戰士們硬是在石山上“鑿”出掩體﹔連隊陣地地幅不大,便利用塹壕構設了一條800米、內有32個障礙物的環山障礙場﹔每周以多課目連貫的方式對軍事體育項目進行一條龍考核﹔巡邏路也成了他們練潛伏、練檢跡、練押解、練識圖用圖的訓練場……排長毛遂參加狙擊手比武被南部戰區陸軍評為狙擊尖子,一個個訓練尖子,就這樣在過硬的訓練中成長起來。

“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旅以全軍邊海防部隊比武第一名的好成績向祖國母親獻上了一份厚禮,這也給我們帶來了極大的鼓舞。”楊盛強興奮地向記者們傳達了這個好消息。

從金雞山哨所俯瞰,山下一片繁華

損害國家利益的事,就是給座金山也不干

三伏天,雖不是艷陽高照,但雨季時節,還是異常悶熱,大地就像蒙上了一層蒸籠布似得,熱氣不斷地向上翻騰。

在十連哨所——金雞山偵觀哨,兩名戰士正全副武裝、手握鋼槍在執勤, “因為人少,我們都是每半天輪崗一次”,當記者問及多長時間換一次崗時,戰士們回答說。

在此採訪不一會兒,記者就已汗流浹背。執勤的戰士們仍筆直站立,警戒地望向四周。

從哨所向遠處望去,邊境風光清晰可見。

“一條街,兩排樹,到了憑祥沒住處”的荒涼之景早已過去。

作為東南亞地區進入中國的陸路大通道,友誼關地區發展日新月異。山下繁華一片,國家一級口岸——友誼關口岸車水馬龍,中國第一個陸地邊境綜合保稅區——憑祥綜合保稅區、東南亞最大的紅木市場——浦寨國際商貿城、弄懷邊貿點商鋪成片、非常熱鬧。

熱鬧的景象與山上的空寂,形成鮮明的對比,各種誘惑也隨之而來。

在十連,記者就聽說了這樣一件往事:一天,老指導員余守勇接到了家裡打來的電話:兒子出生了。幸福的笑容還挂在臉上,但馬上又被告知孩子患有缺血缺氧性腦病,余守勇的心情如過山車般從興奮到擔憂。“必須盡快治療!”但手頭拮據的他倍感無力。

一個做邊貿生意的老板聽說情況后,主動說願意支付10萬元醫藥費,但連隊今后要給他提供一些生意上的“方便”。余守勇一口回絕了:“我心疼兒子,但這種損害國家利益、褻瀆軍人尊嚴的事,就是給座金山也不干。” 領導知道余守勇家裡的境況后,讓團裡幫忙籌錢,戰友們也紛紛借錢,這才解了燃眉之急,讓孩子得以救治。

“立哨卡,淡薄名利,唯求一生正氣﹔守邊關,不計得失,甘願兩袖清風。”這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哨所官兵留下來的一副對聯,一代代金雞山人也是這麼做的。

一年借“八一”建軍節組團來連隊慰問之機,一位邊民給指導員龔翼山送來一套紅木茶具和一部手機,悄悄說道:“下次你們巡邏時,提前打個電話,讓我們的車一起跟進去,每次1萬元的‘帶路費’。”龔翼山當場嚴詞拒絕。

“腐蝕就在身邊,誘惑就在眼前,失足就在瞬間。”對於多樣的物質和金錢誘惑,近年來,十連官兵自覺抵制了數百次之多,從沒有發生一起違反邊境政策紀律的事。

十連官兵在金雞山巔的方寸間,堅守著一份薪火相傳的神聖使命。一代代戍邊人獻身邊防,不就是為了山下那一片繁榮嗎?

拓荒園中的“石窟魚趣”

拓荒園裡走一走,古炮台前看一看

來到十連,有兩個地方一定要去:一個是拓荒園,一個是古炮台。

其實,40年前連隊進駐金雞山之初,面對的是一片亂石堆,當地還流傳著“庄稼不長石頭縫,放牛不上金雞山”的說法。“由於山路尚未修通,蔬菜難以運輸上來,官兵們就提議自己開荒種菜。”副指導員陳帥向記者介紹說,“山上少土,時任連長黃瑞雄帶領連隊官兵,利用各種下山巡邏機會,用老式挎包,‘螞蟻搬家’似地,一包一包把熟土從山下背上來。”一代又一代官兵在接續傳承中,硬是辟出了大大小小的369塊菜地,如今的拓荒園裡,栽種著來自全國各地的五十多種蔬菜、瓜果、花卉。

談心桌、攬勝台、石窟魚趣、情懷石……一草一木,一步一景,如詩如畫。這裡不僅是菜園,還是戰士們陶冶情操的精神家園。在戰士黃遠志眼中,拓荒園“就是連隊‘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具有特別的精神涵義。”去年剛剛入伍的黃遠志記憶猶新,“到連隊的第一天,就參觀了拓荒園,這是我們連隊的一種歷史傳承。”戰士伍鋒貴直言:“軍營是我扎根的沃土,拓荒園是滋潤我成長的雨露。”

這塊園地,雖是戰士們口中的“副業地”,但走在其中,隨處可見刻在仙人掌、劍麻莖干上的戍邊感悟,“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守邊一陣子、受益一輩子”……戰士們勞作打理之際,時刻不忘戍邊衛國之職。

很巧的是,園中有塊石頭上刻著中國的版圖,戰士們給它取名“祖國在我心中”,與此次活動的主題不謀而合。

金雞山哨所上的古炮台

“往事越千年,日照金雞巔。莫道干戈休,古炮尚嗚咽。”沿著城牆拾級而上,走過枝繁葉茂的相思樹,就到了金雞山巔的古炮台。

“一百多年前,清政府在金雞山上連台為城、立炮御敵,但首發試射就炮彈卡膛,這門200萬兩白銀購買的克虜伯大炮就此報廢。”講解至此,排長蔣程偉難掩失落之情,“清軍的真金白銀並沒有買來強大的國防,勿忘國恥,強軍固防,永遠在路上。”

每年新兵下連、新干部到任,連隊支部都會送上一份“見面禮”:到古炮台轉轉,到偵觀哨看看……“面對百年滄桑、卡膛古炮,官兵獻身邊防事業的信念會更加堅定。”楊盛強說。

后記:

這次南疆邊防行,時間雖然很短,但卻很難忘,尤其難忘“衛國戍邊模范連”的那些戰士們,20歲上下的他們,把最好的青春韶華,奉獻給了祖國的邊防事業,書寫著無悔時代的忠誠篇章。

這些戰士,來自祖國的五湖四海,他們很普通,卻不平凡﹔他們很朴實,卻又偉岸﹔他們用無言的行動,詮釋著軍人的無私。從他們身上,我們更能明白,什麼是使命與擔當,什麼是奉獻與忠誠。

“有國才能有家,沒有國境的安寧,就沒有萬家的平安。”

致敬!向這些可親可愛可敬的邊防軍人。

(責編:馬昌、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