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來信】之九

第一代高原雷達兵:戰士站崗被凍僵雪埋

2017年07月18日13:20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作者王貽倫。(照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王貽倫和戰友合影。(照片由作者提供)

作者王貽倫近照(照片由作者提供)

1962年底,在邊境戰爭爆發的關鍵時刻,空軍部分官兵奉命緊急調赴西藏,組建空軍拉薩雷達營和高射炮獨立營,在空軍拉薩指揮部的領導下投入戰斗……

戰爭勝利后,為保衛邊界安寧和領土完整,中央軍委決定讓相關部隊繼續留守,長期建設和保衛西藏。為更有效地確保西藏領土、領空安全,上級機關決定在雪域山頂建立一隻天眼——米拉山雷達站。

米拉山雷達站海拔高,氧氣稀薄,常年冰天雪地,環境極其惡劣。

科學家們斷言:“人類到了海拔4500米以上,將無法定居生活。”而我們雷達站所在的米拉山頂海拔高達5384米,是全世界海拔最高的雷達站。革命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我和我的戰友們當年就這樣在一步三喘的惡劣環境中戰斗、生活。

接到命令后,我站30多名指戰員,克服山路險峻、冰雪路滑,用肩扛、拖拉的方式把整套設備安全運送到米拉山頂。大家在指導員叢樹發和站長的帶領下進行裝機、開機調試,及時准確地向拉薩指揮部和上級機關報告、發送藏區的空中情報,受到上級機關的肯定和褒獎。

戰友曹德海是名上海兵,進入陣地當天恰遇暴風雪,氣溫驟降至零下30攝氏度到零下40攝氏度之間。當時許多戰友因嚴重的高原反應爬不起來了,曹德海寧願自己多吃苦,在齊膝深的雪地裡堅持替多人站崗長達7小時,由於過度寒冷缺氧,他凍僵倒地,被大雪掩埋。站長半夜查哨不見站崗人立刻召集全站尋找,班長秦輝壽帶領大家在崗哨附近用手扒雪,最后在厚厚的雪中扒出凍僵的曹德海,把他抬回帳篷,用雪給他擦身活血。秦班長干脆脫光衣服貼在曹德海身上給他暖身,曹德海慢慢地蘇醒了。曹德海因此被大家評為雷鋒式的好戰士。

雪山頂上沒有水源,生活用水極度缺乏。需要開大卡車到幾十公裡以外的山溝裡,用鎬刨鏟挖冰塊拉回雷達站存放在大木桶裡,燒熱化冰成水才能使用。

由於雷達站海拔高、氧氣稀薄,水燒到70攝氏度就開了,又沒有高壓鍋,蒸饅頭時發不起來,做米飯也總是夾生的,又沒有新鮮蔬菜吃,很多戰士因此得了胃病。

在這裡,挨凍受寒更是家常便飯。高原雷達站是初建新建單位,沒有營房,住宿就是在棉帳篷裡。幾個月后,上級關心我們的生活,特地給每人加發了一個睡袋,晚上御寒稍好一些。但是,由於夜晚呼出的氣體會在睡袋口結成冰霜,早晨醒來后,腦袋一動就會感到臉頰冰涼。

由於高原地區高寒缺氧,多數戰友都有不同程度的高原反應。常年生活在皚皚白雪中,強烈的紫外線會刺激人的眼睛導致視網膜損傷,很多人因此患上了雪盲症。戰友曹德海在一次執行野外作業任務中,由於在雪地暴露時間太久,受強烈的紫外線傷害,得了嚴重的雪盲症,雙目疼痛看不到東西。我作為衛生員想方設法給他治療,一個多月后他終於慢慢恢復了視力。

嚴重缺氧的高原環境還刺激人體產生自動代償機制,大量增加紅細胞攜帶氧氣以滿足人體正常需要,所以患高原代償性紅細胞增多症的人較為普遍。我們雷達站多數人員的血色素都在24-28克(正常男性12-16克)。雷達操縱員張豐的血色素高達28克,慢慢地血壓升到180mmHg以上,經常感覺胸悶、心慌、氣短,最后經西藏軍區拉薩總醫院確診為高原高血性心臟病,不得不換到海拔低一些的拉薩雷達站工作。

不論環境如何惡劣,條件如何艱苦,為了祖國的領土完整,為了西藏邊防和領空的安寧,革命戰士們始終不畏艱難險阻,義無反顧、英勇頑強地常年堅守在雪域山頂。哪裡需要哪裡去,哪裡艱苦哪安家,這就是我們第一代高原雷達兵的真實寫照。(作者:王貽倫)

(責編:邱越、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