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專訪駐香港部隊原副司令員王郡裡少將

駐港部隊20年 初心不改守衛香江

邱越、常紅、劉青、史江民

2017年06月19日00:22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1997年7月1日,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陸海空三軍官兵,從陸地、空中和海上越過深圳河,進駐香港,履行防務。二十載風雨鑄忠誠,軍旗耀香江。駐香港部隊以威武、文明的良好形象,為香港的繁榮穩定做出了積極貢獻,向祖國和人民交出了一份優異答卷。

適逢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中國人民解放軍進駐香港20周年,人民網獨家專訪駐香港部隊原副司令員王郡裡將軍,讓我們通過將軍的深情講述,共同回望駐港部隊20年來與特區政府和香港人民共同經歷的難忘片斷。

王郡裡少將接受人民網專訪。邱越攝

責任如山 血肉相連

記者:王將軍您好!首先請您談一談您在駐港期間的經歷,期間遇到哪些困難?您是怎麼克服的?

王郡裡: 2008年初,我正在湖南抗冰救災前線組織部隊打通京廣線、搶修電網,突然接到命令,三天后我便到了香港,一直到2011年初離開香港。接到命令后,一方面感到突然,同時也感受到了上級黨委的信任,更多的是一種使命感。駐香港部隊是一支新型的部隊,也是一支特殊的部隊,作為軍人,能到香港駐軍工作最主要的感覺就是使命意識的強化和提升。駐港部隊的編制人數並不多,但是它是中國人民解放軍序列中唯一的一支陸海空三軍聯合編成的部隊,是代表國家的精銳部隊。在香港履行職責,一舉一動都代表了國家、服務於國家,貢獻於國家。當時我是帶著非常強烈的使命感,同時也帶著一種去學習、去工作、去貢獻的精神狀態去了香港。

在香港工作的三年,是我軍旅生涯中非常特殊的一段時間。你問我遇到了什麼困難,我覺得應該說是經受了哪些考驗,以及在考驗中獲得了什麼。

我是上過戰場的人,戰場上考驗是生死考驗,而在和平時期,軍隊也面臨著種種考驗,比如剛剛提到的抗冰救災就是一種考驗,而到了香港,面臨的是一種新的考驗。香港駐軍是我軍第一支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的駐軍,這在共和國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它的特殊使命、特殊貢獻主要體現為在“一國兩制”政治制度下履行軍事防務任務,所以第一個考驗,就是能否適應資本主義制度的駐軍環境,這對一支部隊、對於一位指揮員、以致對於每一個官兵,都非常重要。

第二個考驗,你在香港代表的不是簡單的一個人、一個軍官、或是一支部隊,你所代表的就是國家主權。駐軍是國家主權在香港象征性體現的最主要方面,這意味著駐港部隊在香港責任重於泰山,因為代表著國家的主權。

第三個考驗,駐軍是駐在香港社會中間的,面臨著一種全新的軍政軍民關系,與我們在內地所熟悉的、我軍傳統的軍政軍民關系有很大不同。在香港,駐軍面對的是一個資本主義制度下高度法制化的社會,面對的是眾多的愛國愛港人士和那些對我們非常陌生又略帶敬畏感的香港市民。這種新型的軍政軍民關系對我軍的管理、對駐軍如何履行使命都是一種考驗。

應該講,20年來,在一代一代駐軍官兵的努力下,駐港部隊給祖國和人民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記者:您怎麼理解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對於香港的作用,它如何服務香港?如何服務香港社會和人民?

王郡裡:駐香港部隊在香港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來履行自己使命的。《駐軍法》中關於香港駐軍的職責有四個方面:

第一,防備和抵抗侵略,保衛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安全﹔第二,擔負防衛勤務﹔第三,管理軍事設施﹔第四,承辦有關涉外軍事事宜。此外,在必要時,根據中央軍委的命令,協助特區政府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這些職責就是香港駐軍的主要職責,香港駐軍在這20年來就是圍繞著這六個方面服務於香港社會的。

我曾利用休息時間參觀過香港的海防博物館,這個海防博物館雖然不大,但是反映了從明代以來差不多六百年香港的海防史,實際上也是香港的主權史,包括清政府將其割讓給英國、香港脫離祖國大家庭的歷史,也包括二次世界大戰被日本佔領的歷史,以及最后終於回歸祖國的懷抱,在回歸后的部分博物館給香港駐軍專門開辟了一個單元。這段歷史很真實,也勾起了我心中強烈的滄桑感和歷史感,駐港部隊在香港駐軍,它所有的貢獻和服務首先體現出的就是它代表著國家主權。

參加香港社會活動。(圖片由王郡裡少將提供)

駐港部隊除了代表國家主權,依法維護香港安全以外,還積極參加多種社會公益性活動,服務於香港社會,貢獻於香港民眾。尤其值得一說的是,駐港部隊是香港當地最大的獻血群體。香港沒有義務獻血法,獻血完全憑個人意願,沒有大的群體,而駐港部隊是香港義務獻血群體的主體,幾乎每一位駐港部隊的官兵都有過義務獻血的經歷。

我曾組織過獻血活動,當時有一個儀式,是在駐軍醫院舉行的,主要由香港“紅十字會”介紹來自各個領域不同部門前來獻血的代表,介紹其他單位、部門時,大家多是禮貌性鼓掌,當念到駐港部隊時,全體起立,長時間熱烈鼓掌。這個情景讓我非常感動。為什麼偏偏將這麼多掌聲送給駐港部隊?因為香港人知道,香港醫院血庫裡的血主要來自駐港部隊。我們講軍政軍民關系,有一種形容叫“魚水關系”,還有一種形容叫“血肉相連”。將駐港部隊在香港的軍政軍民關系稱為“血肉相連”是完全貼切的。駐港部隊的官兵們在港服役短則一年,長則三年,便要離開香港,離開時他們不帶走任何東西,但卻將自己的青春鮮血留給了香港同胞,這恰恰印証了中央政府和中國軍隊對香港同胞的無限深情。

拜訪香港大學國學大師饒宗頤老先生。(圖片由王郡裡少將提供)

下一頁
(責編:王吉全、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