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军费从2019年的479亿欧元提高到2020年的503亿欧元,既是对以往安全路径的延续,也出于对自身国际地位、战略目标的重新考量——

德国军费增长背后的“变”与“不变”

2019年11月28日16:01  来源:解放军报
 

德国国防军参加北约“三叉戟接点”联合演习。

德国国防部发言人弗兰克·芬里希近日在记者会上说,2019年德国的军费为479亿欧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9%。2020年德国军费预计提高到约503亿欧元,约占GDP的1.42%。这是近几年德国军费的最大增幅。

对于此次增长军费,有观点认为,德国意在支持欧洲的“战略自主”;也有观点认为,德国是为了满足美国对欧洲盟友提升军费的要求。事实上,德国增长军费,既是对依赖北约、欧盟等以往安全路径的延续,也出于对自身国际地位、战略目标的重新考量。

在北约欧盟间找平衡

德法两国在欧盟“战略自主”问题上,存在着比较显著的分歧。

尽管欧盟和北约有很多成员国是重合的,但就属性而言,北约是军事政治联盟,而欧盟是政治经济联盟。这就决定了很多欧洲国家在组织中的倾向性——在军事与安全方面仍然依靠北约,在政治经济领域则更多依赖欧盟。

马克龙就任法国总统后,在外交领域展现出愈发强烈的自主性,且已多次呼吁要加强欧盟“战略自主”。德国尽管也强调欧盟“战略自主”,支持强化德法合作,但由于历史原因,无法像法国那样过度强调发展军事力量。

德国更多地是希望平衡北约、欧盟之间的力量,尤其在安全方面更加依赖北约,而非法国主导的欧洲安全框架。法国总统马克龙发表北约“脑死亡”言论后,德国总理默克尔仍表示北约不可或缺。

此外,德国增加军费背后,美国方面的压力不容忽视。尽管德美关系因伊拉克战争和棱镜门等事件面临考验,但总体而言,德美一直是关系十分紧密的盟友。在经济层面,德国《2017年外国企业在德投资报告》显示,外国企业2017年在德直接投资项目共有1910个,其中美国投资项目276个,排名第一。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多次就军费分摊问题向欧洲盟友施压。在美国看来,如果德国军费比例达不到GDP的2%,其他国家就更难达到,因此德国应该在这方面发挥示范和表率作用。

在能力发展上寻突破

不容忽视的是,除了北约、欧盟等外部因素,德国增长军费有着重要的内部考虑。

在德国,国防与安全政策转型已成为多方共识。2016年7月,德国发布10年来首部国防白皮书《安全政策与联邦国防军未来》。白皮书指出,德国将推行更积极的外交政策,在国际安全事务中发挥大国作用。白皮书不仅强调德国的安全与北约、欧盟不可分割,更明确表达了德国在北约和欧盟发挥更大影响力的强烈意愿。因此,德国决定响应2014年北约威尔士峰会决议,在10年内实现军费预算占GDP2%的目标,并将军费预算的20%用于新装备采购,以扩大国防军的规模和更新军事装备,使其能够应对国内和海外的部署任务。随着美国的战略调整,德国更加希望强化自身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

德国国防与安全政策转型主要基于两个方面考虑:一是重塑自身大国地位。二战后,德国在国际事务中一直保持低调,“军事”很多时候都是禁忌话题。但随着综合国力提升和自身和平形象的稳固,德国已不再满足于国际事务“弱势参与者”的角色;二是强化武装力量的建设运用。相比英国、法国,德国军费投入长期较低,许多装备老化和缺乏维护保养,联邦国防军的员额也保持在较低水平。德国希望发展与其战略目标相匹配的武装力量。

此外,对于德国基民盟而言,近期民调支持率持续下滑,选举形势不容乐观,增加军费、提振国防部形象,有利于挽回失去的选民。就基民盟主席卡伦鲍尔个人而言,出任国防部长对于她未来竞选总理至关重要,因此推动军费增长势在必行。

既有雄心又有困境

根据德国国防部今年6月的建议,德国军费预算将主要用于发展军备,包括升级“美洲狮”步战车、中型火箭炮系统,推动重型运输直升机、多功能战舰发展,以及更换部分战斗机。联邦国防军总检察长艾伯哈德·佐恩去年9月签署一份规划文件,要求联邦国防军在2023年、2027年和2031年这三个节点逐步实现军队全面现代化。该规划如果能够实现,将为陆军组建3个装备齐全的数字化师、为空军组建4个空中特遣部队、为海军增加25艘军舰和8艘潜艇,从而使德军成为一支强大的现代化力量。

值得注意的是,德国现阶段经济增长有放缓趋势,未来可能面临预算缺口,能否满足军队所需还是个未知数。并且由于此前国防投入长期不足,德国军队仍面临诸多转型难题。另外,对于联邦国防军未来的作用,德国内部还存在不同意见。社民党反对增加军事开支,认为增加军费只不过是要增加“更多的战争机器”,现在最紧迫的是“裁军倡议和军备控制”,担忧军事开支大幅度增加,将使教育、交通、社会等领域的财政预算减少。

(责编:实习生(凌博)、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