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本本熱”背后的冷思考

2019年08月21日09:10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基層“本本熱”背后的冷思考

議訓議得好,不代表訓練抓得好,扎扎實實抓訓練才是關鍵。圖為第七十五集團軍某旅組織官兵在訓練一線發揚軍事民主,解決施訓難題。黃遠利 攝

“請務必完善今天檢查的《黨支部會議記錄本》,明天還要到你連隊查看整改情況。”放下電話,某機關張干事望著電腦屏幕上一長串的“檢查清單”,陷入了沉思。

作為調整改革后選調到機關的優秀干部,張干事見証了部隊反“四風”、轉作風全過程。會議合並、文電嚴控、檢查考核減少,在猶如冬去春來的變化中,“小機關帶大基層”的工作模式逐漸落地。

然而,讓他無奈的是,人人喊“減”,為何補填各種登記統計本還是不少單位迎檢時的“家常菜”?

熄燈號准時響起,張干事的思緒被拉回現實中。這個夜晚,科室的幾個本子還等著他和戰友們去填補。

一旦機關習慣“紙上看兵”,基層就會“條件反射”

——不改變“紙上看兵”的指導方式,登記統計本很容易泛濫

“‘查本子’之類的‘紙上看兵’的指導方式不改,‘本本’問題就會一直存在。”談及過去名目繁多的登記統計問題,某連指導員王建軍開門見山。

剛上任時,王建軍抱定一個主意:工作做好了,連隊整體建設不會差、更不怕查。因此,他對登記統計開始並沒有太當回事。

經歷幾次檢查后,王建軍發現,連隊站崗站哨、手機管理、訓練計劃等工作,落實效果的確不需要依賴各種“本本”,但開展教育、心理輔導、保密培訓等工作,如果不在“本本”上體現,落實效果很難直觀呈現。

“對機關而言,檢查基層登記統計,是較快了解基層的一種方式。”某部機關干事李新紅曾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指導員,對有些機關“紙上看兵”的指導方式也頗有微詞,但調入機關后他發現,很多時候不是不想全面檢查,而是條件不允許。

比如,檢查一項周期較長的活動開展情況,如果前面幾個連隊檢查得較為細致,在檢查下一個連隊時,這項活動很可能已結束,隻能通過“本本”中的“痕跡”檢查落實情況。

讓李新紅感到無奈的是,過去當主官是“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當他來到機關再次下部隊檢查時,情況恰好相反——如果在檢查部隊時一味追求面面俱到,那麼其他業務工作就可能顧此失彼。

李新紅曾在工作中進行了一些有益嘗試:檢查思想政治教育時,他將檢查教育筆記與現場提問相結合,目的是更客觀了解思想政治教育效果。

“如果一味把‘紙上落實’當成工作落實方式,登記統計本很容易泛濫。”某部一位主官坦言,過去機關干部檢查或考評基層工作,認為查看“本本”更直接,在講評中常以“本本”數據做比較、看優劣,較少考慮填寫這些本子耗費的精力,以及實際工作的成效。

一旦機關習慣“紙上看兵”,基層就會“條件反射”:“工作干多干少問題不大,本子上有記錄就行”“文件學沒學透不重要,本子上有內容就行”……

採訪中,有這樣一個耐人尋味的故事。過去,某連臨時得知上級工作組要來檢查,連隊主官開會部署迎檢工作,官兵的第一反應不是還有哪些工作沒落實,而是首先想到哪些材料和登記統計本沒補齊。

“一個筆記本,承載了太多的內容。”一名“老基層”介紹,有的基層單位,習慣把“各種筆記本記得好不好”當成工作落實的一項重要標准,看基本要素是否齊全、字跡是否工整、有無干部批閱﹔還有的單位,為了迎檢,甚至讓幾名字跡工整的戰士,把相關內容重新謄抄一遍……

“本本”問題不是“瘦身”問題,而是“轉身”問題

——“減少幾個本子並不能解決問題,關鍵在於改變評價機制與標准”

調查發現,為了減輕基層登記統計負擔,不少單位有針對性地出台規定,制訂操作性強的具體措施,但“本本”總是換著花樣出現。

一位領導直言:“基層的‘本本’亂象,在於評價工作的標准不夠明晰。”

某部機關干事王克說,過去撰寫工作總結,大家常把檢查登記統計的情況,作為一項重要內容——登記統計的落實情況,不僅是開展工作的記錄,其本身也成為一項工作內容﹔完善好各類“本本”,就是執行力的體現。

在一些單位,有的部門為凸顯業務重要,要求基層增加登記統計項目﹔還有的基層單位,為了突出“亮點”別出心裁地搞起本、簿、表、冊,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機關和基層的忙亂。

某機關一科室,為體現高標准抓政治教育的落實,曾要求基層在完善《政治教育筆記本》之外,增加《學習情況登記本》,被上級稱贊為“抓教育有思路有計劃有辦法”﹔某榮譽連隊,為體現日常工作規范,把“連隊周工作計劃”一分為三,把學習操課、體能訓練、裝備維修日分類羅列,被機關認可為“抓訓練有層次有統籌有招數”……

諸如此類的“創新”,能體現部隊戰斗力嗎?

一名指導員坦言:“‘本本’確實能反映一些具體工作,但倘若登記統計成為一項工作評價機制,則可能帶來各種假象。”

行動之所趨,意識之所向。一名干部的話頗具代表性:“機關下基層檢查指導,習慣將眼光盯著‘本本’,這會誤導基層片面地認為,上級推開的活動做法,基層理應及時回應﹔上級開展某項工作,‘本本’就是檢驗成效的抓手……成績體現在‘痕跡’裡,‘本本’自然成為工作方法。”

某連指導員反思說,過去檢查,習慣用“查鋪查哨沒有遺漏”,來說明連隊干部細致負責﹔用思想政治教育筆記字跡清晰,來証明官兵學得認真﹔能拿出翔實訓練計劃,說明軍事訓練落實得好﹔能拿出完整會議記錄,証明工作開展有成效……久而久之,便會助長“重‘本本’、輕落實”之風。

“‘本本’問題不是‘瘦身’問題,而是‘轉身’問題。減少幾個本子並不能解決問題,關鍵在於改變評價機制與標准。”某部機關針對“工作落實怎麼看、單位成績怎麼評價”話題展開討論,隨著思想的碰撞,大家逐漸達成共識。

一位領導一針見血地說:“不能為了體現工作重要性,任何內容都在本子上體現﹔更不能因為本子上沒有體現工作,簡單地否定實際工作。”

怎樣抓工作才能抓出戰斗力?如何評價才能客觀公正?

某部機關根據前期收集的調研結果,梳理匯總基層登記統計好辦法,給各連隊制定措施,其中不乏值得借鑒的做法——

某旅嚴格按規定控制各類登記統計的數量,嚴禁人為增加登記統計﹔不以“本本”為評價標准,鼓勵機關干部下基層察實際、到末端抓落實、到一線解難題……讓“檢查”真正轉變為“服務”。

解決“本本”問題,官兵思維深處還需打幾場“硬仗”

——“這就像滾動的車輪,隻有施加足夠大的力量,才能破除慣性使其減速”

“登記統計本再多,僅作為一項工作正常記錄,倒也不會耗費太多精力。”談及基層的登記統計,某連指導員劉浩打了個比方。

上學時期,日常作業完成得好的同學,通常都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偶爾考不好,也容易被諒解﹔倘若平時作業完成得不好,考試成績不理想,則容易被貼上“差學生”的標簽。

假如把基層連隊比作“學生”,那“作業”無疑就是登記統計。一旦“作業”沒做好丟了“印象分”,想要“翻身”就很難了。

“有時候,機關也是‘本本主義’的受害者。”某部機關陳助理說。

一次基層車輛裝備完好率全面檢查,結果讓這位助理“出乎意料”——平時登記統計填寫標准齊全,在日常檢查中屢受表揚的一個“標杆單位”,故障率比預期高出許多﹔而裝備完好率最高的單位,平時登記統計本卻並非盡善盡美。

“憑印象開展工作是人們的慣性思維,如果過於看重印象,則有可能變為‘假象’。”陳助理感慨道。

某炮兵營連長韋建威認為,檢查應該既看“本本”又看實際,這樣比較客觀。他舉例分析:“訓練監察有時隻注重議訓,難道議得好,就代表訓得好?扎扎實實抓訓練才是關鍵。‘本本’一出問題就通報批評,大家隻得費盡心思‘補本本’,訓練上也就分了神。”

對於“本本主義”思維,緣何機關和基層都坦言“深受其害,卻很有市場”?

某部機關李干事說,平時工作中,大家形成“做得好就一定得說出來”“抓得實就要體現在紙上”的慣性思維,所以在工作檢查和指導落實時也形成了一種固有印象:本上沒有,就是沒做到位﹔各項記錄完備,自然抓落實就好。

或許,正是諸多“本本”的存在,左右了機關指導和抓建基層的方向——教方法、引路子,變成層層開會、層層記錄﹔查制度、抓落實,變成查本子、找問題,導致“本本主義”大行其道。

人人皆知簡單粗放的指導思想要不得,在實際工作中卻鮮有人能擺脫這種慣性思維。

“這就像滾動的車輪,隻有施加足夠大的力量,才能破除慣性使其減速。”李干事說,消除這種慣性思維,需要觀念的轉變。

前段時間,在迎接上級機關的檢查中,某連隊指導員劉浩除了帶檢查組進入會議室檢查“本本”外,還主動展示記錄連隊日常工作的影音、照片資料,為檢查組提供更多可供參考的信息。

檢查組的工作方式,也在發生改變。劉浩發現,檢查組已不再按照過去例行的“導航路線”檢查,而是進庫室、入班排、到訓練場,對連隊建設情況進行全方位“體檢”,還提出有理有據的指導意見。

“眼下,從上到下各級動真格下大力氣解決‘五多’問題,想方設法為基層減負,‘機關檢查看本,基層亮相靠本’的現象,已經有了改觀,但仍需警惕‘本本主義’回潮。”某部一位領導認為,要解決“本本”問題給戰斗力帶來的損害,官兵思維深處還需打幾場“硬仗”。

(責編:陳羽、黃子娟)